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活人-第七四四章 吞噬
更新時間:2011-09-28  作者: 木易言   本書關鍵詞: 靈異神秘 | 死活人 | 呂秋實 |  | 風水 | 懸疑 | 輪回 | 愛情 | 陰陽 | 抓鬼 | 木易言 | 死活人 
正文如下:
死活人第七四四章吞噬

烏云已經將整個夜空霸占,藏匿于烏云后的雷聲轟鳴不停,閃電也不甘其后一道接著一道的劃過夜空,將天空中的烏云照亮。

風兒也漸漸的大了起來,習習的涼風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變得凜冽,變成了大作的狂風,再漫天的烏云催動下,席卷著世間的一切。

可是不論雷聲如何轟鳴,閃電如何耀眼,狂風如何兇猛,烏云如何濃重,雨水卻始終沒有落下來。

祁連鄉墓葬外扔在家交手的人間修行者和司火仁手下的小鬼幾乎同時停了下來,舉頭觀望著天空中的變化,心中揣測著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墓葬下的洞穴內,鐘馗已經和司火仁撕破了臉皮,原本聯手對付呂秋實的雙方展開了最為慘烈的廝殺,不停地有鬼魅被散掉,洞穴內充滿了殘魂與碎魄。

由于被呂秋實吞噬了很大一部分力量,翻羽的實力已經大不如前,施展出的阿修羅法相也變得有些薄弱,在鐘馗的猛攻下,已經是搖搖欲墜,崩潰只是遲早的事情。

而司火仁卻遲遲沒有插手,懸在身上插著破魂的呂秋實棺槨前方,戒備的看著被絕地和奔宵攙扶著的逾輝:“逾輝,老夫念在你當初拼死相救,并且在這千年里勞苦功高,只要此刻你愿意重新歸于老夫麾下,剛才所發生的一切老夫皆可不計較。還有絕地你們幾個,即便呂秋實是主魂,可他立刻就要魂飛魄散,你們還要保他么?這是你們最后的機會,否則老夫就將你們全部吞噬!”

“我呸!”絕地朝著司火仁的方向啐了一口,“在我還是一個不能化形的小鬼的時候,就跟著主人了,是主人屢次將我從危險中救出,更是助我成就鬼王實力。如此大恩,我絕地豈是那種貪生怕死之輩!”

奔宵也不甘其后,厲聲道:“你這個大膽的殘魂,噬主不成居然暗下殺手,老子真后悔這千年來一直保你!招搖逾,你還愣著做什么,咱們集結全部力量,去跟這個殘魂拼了,替主人報仇!”

“不要!”逾輝攔住了有些沖動的絕地和奔宵,并且將手下都召集起來,避開了翻羽和鐘馗等的廝殺,“不論是這個殘魂還是地府的那幫家伙,都是害死主人的兇手,我們什么都不要管,任由他們狗咬狗好了。”

司火仁聽到逾輝這么說,心中也安定了許多。他最擔心的就是逾輝一伙幫助地府鬼差對付自己,現在看來這種可能性不存在了。

心中安穩后,他的目光有轉向了一旁,兩對兒黑白雙龍正在拼命廝殺,每一對兒黑白雙龍都是傷痕累累的,這也是他不敢輕易動彈的原因。

如果呂秋實真的散了,那他施展出來的黑白雙龍就業應當隨之消散,可如今居然還在,只不過很明顯虛弱了許多,已經被自己的黑白雙龍占了上風。

如果此刻逾輝等帶著手下幫助地府的鬼差對付翻羽等鬼眾,而他又因為要小心戒備不能出手,說不定等到呂秋實徹底消散的時候,忠心于自己的翻羽等鬼眾就被殺光殺凈了。

到那時縱然他實力高強,可孤身一人有怎么敢保證在面對隨時可能發生的變數面前,能夠安穩無恙呢?

人高馬大的超影此刻正看著臉悲憤之色的逾輝,心中頗是感慨。這千年來他一直在馭鬼門的令牌內修養,性格變化不大,可是逾輝明顯變化了許多,變得越來越像人類了。

穿著講究,注重打扮,就連耍心眼都像極了人類。

“爾等跟我走!”他招呼了一聲,帶著手下的鬼眾與逾輝等三個鬼王會合。

來到了逾輝身邊,他拍了拍逾輝的肩膀,看似是要安慰,卻將頭湊到逾輝耳邊,小聲說道:“招搖逾,你好計謀啊。”

人間的修行者還是老樣子,繼續幫助地府的鬼差對付司火仁手下的鬼眾,他們這些人不但數量少,道行也不是很高,如果不是和鬼差聯手,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來。

不過逆天張家的老婦人、逍遙子以及張潘妮還有張楠四人還是退在角落,沒有參與其中。

張潘妮已經傷心欲絕,軟軟的倒在張楠的懷里,滿臉淚水,意識已經不清醒了,只是嘴里不停的念叨著了呂秋實的名字。

張楠背靠墻壁攙扶著張潘妮,看著她傷心的模樣,心中卻想到了林冰。她和張潘妮只不過是見過幾面,并沒有打過交道,但和林冰卻是好朋友。原本她內心的天平是傾向于林冰的,希望林冰能夠最終和呂秋實走到一起。

可是今晚,先是看到張潘妮和呂秋實二人手上的奪命鴛鴦鐲依次被喚醒,又看到張潘妮如今的模樣,一時間她內心的天平倒塌了。

她輕輕的搖了搖頭,感覺自己現在所想的太不切實際了,因為如今呂秋實已死,想那些又有什么用呢?除了留給兩個女孩子悲痛與傷心外,呂秋實還能給她們留下什么?也不知道林冰聽到呂秋實身死的消息后會是怎樣一番情景。

唉,自己能不能活著離開這里都不好說,還想別人做什么?張楠苦笑了一下,將目光轉向了身前不遠處,守護在呂秋實肉身前,正在說著什么的逍遙子和自己奶奶身上。

“堂姐,現在怎么辦,呂秋實已經完了,我們還守著他的肉身干什么?按我說我們也出手吧,幫助地府的鬼差將那些鬼魅鏟除。要是地府的鬼差敗了,我們這些人也活不了了。”逍遙子很想像其他的人間修行者那樣幫助地府的鬼差,可是卻被老婦人攔了下來,說是一起保護呂秋實的肉身。

逆天張家的老婦人戒備看著四周,只要有鬼魅敢于靠近立刻施展法術將其逼退。聽到逍遙子的話,她分了一份心神繼續戒備四周,這才轉向逍遙子:“逸維,你覺得憑借你的道行有能力改變現在的局勢么?”

“我不能,可是你能啊,畢竟你曾經單槍匹馬散掉過一個鬼王。你要是出手絕對能夠幫得上地府!”

老婦人笑著搖了搖頭:“沒錯,區區一個鬼王我是不在意,可是你看到那個自稱司火仁的殘魂了么?如果他出手,就算洞穴內所有的人加起來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我們跟他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再說了,你沒有發現他一直沒有出手么?還有逾輝那幾個鬼王,他們此刻不是也沒有出手,看樣子像是在等待這什么,難道你就不覺得奇怪么?”

“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些家伙只不過是記恨兩方對呂秋實的圍攻,現在看到兩方廝殺,他們自然樂得兩不想幫。”

老婦人再次搖了搖頭,不過沒有過多解釋,而是繼續說道:“而且你沒看見呂秋實的黑白雙龍還在么?這就說明呂秋實還沒有死,一切就都還有希望!”

“希望?”逍遙子不明白老婦人的這個“希望”指的是什么,“呂秋實是千年前司火仁的主魂,他沒死能有什么希望?難道說看著他融合了殘魂,完全變成了千年前的司火仁么?”

“不是還有妮妮在么?”此時的老婦人心中第一次對枯骨老僧產生了不滿。枯骨老僧明明知道千年前司火仁和星君之間發生了什么事情,星君又是如何阻止了司火仁跳出五行,但卻始終不明說,還留下那種模糊的遺言,弄得她只能靠自己的猜測來行事。

果然逍遙子將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堂姐,你一直在強調妮妮,難道說你認為妮妮能夠改變這一切么?那她該如何做?”

“我不知道。”老婦人搖了搖頭。

由于沒有人知道星君千年前究竟做了什么阻止了司火仁,所以她現在只能保護住張楠和張潘妮,讓一切都像千年前那樣,說不定會發生些什么。

“不知道?”逍遙子臉上的肉劇烈的抖動了幾下,險些蹦了起來,“堂姐,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呢!呂秋實如果不死,那就很有可能讓千年前的司火仁重現人間。千年前他魂飛魄散前所說的話你忘了么?到時候三界生靈涂炭,誰還能夠阻止他?要我說哪怕讓這個殘魂活下來也不能讓呂秋實活著!”

老婦人微微嘆了口氣,逍遙子所說的她何嘗不知?可是她所得到的天意從來沒有讓其將呂秋實除掉,只是讓她將張楠嫁給呂秋實,而且枯骨老僧臨終前留下的模棱兩可的話,更是將張潘妮也包含在內,難道說他們都錯了么?

他們還在議論著,半空中正在糾纏著的兩對兒黑白雙龍已經發生了變化。呂秋實的那對兒黑白雙龍明顯快要支撐不住了,已經被司火仁的黑白雙龍緊緊纏繞,眼看隨時有可能被吞噬掉。

已經殺紅眼的綠毛翅膀猛烈一扇,將扶翼以及幾個纏著他的準鬼王扇飛,然后撲向了正在和鐘馗廝殺的翻羽,同時口中大喊道:“鐘馗,你快去把胖子身上的破魂拔出來!他要是散了,咱們根本不是那個殘魂的對手,到時候全得死!”

鐘馗當然知道綠毛所說完全正確,當下三沿寶蓋黃羅傘橫掃,逼退了法相已經開始破裂的翻羽,身形暴起,朝著懸在半空中的司火仁沖了過去,同時對著逾輝等鬼王喊道:“我纏住他,你們快去就呂秋實!”

可是逾輝和超影就像沒有聽到一般,一動不動,還分別拉住了奔宵和絕地。

就在這種時候,洞穴內的一個變化讓所有人和鬼都停了下來,用含義不同的目光凝視著——司火仁的黑白雙龍將呂秋實的黑白雙龍吞噬掉了!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易言其他作品<<大宋極品國師>>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