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閨戰-一百六十六·覆滅
更新時間:2017-01-12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名門閨戰 | 秦兮 | 秦兮 | 名門閨戰 
正文如下:
陳老太爺還沒從金陵被押送上京,前去陽泉平亂的欽差隊伍就先回來了。火然文`回來的時候是太子跟禮部尚書親自去迎的,德勝門被圍的水泄不通,誰都想瞧一眼年少有為的太孫殿下。

葉景寬跟葉景川都是要同周唯昭一道進宮面圣的,因此葉家并沒派人去接,長寧伯府的人卻早早的就等在了碼頭,先把宋楚宜跟余氏她們接到了,不聲不響的先混進了人群著實是如今太孫這位欽差太過惹眼,他們長寧伯府就只好低調些,再低調些了。

馬車布置得寬闊又舒暢,青鶯上了車就輕車熟路的打開壁盒來,取出茶具布置好了,給余氏她們一人倒了杯茶,又笑道:“果然真是人山人海,這回殿下可算揚名了。”

余氏縱然擔憂端慧郡主跟遠在金陵的女兒的狀況,也忍不住順著她的話笑了笑:“應該的,她們是沒瞧見太孫殿下在天水鎮何等威風,當場斬殺了跟皇覺寺勾結的鎮長里長,否則這帝都滿是想當太孫殿下丈母娘的了。”

丈母娘不丈母娘的,哪個真的當了還敢真的這么稱呼自己啊?連崔華鸞忍不住都笑了,笑完了,又是一嘆。

若說之前她在船上還抱著一二分的妄想,看不透自己究竟跟宋楚宜差在哪里的話,等經過了這一遭之后,她心里真是半點兒別的心思都生不出來了。

有些人,大概天生就是默契的可以比肩的,那一晚生死關頭,宋楚宜把她們先送走,鎮定自若的還能指揮人重新搶了船匯合葉景川一同回天水鎮,把皇覺寺那些余黨殺了個措手不及。這不是一般女子能做到的事,太孫身邊需要的,恐怕也不是一般的女子。

她不能身臨其境,可是光聽后來小徐嬤嬤從徐嬤嬤那里聽來的話,也知道當晚情勢多么危急,聽說宋楚宜在天水鎮的時候落了水,水里那時候到處都是人,分不清敵我,可太孫殿下毫不猶豫的就跳下水去了......他在她面前,就沒把自己當成太孫,連性命這樣最要緊的東西也顧不上了,崔華鸞想著,心里僅剩的一點兒火苗都熄滅了她拿什么去比?

因為是欽差進城,城里格外熱鬧,長寧伯府的車架足足等到下午,才算是堪堪到了家門口,端慧郡主府在皇城外,要去那邊還還不知要花上多少時間,而一路上坐船本來就已經舟車勞頓,宋楚宜就勸崔華鸞先在宋府呆上一夜。

大夫人并三太太五太太親自守在二門處,見了余氏跟崔華鸞崔華儀先笑著互相寒暄了一陣,又把宋楚宜看了一遍,這才引著她們往宋老太太的寧德院去:“老太太從早上開始就等著呢,一直派人在碼頭守著,雖然知道你們今天定是能回來,可是到底不放心,派人去問了又問,你們要是再不回來,恐怕老人家急的都要叫我們出去找了。”

寧德院欣欣向榮,修剪得整整齊齊的大葉女貞剛澆灌過,在傍晚夕陽余光里透著亮,瞧著就叫人喜歡,黃嬤嬤跟吳嬤嬤早已笑著迎出來,見了她們滿面都是笑意:“可算是來了,老太太等的望眼欲穿哪!”

玉書淺淺沖著宋楚宜笑笑,輕聲喊了聲六小姐,親自替她們打了簾子,隨后才跟著進門。

宋老太太精神瞧著倒是尚好,先跟余氏寒暄了一陣,拉著崔華鸞贊不絕口,笑著又看宋楚宜:“我們家這個小猴兒,可是被比下去了!”

她臉上帶著笑,眼里卻閃著光,宋楚宜心里又酸又軟,靠在她肩膀上輕輕喊了聲祖母。

宋老太太的眼淚都險些掉下來,在天水鎮有多危險,她簡直都不敢想,聽宋玨說起宋楚宜后來還回天水鎮去了之后驚出了一身的冷汗,接連幾天都沒睡好。現在見著人好端端的站在自己跟前,她一直提著的心才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趕了一天的路,進城又耽誤了整整一個下午,眾人都已經累的不行了,宋老太太吩咐宋大夫人把他們帶下去休息,自己拉著宋楚宜的手,一時竟一句整話都說不出來。

宋楚宜膩在她懷里,手環住她的腰,一管聲音既嬌且脆:“祖母,我可想你啦!”

宋老太太原先還存著的滿心的抱怨頓時就煙消云散了,她輕輕的摸上宋楚宜的頭發,嘆了一聲氣才道:“就知道拿好聽話來哄我開心,若是真想我,怎的還這么久才回來......”

宋楚宜慌忙自她懷里探起身子,晃了晃她的胳膊撒嬌:“也沒故意耽擱時間,外祖母也老了.....”她說著,聲音漸漸低下來:“我也想早點回來的......”

宋老太太拍拍她的手:“我知道,親家老太太沒了女兒,待你自然是疼的,就跟我待明姿一樣。”她說著,就又道:“可惜明姿今兒不在家,她早就盼著你回來了。”

宋楚宜正疑惑為什么沒見著向明姿,聽宋老太太這么說,正要問向明姿是去了哪里,就聽外頭玉蘭喊了一聲大少爺,簾子一掀,宋玨就大步流星的走進門來。

宋老太太唬了一跳,開口呵斥他:“越大越沒了規矩,也不問問親家舅太太跟表妹們在不在,就這么大大咧咧的闖進來,若是沖撞了人家,怎么好?”

宋玨擦了一把頭上的汗,沖著自家祖母笑著耍賴:“不用問,外頭玉蘭她們就告訴了。若是有人,孫子也不敢闖的。”

宋老太太嗔了一句,也不是真要生孫子的氣,宋玨向來最妥當不過的人,想必是有要緊事,才會此刻過來,她就問:“怎么這個時候回來?”

“史御史上了第二道奏折了。”宋玨笑了笑,眼里閃著譏誚的光:“參刑部尸位素餐,陳老太爺之事已經稟奏一月有余,卻無半點進展。”

這個史御史,簡直就是陳老太爺的催命符啊。

推薦樂朵兒的新書《孟婆的朋友圈》,歡快有趣,腦洞大開的文,有感興趣的可以去看看哦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權門貴嫁>> | <<春閨密事>>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