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閨戰-一百二十九·明智
更新時間:2017-03-01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名門閨戰 | 秦兮 | 秦兮 | 名門閨戰 
正文如下:
章節目錄樂文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秦兮書名:

杜夫人張了張嘴,也不敢再同皇后賣關子,強忍著心里難過酸澀,低下頭同盧皇后道:“娘娘,臣婦家里的孫女兒病的極重......眼看著要藥石無靈了,想向娘娘借胡供奉去瞧瞧......”

盧皇后就有些詫異,杜芳曦實在是個不錯的孩子,相貌不說,自然是一等一的好,難得的是竟有耐心,也不多口舌,叫了她來,她也只是安安靜靜在旁邊抄經,不該說的話半句也不多最,經過了宋楚宜這樣厲害能干的,盧皇后覺得有個這樣溫柔知禮的陪著周唯昭實是好事。雖然剛才榮成公主勸她打消這個念頭,可她到底還沒完全死心,直到此刻聽見杜夫人這么說,忍不住問:“前幾天不是還好好的?怎么忽然就病的這么嚴重......”她想起自己的擔心來,腦海里靈光一閃,回頭瞧了榮成公主一眼不會真又是周唯昭罷?

杜夫人說的含含煳煳,又說請盧皇后見諒,第二日的中秋宴杜芳曦是來不了了。

既然病的都這么艱險了,自然是來不了,而身體這么差的姑娘,再好也不能放在周唯昭身邊了。盧皇后心里極為沉重,又添了重擔憂,可還是點點頭,吩咐謝司儀去東宮告訴胡供奉一聲,叫胡供奉出宮去杜家一趟。

可心里卻知道女兒說的是極對的,以后的事,還是以后再說,現在卻不能打這個主意了。

杜夫人直到回了家腿也還是軟的,靠在軟塌上半天都沒回過神來,二太太三太太都忙著跟在身前伺候,倒是杜大太太不見蹤影。

杜夫人緩了一會兒回過了神,環顧一圈沒見著她們,就問:“你大嫂跟侄女兒呢?”

二太太一面替婆婆把抹額下了,端上熱水來伺候她喝了一口,一面就道:“孩子身上有些不好,大嫂跟芳曦都陪著呢。二老爺跟三弟已經出去找大哥了。”

杜夫人面色沉沉,原先事情進展的極順,柳葉胡同里的那個女人也被老二拔腳叫人就賣了,孩子也帶回來了,滿以為添了個孫子,又擺脫了恭王那邊那個燙手山芋,可誰知道一下子峰回路轉,天都塌了。

那個被賣了的女人竟敢跑去順天府告官,說是她原是揚州織造章淵的親侄女,被充入了教坊司入了籍的,誰知道被杜大老爺看上,走了門路把她單弄出來,囚禁在某處,還給他生了個兒子,現在杜大老爺又要把她滅口云云。

順天府府尹當初接了這狀紙,差點兒沒一口氣死過去閣老家的事,是那么好管的?可是他也不是傻的,一個教坊司的賤籍女子,就如同浮萍一般,真要殺她,不過捏死一只螞蟻那么容易,怎么可能叫她逃脫?還能給她寫出狀紙來?這必定是有人在背后撐腰的,他思來想去,不曉得誰才有這么大膽子跟杜閣老作對,猶猶豫豫了幾天,去找了自己堂弟左都御史陶鼎湖,想跟他討個主意。

陶鼎湖倒是不怕事兒,御史臺的人就沒怕事兒的,何況閣老又怎么樣?他當初就拉下來過一個。聽了堂兄的話想了半天,一拍大腿:“行啦,照著辦吧,反正也只是給杜家騷個癢。”

陶府尹絮絮叨叨的撓頭再磨著堂弟說了許久,總算是把心放回了肚子里,接了這狀紙。

杜大老爺隔天就被御史臺的御史參了,說是他家風不嚴,修身不正,縱子行兇。

自當了閣老,杜閣老一天不知要被罵上多少回,早就練就了銅筋鐵骨,換做往常,也不過一笑罷了,可如今卻不同,恭王倒了,他就如同沒根的浮萍,想靠建章帝罷,建章帝那里不遞梯子,他思來想去,決意從深受寵愛的太孫殿下身上著手,靠著攀附太孫來彌補過去過失,可事兒如今還沒個影呢,怎么大兒子的事就被鬧出來了?

建章帝少見的把折子往案上一扣,輕描淡寫的抬了抬眉毛,吩咐刑部提訊。

一下子把案子交給了刑部,杜閣老冷汗涔涔,上了告罪折子請了假,窩在家里閉門謝客。

杜夫人想到這里,有些煩躁的把二太太剛遞來的熱帕子往邊上一扔,去前頭找杜閣老,杜閣老面色瞧上去倒不如她那樣差,見了她還問一聲:“回來了?”

杜夫人挨著他坐,覺得腦子里亂糟糟的嗡嗡響,看了他半響方才蠕動了一下嘴唇:“老太爺,咱們是不是到了......”

杜閣老臉上反倒有了笑意,知道妻子的意思,揚手打斷妻子的話,大松了一口氣:“不,這是好事啊。”

自從恭王倒臺之后,他就在想著該如何立身,原先建章帝不棄用他,他以為建章帝是要保恭王的意思,因此很是替恭王籌謀了一番如何脫身封地上的人遠水救不了近火,是指望不上,那就只能從近處下手,因此才想到了盧太子妃。可沒想到這事兒出來以后建章帝雷霆大怒,連帶著還把恭王直接拽到了泥地里,他就知道建章帝也不屬意恭王,留著他更不是為了給恭王脫身的。

盧皇后私底下同杜夫人表明了想要杜芳曦去給太孫當側妃的暗示,他又以為建章帝這是全心全意信任了太孫,想替太孫擇定日后班底培養勢力,因此又試探了一番。

誰知道如今又立即出了杜大老爺的事和攛掇盧皇后選太孫側妃的楊氏大病的事,他就知道這事兒原委了。

這么多年恭王手下也不是白當的,建章帝聽聞他家出事那輕描淡寫的語氣,曾經說他治家不嚴內宅不平的話,都叫他打了個哆嗦。

杜夫人最近帶杜芳曦出入清寧殿的次數多了些,建章帝的態度就冷淡至此,說明什么,已經不言而喻。更不必提東宮太孫那邊也有了動作捅出他大兒子的丑事來,巴不得跟他撇的一干二凈的做派這分明也是怕惹禍上身的意思。

“別擔心了。”杜閣老揮揮手,想通了跟幕僚商量過之后越發神清氣爽:“出了這事兒反而是好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權門貴嫁>> | <<春閨密事>>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