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閨戰-一百零四·王妃
更新時間:2017-02-21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名門閨戰 | 秦兮 | 秦兮 | 名門閨戰 
正文如下:

恭王如同一頭蠻牛,饒是令長史磨破了嘴皮子,他也不肯點一點頭,活像是不肯喝水而強被按了頭的牛,說的急了,竟還一口鮮血噴出來,噴了一帳子,星星點點的像是那人家畫好的桃花圖,驚了伺候的人并令長史一跳。

要說起來,恭王自小就健壯的很,同太子仿佛兩個極端,在封地上常年都要去跑馬打獵,封地上的府衛訓練,他也要跟著,天長日久的,從未拋下,可自從在廊坊,錦衣衛來了之后,這就病了,一病不起。

令長史坐在他床邊的小杌子上,知道他為著什么跟自己過不去,嘆一聲氣,苦口婆心的繼續勸他:“我曉得王爺心氣高,可是您也別怪閣老他想的法子損。如今除了太孫殿下,還有誰能在圣上跟前說的上話呢?這事兒原本就叫圣上壓了下來,只當家事來處置。既是家事,斷沒有外臣插嘴的道理,誰不要命了敢管天家閑事?您現在就算是想想別的法子也不能想,誰要替您說句話,就是個死字。”

他見恭王咳嗽的越發的急,越發垂了眼睛:“實不是小的跟閣老不顧您的臉面,而是這會子顧不得什么臉面。您好生想想,性命固然是不要您的,可要是拘著您一輩子在京城,高墻圍起來當個前朝忠順那樣的王爺,您愿意么?”

前朝哀帝的哥哥謀反,就是被廢了庶民,從此被圍起來,關在南苑可憐巴巴的過了一輩子,連棵遮蔭的大樹也被哀帝給伐了,子女盡數都陪著他老死南苑,極為凄慘。

當初恭王也就是知道自己不給自己打算,若是等建章帝跟盧皇后一旦去了,他也免不了就是這個下場,新仇舊恨加起來,再加上為了前程,才一咬牙開始籌謀將來。現在聽見令長史提起忠順,眉毛動了一動,到底沒有點頭。

他對太子是恨的,從小他就習慣在太子跟前退讓,好吃的好喝的,盡數都在父母面前讓他一籌,可這份退讓也沒換來兄弟情,太子忌諱他,簡直都擺在了明面上,弄的建章帝跟盧皇后早早的就決定打發他去封地就藩。

就藩也沒什么,他原本也沒什么遠大的理想,想著到時候跟表妹一成親,娶了表妹當王妃,天長路遠的當個逍遙王爺也就是了。

誰知竟連這一點小小夢想也被太子哥哥和母親給剝奪,太子和表妹成親,百官放了假,京城的煙花放了三夜,他像一條被遺棄了的沒主的哈巴狗兒,縮著尾巴在恭王府里病了整整半月。

病好了,什么留戀也無,渾渾噩噩的等著臨時被塞來的王妃,趕在太子后頭成了親,又急急忙忙的出了京城往太原去就藩他簡直一天都不想在京城多呆。

后來后來的事其實已經不用再想了,太子不仁在先,他就是真的搖尾巴的哈巴狗兒,也是有牙齒的。

可成王敗寇,他輸了就認,哪里還有去找盧太子妃求情的道理?他做不出,想起當年那個打著秋千,笑的無憂無慮的姑娘,眼睛一熱,連帶著胸口都疼起來。從他決定殺了這個姑娘的兒子那天起,他就沒想過她能原諒他。既不奢求她的原諒,現在還妄想著人家伸手來拉你一把,哪里有那么厚的臉皮。

令長史見他犟的真似一頭驢,終于忍不住急了:“您也不想想,就算是圣上不要您的性命,那位太孫殿下呢?!他跟您可不過是叔侄,連太子殿下宋六小姐尚且能勸皇后娘娘下的了狠手,何況您呢?!退一萬步說,您就算不為自己想想,難不成也不為小王孫想一想?!”

恭王終于沉默下去,房門外就是重重的帶著繡春刀的錦衣衛,他伸手捂住頭,有些想要作嘔。

他早已不是那個對著表妹說這一生一世都只有她一個王妃的少年,盧太子妃也不再是從前那個巧笑倩兮的表妹了,他有了一堆兒子,盧太子妃也有了太孫。

他沉沉的嘆了口氣,就聽見令長史再接再厲的又道:“您被太子殿下壓了一輩子,難不成要看著小王孫也落得跟前朝忠順一樣的下場?”

令長史很知道如何勸自家這位王爺殿下,他只是放不下臉面,可心中其實早已不止放了盧太子妃一個人,天長日久的陪伴,血脈的延續,他早已不自覺的從當初那個少年變成了一個父親,一個野心家。

氣氛有些僵,令長史還待再說,外頭就響起敲門聲,吳峰在外頭叩響了門,提醒恭王跟令長史:“王爺,王妃已經進府了。”

恭王妃楊氏是后頭才進京的,現在才到,令長史站起身來:“殿下您再想想。”

等稍晚些,楊氏帶了兒子來瞧恭王的病,坐在床沿捏了帕子細細的替恭王擦手臉,等奶娘抱了恭王最小的兒子進來,就把小兒子放在了恭王身邊。

小兒子是側妃生的,楊氏抱在身邊教養,如今才一周歲多,連路也還不會走,咧著沒牙的嘴朝恭王笑,口水滴答滴答往下流,眼睛亮的出奇,帶著小孩子特有的不諳世事和天真。

恭王伸手碰一碰他的小手,小孩子的手軟的出奇,一碰到他的手就攥的緊緊的。他看著兒子亮晶晶的眼睛,看著妻子低首間露出的酒窩,終于低低的嘆了一聲氣。

他如今已經不是孤家寡人,他不止有自己的性命前程要顧,他已經輸不起了。

小兒子伸手抓了恭王的手就要往自己嘴巴里塞,楊氏忙伸手拉住了,刮一下他的小臉蛋,笑罵了一聲:“真是個小饞蟲,什么都敢往嘴巴里塞。”

小兒子嘴巴一癟委屈的哭出來,恭王揉了兩下他的頭也沒哄住,又咳嗽起來。楊氏忙招了奶娘進來帶著孩子下去,自己靜靜的坐在恭王身邊,服侍他喝了水潤了喉,等他咳嗽止了,什么也沒問,替他掖了掖杯子,放了帳子,低頭替恭王做起鞋來。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權門貴嫁>> | <<春閨密事>>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