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閨戰-一百二十八·秘辛
更新時間:2016-09-28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名門閨戰 | 秦兮 | 秦兮 | 名門閨戰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將"風雨"加入收藏夾!或分享到:

都市言情

正文

大夫人陪著三太太對宋楚蜜的嫁妝冊子,以前本著不得罪一個是一個的心思,她向來懶得插手其他房里的事,可是這幾年下來,她也能學著如何體諒別人,見三太太始終愁眉不展,又對她的一片慈母心腸感同身受,就闔了賬冊叫底下人送湯上來。

過了半響才問她:“小四是為了今日進宮的事情不高興?”

三太太一怔,回過神來就苦笑著點了點頭:“雖說在莊子上關了這么幾年,可是這性子不知道怎么回事,還和三年前差不多。一不小心就容易犯了左性兒。”

她并不提宋楚蜜說宋楚宜的事情來,回來這么幾年她別的不清楚,宋楚宜在府里得人心這一點是已經確確實實的了。在宋楚宜這樣得勢,崔家如今又水漲船高的情況下,再對上宋楚宜顯然是不合適了。

宋大夫人也不必她明說,知道她擔心的是什么,含笑安慰她:“總歸是年紀小不知事的緣故,等她出嫁了,一切就都明白了。”

三太太自然也巴不得是這樣,否則這副性子要是不改改,嫁出去了就算有伯府撐腰,恐怕日子也要過的一塌糊涂。

忙活了一陣,又想起宋楚蜜的貼身衣裳還沒有送去寧德院找了先生合八字,還得找個女道士替她改件小衣才行。忙叫底下人去問寧德院那邊擺了飯沒有,若是還沒擺飯,正好可以伺候宋老太太用晚飯。

過一會兒就有人來回說老太太那邊已經擺了飯,宋楚宜和向明姿一道陪著用了。三太太于是只好叫了丫頭送過去。

去了一趟宮里,宋楚賓和向明姿都乏得厲害,瞧著便蔫蔫的沒有精神。宋老太太知道宋楚賓這是叫嚇著了,就連向明姿,縱然一直被宋琳瑯精心養著,到底沒想過有進宮見皇后的一日,也擔了一天的心,生怕有什么錯漏的地方,如今瞧著面色雖然還好,卻也有些無精打采,宋老太太笑了一陣,才叫玉蘭和紫薇親自送了她們回去。

“才剛怕嚇著她們,所以不曾問你,今日皇后娘娘召見,必不是為了免選伴讀這么簡單罷?”宋老太太倚在榻上,膝蓋上搭著一條薄毯,拉著宋楚宜在旁邊坐了,又看著她小口小口的喝槐花蜜調的水。

如果真是為了這件事,再怎么也不必親自招進宮去,就算還扯上了向明姿和宋楚賓,可聰明些的在后頭一想,都能猜的到事情必沒有這么簡單。

宋楚宜放下手里的湯盅點點頭:“雖然是當著九公主的面說不叫我當伴讀了,可是后來娘娘又單獨問了我韓家的事。”

宋老太太手里的茶蓋砰的一聲發出一聲脆響,面色沉沉的看著茶葉在杯里浮浮沉沉,半響才回過神來,擰了眉頭似是有些不可置信:“問了韓家?”

韓家飛快的和章家撇清關系的事雖然辦的利落又快,可是世上哪有不透風的墻,外頭茶肆戲樓里如今都傳遍了,說是韓家忘恩負義,見了章家倒了霉就一腳把人給踹開了,做的實在太過薄情。

自來這些八卦就人人愛聽,何況這里頭還有和戲文子里一樣的橋段章家姑娘聞聽被退婚,一根繩子就上了吊。烈女對上薄情郎,這樣的故事誰不喜歡說上一段?如今不止是千里之外的揚州,就連京城的街頭巷尾,一時也傳的沸沸揚揚無人不知了。

這當口哪家都對韓家避之不及,皇后這個時節忽然問宋楚宜韓家的事作甚?

宋楚宜曉得宋老太太吃驚,就愛那個聲音放低了一些,嘆口氣道:“我也覺得這個問題來的太莫名。可皇后娘娘確確實實的問了我,我怎么跟韓家扯得上關系。”

宋老太太手里的茶盞已經放在了桌上,深深的看了宋楚宜一眼。

皇后娘娘問的是宋楚宜怎么跟韓家扯得上關系,而不是為什么宋家跟韓家扯得上關系,意思也就是并不是為了韓止和她們一道從青州上京的事。

可除了這個,宋楚宜和韓止還能有什么交集?宋老太太想到在別院里宋楚宜見到韓止和他那個表弟之后就生了病,又想起這兩年宋楚宜頻繁的動用崔氏那邊的人,皺了眉頭問她:“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宋楚宜就知道自己跟宋老太太是想到了一起,仰著頭看著宋老太太的眼睛:“就說除了一道上京的那次,和韓家并沒什么聯系。皇后娘娘也就不曾再說別的了,只是說隨口問問,可我看皇后娘娘的樣子,似乎并不是隨口問一問那么簡單。”

隨口問一問,又哪里會需要特別叫進宮里去問?連通過宋貴妃的口這樣的表面功夫都不做了。

宋老太太抓了宋楚宜的手握著,冷笑了一聲:“韓家打起了咱們的主意了。”

準確的說,并不是韓家,還有韓家背后站著的大范氏和周唯琪。

小范氏不善交際,加上當年的名聲并不算好,因此向來縮著尾巴做人,就算是宮宴,十次里有九次也是報病不去的。

韓家能在皇后跟前說的上話的,唯有一個大范氏。

“之前就覺得那個韓止來我跟前來的實在太巧了,如今一想,果然很巧。”宋老太太語氣很有幾分諷刺:“一點近乎沒來咱們跟前套套,直接求了他那好姨母走皇后娘娘的門路,真是出息了。”

恐怕是這兩年的時間叫他清醒的知道宋家不是好啃的骨頭,干脆連碰壁的機會都省了,直接求到了大范氏那里,想強行霸王硬上弓的來個賜婚吧。

聯想起這回揚州織造署章家的事,倒是像是周唯琪和大范氏跟韓家會做出來的事。

這是打算把東宮的不和擺到臺面上來?宋家擺明了是靠著周唯昭的,周唯琪來這一招,不是強行和周唯昭搶人是什么?可是皇后又是個什么意思?周唯昭不僅是她的侄孫也是親孫子,難不成她還會站在周唯琪那邊?還是說她今天純粹只是為了試探試探宋楚宜對韓家的打算究竟知曉不知曉?(未完待續。)

相關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權門貴嫁>> | <<春閨密事>>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