別惹公主發飆-第三十二章:結
更新時間:2011-02-20  作者: 酈君瑾   本書關鍵詞: 女主穿越 | 酈君瑾 | 別惹公主發飆 
正文如下:
雪,停了,戰爭,或許也快停了。

自從段護衛騙城后,整個戰局便開始向蘇恒一方傾斜。

只是這對于梁宮來說,已經算不上什么喜事,因為一切都被蘇淺急劇惡化的身體所掩蓋。

雖然沒有說,但綠兒知道,知道蘇淺對于段護衛的死是耿耿于懷的,甚至認為是自己一手害死的。不然也不會在知道段護衛死后,身體便急劇惡化,甚至不能再出慶年殿走動。

可即使不能走動,即使身體惡化,可蘇淺還是時不時的望向劉家的方向發呆。

每當這個時候,綠兒總想開口安慰,可最終也沒有開口,她知道,或者該說作為一個亡國的公主她更清楚的明白,這個檻必須蘇淺自己邁過去才行。

這個時候,別人說什么都是沒有用的,存在于政治的世界里,有時候是要舍去良心的道理,即使知道也不能看透。

只是蘇淺的身體一日比一日差,卻是整個梁宮都無法接受的事情。

若說段護衛的死,讓整個梁國的形式重新倒向蘇淺一方,也讓圍著蘇恒的勢力看到了勝利的希望,那么蘇淺身體的急速惡化卻是讓整個梁國即便是得了勝利,也沒有喜色。

因為蘇淺的身體,蘇恒已經很多日沒有早朝了,這幾日他都守著蘇淺。只因為御醫說,蘇淺隨時都可能離開這個世界,這破敗的身體,能一直維持著,似乎是……因為有什么事情總也放不下。

綠兒依舊記得,記得蘇恒聽到御醫說的話時的表情,依舊記得蘇恒的沉默。

這對姐弟對彼此的在意,從來沒有改變。

可也因為這一點,這個世界仿佛更加沉重,沉重的讓呆在他們身邊一直看著的綠兒無法喘氣,所以在蘇恒到慶年殿親自照顧蘇淺的時候,她總是會走出殿外,呼吸外面的空氣……

對于秀兒的死,不能說她對蘇淺完全沒有恨意,可當看到蘇淺如此情深意重,又看到蘇恒也同樣如此看重親情的時候,她似乎能夠明白秀兒是為什么慨然赴死的,似乎能明白秀兒死前那一刻的心情,也在這一刻,綠兒更加想念死去的秀兒。

“綠兒姑娘……綠兒姑娘,前方大營捷報,智大夫已經攻破秦家,我們大獲勝利了!”突然,護衛開心的聲音在綠兒耳邊響起。

綠兒微微一呆,抬眸看向跑進慶年殿傳達捷報的護衛,當看到對方臉上無以言語的喜悅之時,她的心卻不是一喜,而是一沉,她不禁轉身看向身后緊閉的屋門……

“咳咳咳……”蘇淺無力的咳嗽著,烏紫的唇色透著死氣,蒼白的臉上卻勉強的對著抱著她給她喂藥的蘇恒露出虛弱的笑容:“恒兒……咳咳,你說,你說人的身體是不是很奇怪,竟然能在連咳嗽的力氣都沒有了的時候還活著……”

蘇恒拿著為蘇淺擦嘴邊流出藥汁的白色手帕不禁一頓:“姐姐的這個笑話不好笑。”

“別那么嚴肅好嗎?”蘇淺掙扎著看向蘇恒,艱難的抬手撫平蘇恒額間隆起的丘壑:“我這不是還沒死,我會好起來的,你放心,我怎么舍得……舍得讓你一個人面對梁國不平穩的政局呢。”

蘇恒忍不住別過臉,蘇淺的手很涼,涼的他的眼眶忍不住跟著濕潤。

他真的很想說,想說不要再這么辛苦自己了,他根本不是姐姐的親弟弟,他們根本沒有血緣關系,他不值得姐姐對他那么多事情。

可這些話,他怎么說的出口。

“怎么了?恒兒?咳咳咳……”見蘇恒別過頭,蘇淺不禁有些擔憂開口。

“沒什么,姐,我繼續喂你喝藥吧!”蘇恒深吸一口氣對著蘇淺說道。

整個梁宮也唯有蘇恒能讓蘇淺喝下那么苦的藥汁了,若是別人喂,蘇淺總是會想著法子逃避的。

面對藥汁,蘇淺忍不住皺起眉頭……

“綠兒姑娘……綠兒姑娘……前方大營捷報,智大夫已經攻破秦家,我們大獲勝利了!”正在這個時候,外面的喜報傳進屋中。

蘇恒,蘇淺同時一愣,看向緊閉的殿門,蘇淺的笑容仿佛突然罩上一層薄薄的模,距離恍然之間變得遠了……

星城到梁城之間的路上,兩騎踏著紅塵快速的向梁城快速奔去,若是綠兒在這里,一定會驚訝的合不容嘴,只因為出現的兩個人是最不可能出現在這條道上的人,一個是沐國公子文斐,而另一個卻是剛剛傳來捷報的智大夫智澤!只見兩個人臉上全是焦急之情……

隨著兩人消失不久,大道上又出現兩個人,而其中一個老者恐怕也只有蘇淺認得出來了,正是當初給她止心疼藥丸的陳大夫……

只是這幾個人夠快了,卻還是比不上一個人的速度。

正當蘇淺蘇恒愣住之時,便聽綠兒驚訝的聲音再次傳進。

“君上,您……您怎么會突然回來……”

隨著綠兒驚訝的聲音,殿門被人打開,突然射入的陽光,讓蘇淺如同回光返照一般,臉上泛出一絲不自然的紅暈。

而扶著蘇淺坐在床邊的蘇恒卻是剎那間毫無血色,他只能愣愣的看著快步走進大殿的梁王。

“我兒怎么了,我兒的身體怎么了?”梁王一邊大踏步走進大殿,一邊大聲詢問,他在秦城城破的前一日被禹良放出,還被告知他唯一的骨肉就要死去。

他是快馬加鞭,通過地道回來的。

“父……父王?”望著一臉擔憂沖進大殿的梁王,蘇淺嘴角不由露出一絲弧度,可隨機弧度又仿佛因為想起什么而隨之一凝。

蘇淺本因聽到捷報放松的身體再次緊繃起,那層突然籠罩上的薄薄的模似乎突然間淡了一些,只是嘴上的紫更深了。

蘇恒全身冰冷,甚至連蘇淺身上凸現的緊繃也忽略掉了。

兩個同樣緊張的人,看著梁王走近……

“咳咳咳……”最先受不住的是蘇淺,本無力的咳嗽這一刻竟變得劇烈,劇烈到讓她咳嗽出的藥汁帶上腥紅。

“姐姐,你怎么了姐姐……”蘇恒心中一緊,再想不起緊張,想不起梁王說出他真實身份的可怕,如今唯有對于可能失去自己最親近姐姐的驚恐。

“快叫御醫,快叫御醫,御醫都是吃什么用的,公主的身體都這般情況了,竟然不收在公主身邊!”而梁王更是快步走到床邊蹲下,這一刻他已經不想屋中的另一個人不是自己親子的問題了,床上如今虛弱著的,是他唯一的骨血……

兩個焦急的聲音,讓蘇淺因為咳嗽而模糊的意識恢復一絲清明,可便是如此,她也已經感覺到身體上的溫度在漸漸消散,她竟能很清楚的感覺到,感覺到自己生命如同沙漏在下降。

她驚恐的顫栗,她,她不要死,她,她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做……

對了……對了……

“恒兒……父王……”

蘇淺艱難的伸手,隨著她的呼喚,兩個男人的手不約而同的快速握上前,蘇淺艱難的將兩只手交握在一起,一絲淚水從她眼角滑落,張開的嘴動了動,卻吐不出一字,只將兩只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