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閨戰-一百七十章·請戰
更新時間:2017-05-03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名門閨戰 | 秦兮 | 秦兮 | 名門閨戰 
正文如下:

宋玨回崔家準備幫忙的時候,周唯昭和宋楚宜還沒有走,他們是打算在崔家用飯的,這也是出宮之前就同建章帝說好了的。

葉景川也還沒走,聽周唯昭的意思,圣上和戶部都顧慮良多,許久許久才呼了一口氣,他也知道如今情勢,西北自然是邊陲重地絕不能有失,可是沿海那邊卻也多事。

總不能顧此失彼,否則那幫倭寇海盜鬧起來,沿海那邊的亂子也收拾不住。他都覺得焦頭爛額,無法想像周唯昭和建章帝該有多大壓力,有些垂頭喪氣的讓到一邊,覺得分外難過。

倒是見了宋玨他下意識的就提起了精神,從前他總跟著宋玨出入各種茶樓酒館,宋玨時常說他不該把情緒流露在外讓人一眼就能看透,雖然他最后也沒能娶成宋玨的妹妹,可是宋玨的余威還在,他還是有些怕宋玨的。

宋玨笑了笑,見葉景川也在,也就不急著跟周唯昭說話,先問他一聲,才和他說了聲恭喜。葉景川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了聲多謝。

宋玨就跟周唯昭說起之前同宋程濡說過的事,又道:“聽說首輔大人不同意,可是岑尚書卻是想要調兵北上的......殿下你怎么看?”

崔家的亭子都收拾的極為闊朗,這間亭子倚著假山造成,一樓沒什么特別,二層跟一層之間中間卻有個旋轉的樓梯,造型精巧又奇特,底下的風景也甚好,坐在樓上幾乎把崔家的花園一覽無余,周唯昭收回目光看向他,坦誠的搖了搖頭:“還未想好。”

他的冊封儀式在二月二十一,眼看著就近在眼前,太子太傅和太子少傅都已經定了,太傅是常首輔,少傅卻是岑必梁。

這兩人,一個一輩子都穩穩當當沒出過差錯,自然不想冒險,讓他不必插手此事,另一個卻勸他當為大局著想,要是不調兵,韃靼人肆意在西北橫沖直撞,遲早要打進通州來。

兩人都各自有各自的道理,周唯昭曾經對建章帝坦言過自己的困惑,建章帝倒是沒把他撂在一邊,細細的同他說了兩邊的困難和顧慮,又道:“常首輔和岑尚書兩個都是干實事的人,也都是為朝廷著想。”

道理仔細的掰開了揉碎了跟他說的很清楚,又叫他自己回來想一想,覺得到底聽哪邊的。

他如今也正為這個煩惱。

葉景川就沒有再插嘴,他在紫荊關呆過,很知道韃靼鐵騎的厲害,可是他同樣也剛從福建回來,知道福建形勢也刻不容緩,軍費根本不能再削減。

倒是宋玨嗯了一聲,仔細考慮過后輕輕道:“若是能有銀子呢?”

銀子?若是能有銀子,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現在缺的不就是銀子嗎?有了銀子,兵部也又能再打一批兵器,有了銀子,戶部也不會再攔著,有了銀子,從南往北調兵也就不是那么不能承受的事了。

只是哪有那么簡單?現在戶部幾乎被掏空,還能從哪里弄銀子去?葉景川皺著眉頭,覺得宋玨好似在說廢話。

周唯昭卻知道宋玨向來不會說沒用的廢話,眼睛亮著看宋玨一眼:“銀子?宋老太爺的意思是,讓我去找銀子?”

葉景川也朝宋玨看過去,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是多大一筆銀子,連國庫都空了,誰還拿得出銀子來?!要周唯昭去找,哪里能這樣簡單?

宋玨答非所問,反倒是說起了之前的揚州弊案,見周唯昭若有所思,葉景川也似乎想到了什么怔在原地,便又道:“前朝末帝之時,朝廷也是疲于應付起義和韃靼,國庫的銀子不夠了,自然就要想法子籌銀子。說句不好聽的,活人哪里就能讓尿憋死?只要不死,就總有法子的。”

葉景川一聽這話就知道宋玨肯定已經想到了法子,不由眼里發光:“宋大哥,你想到了法子?揚州......你的意思......”葉景川難得的機靈了一回:“你不是要去江南找那些鹽商要銀子吧?”

宋玨微笑起來,有些意外葉景川居然也能想到這一節,不慌不忙的端起了茶杯:“這樣有什么不妥嗎?現如今是什么時候?是戰時,他們為什么還能維持生計做他們的大鹽商?還不是因為有朝廷庇護?如果一旦這天下變成了韃靼人的天下,那想一想吧,異族人來稱王稱霸,這樣的好事還能輪的到他們來做?”

葉景川深知他說的有道理,可還是忍不住蹙眉:“雖然道理是這么說,可是打仗所需哪里是一點半點就能成的?要的多了,那些人肯定不能輕易就給。”

宋玨見周唯昭沉默坐著,也就點到為止:“我也只是說說我的想法,其實募集軍餉這事兒自古有之,非常時期非常辦法。”

周唯昭沒有表態,卻問他:“是老太爺讓你來的?”

宋程濡山過了密折建議建章帝先讓周唯昀跟端王斷絕關系之后,跟周唯昭和宋楚宜也很是保持了距離。

宋玨不置可否,含糊其辭的道:“也就是胡亂的一點想法,或許可以一試才說出來罷了。用不用,怎么用,還是得殿下您自己斟酌。”

葉景川回去同葉景寬提起來宋玨這番說辭,忍不住道:“要是真的能從那些人嘴里扣出銀子來,那西北就有救了。”

葉景寬比他可想的要更加深入和多的多,既然要籌銀兩,未必就只能從鹽商身上要銀子,真要細究起來,誰的銀子不能捐一點出來呢?

宋程濡既然會給周唯昭出這個主意,就說明其實他本人是贊成調兵北上的。

事實上調兵北上也的確是最好的法子了,一方面能緩解京城的壓力,二來是徹底把韃子們掃回他們的草原去。

他想了半天,猛地錘了一下桌子:“果然姜還是老的辣,老太爺可真是人老成精啊!可是要銀子自然是要去要的,怎么要呢?”

誰去當這個出頭鳥?而且怎么開這個頭?難不成要告訴天下百姓,我們沒銀子了,你們捐銀子出來打仗吧?

還沒說出來恐怕就先已經叫百姓們驚慌失措了。

新書、、、、、、、、、、、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權門貴嫁>> | <<春閨密事>>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