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閨戰-三十九·石破
更新時間:2016-06-03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名門閨戰 | 秦兮 | 秦兮 | 名門閨戰 
正文如下:
蘇老太太知道,將一個這樣的女孩兒交給宋老太太照顧,不能完全憑情分。畢竟陳錦心情況特殊,放到誰家都是一個禍患。

所以宋老太太既然肯看在這幾分情分的面上收留照顧陳錦心,她就會給予對等甚至加倍的回報,來鞏固這份情分。

宋老太太沉沉的嘆息一聲,親自給陳錦心掖了掖被子,扶著玉書的手往外走。

原本嫩綠的才抽芽的柳樹已經完全舒展開來,長長的枝條垂下來,風一過就飄蕩起來,映襯著東廂房院門口擺放著的幾盆三角梅格外鮮艷明媚。

可是屋里的那個女孩兒,世界里可能再也不會有春天了,她還未綻放,就已經從鮮艷明媚變得枯萎頹敗。

這是誰的錯?宋老太太想著蘇家的大少爺跟大太太,心中浮起不屑之外更多了幾分警惕。

她忽而回頭去看玉書:“我記得昨日小宜身邊的那個丫頭找過你?還送你一只絞絲三環白玉鐲?”

按照老太太的性子,本該再過幾天,細細觀察了之后再發作。今日估計是因為瞧見了陳家姑娘,受了刺激。

玉書明了的垂著頭,一如既往的恭敬而柔順:“正是呢,倒是把我嚇了一跳。我問她說,是不是六小姐差她來的,她說是,東西也是六小姐給的。”

偷盜瞞昧主子財物猶可恕,誣陷主子指鹿為馬卻殊為可惡!

宋老太太眉間掠過一絲厭惡,心里有了幾分不滿。

李氏瞧著是個能干溫柔又有分寸的,怎的給宋楚宜配的大丫頭竟是這么個掉進了錢眼里,還喜歡揣度主子心思的蠢貨?

默了半響,宋老太太冷笑一聲,沖玉書吩咐道:“你去瞧瞧小宜在做什么,叫她晚上來陪我用飯。”

玉書知道宋老太太的用意,將宋老太太送回了正院就去了抱廈一趟。

宋楚宜正在房里準備新年給姐妹們的禮物,見了她來就熱情的招呼她坐。

紅玉在卷線團,綠衣在廊上描畫樣子,青桃也在喂雀兒,唯獨不見黃姚。玉書等了一會兒,仍舊沒等著黃姚,就笑著開口:“怎的這三個忙成這樣兒,黃姚卻躲清閑去了?”

紅玉撇了撇嘴沒說話,綠衣也沉默的轉過了頭。

玉書就有些不解的蹙眉。

宋楚宜笑著打圓場:“不是躲清閑,估計是往母親那里送梅瓶去了。老太太院里的三角梅開的正好,我摘了幾枝插瓶,想著給老太太、大伯母她們都送一份。也增添幾分喜慶。”

老太太屋里可還沒收到,這個黃姚居然這么能掐尖賣乖。

宋楚宜看了看外面,紅玉就會意,借著提熱水的借口輕手輕腳的推開了汪嬤嬤的房門。

汪嬤嬤正打包東西準備回家過年呢她向李氏告了半個月的假,要回家瞧瞧剛出生不久的孫子去。

紅玉咦了一聲,明知故問道:“嬤嬤這是要家去?”

汪嬤嬤只同李氏請了假,還未知會宋楚宜,聞言就有些不自在的點了點頭:“家里有些事,不得已只得先回去幾日。”

她與紅玉綠衣的關系向來不好,如同分水嶺一般明確。

紅玉也就不多客套,皺了眉問道:“那嬤嬤可知黃姚去了何處?玉書姐姐在我們小姐屋里等著她呢,半日都沒等見她。”

玉書?

汪嬤嬤瞪大了眼睛,猛然想起昨日黃姚鬼鬼祟祟的過來沖她要了個鐲子的事情來,當時黃姚怎么說的來著?說是犯了要緊的錯,得去同玉書疏通疏通關系......

想來玉書是因為這個才過來找她的,只是黃姚去了李氏那里,一時半會兒肯定是回不來了。汪嬤嬤有些頭疼,仔細思索了一會兒笑道:“既是這樣,我隨紅玉姑娘走一趟。恐怕那丫頭是在廚房絆住了腳了,不也為的咱們姑娘好?”

居然被宋楚宜猜對了!紅玉心中微訝,早在回府之際宋楚宜就交代過她們,若是今日玉書會來,就直接來找汪嬤嬤,汪嬤嬤自會替黃姚兜攬。

雖然心里驚訝,可是面上紅玉到底是維持住了什么也沒顯露,愛搭不理的先朝屋里去了。

汪嬤嬤咬了咬牙,整理了包袱等上了一會兒,見黃姚仍舊沒影兒,這才磨磨蹭蹭的到了正房。玉書見了她來倒是沒有為難,還笑著同她打了聲招呼。

汪嬤嬤不敢在玉書面前裝腔作勢,陪笑叫了聲玉書姑娘好,就接著話道:“黃姚那丫頭就是忠心,才回府就半刻閑不住,去了廚房替六小姐守著中午就燉上了的雪梨湯呢。”

玉書臉上的神情慢慢的就變了,剛才六小姐說黃姚是去了二夫人房里送梅瓶,可是到了汪嬤嬤嘴里,就是擔心宋楚宜上火去了廚房等雪梨湯。

她在心中冷笑片刻,不免就起了疑心,盯著汪嬤嬤看了一會兒,眼神倏然轉厲汪嬤嬤頭上帶著的金玉相逢掐絲發簪,還是去年宋老太太專門給府里姑娘們去珍寶閣訂的。可是現在卻戴在了一個嬤嬤頭上!

聯想到昨日黃姚送那么昂貴的鐲子卻一副這是小東西的肆意,玉書只覺得心頭邪火蹭蹭往上冒。

可是她到底忍住了,還與汪嬤嬤客套了幾句才站起身來同宋楚宜告辭:“老太太叫您晚上過去用飯,晚些時候我再來接您。”

宋楚宜笑笑,接過綠衣遞來的一個荷包塞到她手里:“這是我繡的,就當送給姐姐的年禮了。”

那荷包上用金綠雙閃絲線繡著雙魚戲蓮,繡工竟絲毫不顯稚嫩粗糙,她笑著嘆了一回,瞥了一眼汪嬤嬤就走了。

汪嬤嬤看玉書出了門,才告訴宋楚宜請了半月假的事。

宋楚宜看了一眼她頭上金燦燦的金玉相逢掐絲發簪,也笑的和煦可親:“既是母親答應了,嬤嬤盡管去就是。聽說嬤嬤得了個可愛的小孫子,我這里先恭喜嬤嬤了。”

這六小姐自從病了一場之后,連話也更會說了。汪嬤嬤聽的心里舒服,笑著謝過了宋楚宜。等她走了,綠衣就忍不住柳眉倒豎,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這樣的人真是叫人瞧著堵心!”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權門貴嫁>> | <<春閨密事>>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