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閨戰-一百五十六·死了
更新時間:2016-12-05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名門閨戰 | 秦兮 | 秦兮 | 名門閨戰 
正文如下:
都市言情正文

元慧再次被抓起來的消息傳到大范氏跟前的時候,大范氏正在服侍太子用藥,聞言就忍不住瞪圓了眼睛看向太子,有些遲疑的道:“殿下......您不是說要留著這個和尚給琪兒用......”

太子坐在南窗下看著眼前的待月古琴,蒼白憔悴的臉上現出一個笑,眼里卻陰沉沉的殊無半點笑意:“我就算是看得起他,也要扶的起他。ap;順天府衙門出了,又陷進錦衣獄里,難不成我還要去父皇那里撈他?”

建章帝現在恐怕正因為那句不問蒼生問鬼神的話惡心著呢,心里對元慧攀扯宋家的事還是萬分不滿,恐怕恨不得立即就了結了元慧以堵住天下悠悠眾口。他現在要是送上去拉元慧一把,豈不是更坐實了想要爭權奪利的印象?

大范氏心里有些遺憾,元慧手里握著端王的大批勢力,也正因為這個,太子不能明面上收服他為己用,干脆想給他個希望,把他掛靠在周唯琪那里,也算是東宮的一個助力。可惜元慧這么不爭氣,她不免就嘆息了一聲:“也怪元慧大師說錯了話,誰不好說,偏偏要去說宋家那位姑娘。®.®®”

那位宋六小姐可真是有些邪門,之前在圍場被元慧說了一聲天煞孤星,可她自己沒事,倒是叫端王丟了性命。最近又被元慧斷了一次命,自己依然沒事,卻把元慧自己給坑進去了。

太子拈著一根琴弦猛地拔高,出一聲輕響,又伸出手按在琴上止住顫音,臉上始終帶著一絲似笑非笑,眼底的一絲陰鷙藏的很好。

說起來這事還真是怪不得宋家,元慧太浮躁了,就算是想除掉宋家跟崔家,也大可以再等一等,至少等到站穩了腳跟,東宮徹底上位了,周唯琪已經要跟太孫爭這個位子了再動手。

不過宋家倒也是個狠角色,平時瞧著不聲不響的,之前被榮賢太后或是端王算計了,也大多時候都忍氣吞聲,暗地里咬一口也就罷了,這次卻把動靜鬧的這么大。

“你不是說,母后要見那個姑娘?”太子抬眼看了大范氏一眼:“你要是沒事,不如也跟著去瞧一瞧。”

這次賢妃跟元慧都算是死在了宋家手里,皇后娘娘怎么會對宋家不感興趣?這個宋家,就算是咬人也咬的這樣不動聲色,還能摸得準建章帝的底線在哪里。 ap; 

有這份眼力見,又有勢力,家中的這個小姑娘還是個人精,她心里早就有些主意了,此刻自然要好好利用。

大范氏有些遲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太子:“母后怕是不想見到我.......”

最后把事情推到了小范氏不忿東宮不提韓止求情的事上,皇后娘娘就深恨范家不僅不能幫忙還要惹禍,把太子氣壞了,這幾天都沒給她好臉色。

何況皇后娘娘要看宋楚宜,恐怕不是為了周唯琪看的在她心里,總還是帶著盧氏血脈的周唯昭更親近一些,何況周唯琪還有著正統嫡孫的優勢。

太子記得當初宋老太爺下定決心主審揚州弊案一事,冒著得罪端王的風險的原因就是因為想脫離東宮,在建章帝跟前當個純臣的緣故。

宋程濡就是覺得他身體才剛好些就把手伸到端王和恭王的地盤上是太過急躁,也太過冷心冷情的緣故,因此起了防備心,想要及時抽身。

感覺這樣異常敏銳的老狐貍可一點兒也不好對付,皇后要是想把宋家給周唯昭當個助力,那這個助力就只是周唯昭的,根本不能為他們東宮出什么力氣。這可就太浪費了。

可是在周唯琪和大范氏手里就不一樣大范氏所有的東西都是他的。

他掀起眼皮瞧了大范氏一眼:“若是你甘心情愿把宋家崔家送到那邊,隨你心意。”

大范氏慢慢坐直了身子,脊背都挺得筆直,她怎么甘心把宋家和崔家這兩塊大肥肉送給周唯昭?之前她也一直煩惱于端慧郡主只是一味的跟周唯昭和太子妃親近......

很快消息就送進來了,元慧死在了錦衣獄里。

這也是早就有預料的,元慧就算是鋼筋鐵骨,進了錦衣獄恐怕也不能囫圇出來,何況現在掌管錦衣衛的還是建章帝的心腹賴成龍。這個人只會聽命于建章帝,既然元慧死了,就說明建章帝也是希望他死的。

周唯琪在殿里守了半天才守到了大范氏,不由有些著急:“母親,我叫您求求父親,為什么您......”

跟元慧相處才這段短短的時間,東平郡王卻已經從元慧身上察覺到了萬般好處這個和尚是有真本事的,他不僅只會看相斷命,武學上也算是個奇才,面對政事常常一針見血,連排兵布陣都很在行,而且手里還握著大批當初端王留下來的人脈和勢力。

要是有這樣一個人相助,他何愁大事不成?

范良娣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喝了一口茶才不緊不慢的看向兒子:“你也知道他如今犯了眾怒。就連你皇祖父想要赦免他,恐怕都要被御史上書罵幾天,何況是你父親?”

周唯琪被這句話說的有些蔫蔫的,垂著頭有些灰心:“真是可惜了,他可是個厲害的角色。”

大范氏就笑了笑:“不過是個元慧,何況皇覺寺不仍舊矗立在那里?再說你也想想,元慧是跟誰斗法輸了?與其為這個灰心,不如想想怎么緊緊的抓住宋家。”

周唯琪有些茫然的朝母親看過去,想了半天才皺著眉頭看向大范氏:“可是母親您不是說陳家小姐或者是崔氏一族的嫡長女都更合適一些?”

他自來不看重女色,一是憑著他的身份地位,什么樣的天仙都能輕易到手,二是自小被大范氏熏陶,覺得娶妻無非是為了鞏固勢力,有一個賢內助。既然宋家的不好,那就另換陳家或是崔家的,這對他來說一點兒區別也沒。(未完待續。)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權門貴嫁>> | <<春閨密事>>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