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閨戰-九十一·托信
更新時間:2017-04-12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名門閨戰 | 秦兮 | 秦兮 | 名門閨戰 
正文如下:
正文

查看,請,在中即可享受實時查看。

熱門小說

天師府的人的本事,宋楚宜是深知的,她笑了笑,把今天盧皇后跟自己說的話說了,又再次囑咐:“哥哥同祖父說,這次的事未必那么簡單,查出來了原委和人,先別發作,等一等。”

這大約只是前奏,他們既然已經粉墨登場,不如就讓他們把這場戲唱的久一些,至少也要再多跑幾個大角色出來,才好把這出折子戲的幕布給拉上。

宋玨答應了,又問宋楚宜:“那周唯昀和周唯陽這兩位殿下......”

宋楚宜知道他的意思,想了想,就道:“這兩位殿下,咱們自然是待他們越好才越能顯示朝廷的仁義,襯托出恭王的絕情絕義。圣上不會上這種當的,祖父盡管上折子就是。”

說完了這個,還惦記著盧重華的事,想了再想,壓低了聲音告訴宋玨:“在我夢里......”話才開了個頭,想到宋琰還在旁邊,就又有些猶豫。

宋玨沒等她自己為難,先尋了由頭把宋琰支開了,不是為了瞞著他讓他浸在蜜里,而是他知道的太多,危險就越多。

宋楚宜這才接著說下去:“在我夢里,盧家最后......盧大爺當了江浙總督,成了八大封疆大吏之一......”她見宋玨驚訝的一根眉毛挑的老高,眼里帶著一絲茫然和一絲不易察覺的惶恐:“不僅如此,重華還嫁給了韓止,成了錦衣衛指揮使兼錦鄉侯夫人......”

宋玨只覺得太陽穴開始一抽一抽的跳的厲害了,盯著宋楚宜,半響才問了一聲:“你的意思是.....盧家或許有蹊蹺?”

要是沒有蹊蹺,怎么端王上位,他們這些周唯昭的血親母族還能不衰反盛,甚至當上江浙總督?而且盧家怎么會把嫡長女許配給韓止?

這里頭簡直處處都透著蹊蹺,饒是宋玨沉穩,也不由得覺得心跳漏跳了一拍,站起身來在原地轉了幾圈:“盧家......”他看著宋楚宜:“你同殿下說了嗎?”

盧家對于周唯昭的作用簡直不言而喻,盧老太爺待周唯昭甚好,聽周唯昭幾次提過,是盧老太爺出面求的張天師,也是盧老太爺把能給的親信都給了周唯昭。已經做到了這個份上,又是周唯昭的親祖父親母族,要周唯昭對他們起疑心簡直太難了。

這事兒說出來,周唯昭再疼寵宋楚宜只怕也不能信,不僅不能信,還要覺得或許是宋家在其中調唆。

宋楚宜搖了搖頭:“倒不是跟哥哥你擔心的那樣,怕他不肯相信。”她提起周唯昭的時候,先前那一絲惶恐就蕩然無存了,只剩下滿滿的的信賴:“我說的,他就會信的。只是......”她面上的溫情又立即消失,變得冷酷無比:“只是,他身邊的人多多少少都同龍虎山和盧家脫不了關系,他知道了,這兩幫的人就都知道了。我始終是不相信韓正清只在他身邊埋了青柏這么一個釘子的,別的不說,鄭柏虎不可能就只能安排一個人這個本事吧?更別提若是盧家也真的有蹊蹺的話......”

意思就是周唯昭身邊現在只怕處處都是陷阱,宋玨聽的心都忍不住提起來,先叮囑宋楚宜:“你悄悄囑咐太孫殿下一聲,讓他......”

說完了又覺得不妥,還是那句話,之前查青柏周唯昭還沒什么大意見,可是人換成是他從小依賴到大的親人,那就又不一樣了。

他咽了之前的話變了話風:“算了,我同駙馬商量商量。”

叫葉景寬多多上心,至少先得保證太孫殿下的安危。

宋楚宜倒是不大擔心他們會對周唯昭不利周唯昭的功夫學的極好,而且自從他在陽泉中毒吃過虧之后,張天師就干脆去信給了太白真人,兩個老頭子研究了好一陣,給周唯昭研制了不知什么成分的解毒丸子,周唯昭是片刻不離身的,這一點,縱然是青卓也左右不得周唯昭,更接近不了那個裝著丸子的帶著機關的鏤空翠香囊。

她擔心的是盧家的人以別的法子害周唯昭韓正清這人偏執變態的很,恐怕比韓止還更加可怖一些,他要害人,通常不會那么干脆叫你死,必定是要你生不如死的。

她又把東平郡王周唯琪的提醒說了一遍,然后看著宋玨:“我已經不大方便見賴大人了最近朝里御史們盯著東宮的不在少數,連我出門次數稍多也要遭彈劾。哥哥替我去見一見賴大人,然后請賴大人幫我好好查一查盧家。”

她眼里閃著光看著宋玨:“還有盧重華在惠州失蹤的事,我總覺得這里頭有事盧家的反應太奇怪了,盧大奶奶拼命想找人。可是盧大爺卻好似雙手一推當做沒這事兒,干脆利索的就說盧重華已經死了,還責怪盧大奶奶放縱了盧重華。這不對勁。”

這的確不對勁。盧重華畢竟是盧家的嫡長女,是盧大爺的嫡長女,盧大爺之前來京城還打算把她嫁給周唯昭,按理來說應該寵的如珠如寶才是,聽說了沒有尸首,按理來說怎么也該先跟盧大奶奶的反應一樣,到處搜查尋找才是,怎么就二話不說的認定女兒就是死了?

宋玨心里過了一遍,立即已經把應對之策在心里過了一遍,朝著宋楚宜點頭應承:“盧家的事兒,事無巨細,我讓賴大人去查。盧重華的事......”他想了想:“我叫清風先生去。”

宋楚宜有些吃驚:“清風先生?他還要陪著阿琰去蜀中啊!”

“是他自己說的,先不去蜀中。”宋玨想起清風先生就忍不住無奈:“他本來就是個閑不住的性子,你知道的。現在京城風起云涌,他當初就打算到湖北去鬧一場,現在怎么可能甘心陪著阿琰避風頭。”他見宋楚宜皺眉,又安慰她:“你也別太擔心,清風先生不能跟著去也沒什么,祖父已經決定叫應先生跟著阿琰一同去了。也是一樣的。清風先生......等處理好了京城的事兒,再送他去也不遲。”

這么一說,清風先生倒的確是個再合適不過的人選,論眼睛毒辣和識人之明揣度人心,再沒比清風先生更擅長的人了。

如果不是,請,在中即可實時查看。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權門貴嫁>> | <<春閨密事>>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