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侯-第一百零三章 知道的和不知道的
更新時間:2019-06-23  作者: 希行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第一侯 | 希行 | 希行 | 第一侯 
正文如下:
李明琪原本是要寫信讓項南回來的。

安東有關項南的謠言,是其他人家的女眷們委婉透露給李明琪的。

幾個富家女眷讓侍女在李明琪經過的地方議論,然后她們出面呵斥這些蠢話流言。

李明琪聽到謠言后沒有去項家打聽,也沒有直接寫信給項南她寫信給姜會。

姜會很快就回了信,說這謠言是河南道傳的,因為項公子占據安東不走而惱恨詆毀,雖然項公子跟楚國夫人的確很熟,楚國夫人救過項公子,項公子也助過楚國夫人,項公子留在安東那是對楚國夫人最好的鎮守等等,但他們兩人是清白的

李明琪將信扔到一邊在屋子里走來走去坐不下來。

“項公子肯定不會有什么。”念兒在一旁安撫,“那個楚國夫人,聽說喜歡美男,到處勾引人,不是說和那個韓旭”

李明琪瞥了她一眼:“這種事怎么能只是女人的事,天下的男人誰不喜歡美人。”

念兒看著她的臉.....

“這不是誰比誰美的事!”李明琪將手帕扔在念兒臉上,“愛美是多多益善,永無止境。”

念兒用手帕捂住臉:“小姐,寫信問問項公子,或者叫他回來吧。”

李明琪手戳她的額頭:“這事不能我來問,這信也不能我來寫,否則豈不是說我不信他?”

惡人當然要別人來做,念兒點點頭:“要項家來寫?”

“項家寫,南公子還會以為受我所迫。”李明琪道,“讓四叔來寫。”

李氏高高在上強迫也好質問也好都是理所當然,這就跟她無關了,她也是被李家人所迫嫁過來的嘛。

“等項公子回來,小姐就可以告訴她你是相信他的,再與同訴悲苦,你們同病相憐都是受害者。”念兒拍手道,“項公子會更念小姐的好。”

李明琪對她展顏一笑,如鮮花盛開。

念兒捧臉贊嘆:“小姐真美。”

但嬌艷如花的李明琪還沒來得及安排李奉景做這個惡人,就有了現在新的變故。

這事可比與楚國夫人謠言惡多了,那邊只是傳言,這邊人都進家門了。

李奉景不做惡人都枉為人。

這時候不僅應該李奉景寫信,李明琪也應該寫信,但李明琪卻不是讓項南回來,而是不讓他回來,為什么呀?

李明琪握著暖暖的小茶杯,冬天的日光透過一層層的簾子罩在她身上,簾子上金絲銀線勾勒的山水花鳥變成點點金光。

“因為我想,南公子要么是不知情,要么是拒絕的。”

要不然不會新人都進門了,項南還沒回來。

這種事太荒唐了!簡直是亂了倫常!

“我當然要讓他千萬別回來,能躲就快躲了吧,家里有我撐著呢。”

李明琪將小茶杯的香茶一飲而盡,嘆氣一笑。

“我這才是嬌嬌弱弱又不卑不亢的解語花。”

日光傾斜,紅嫁妝的姑娘進了屋子,五六輛馬車和帶來的隨從都被安置,項宅像暮色里的湖水平靜,院子里的紅布綢花偶爾隨風飄動,掀起些許波瀾。

湖水下的嘈雜才剛開始。

“大爺爺,這到底怎么回事啊?到底是項北娶親還是給項南娶親?”

項老太爺的肩輿還沒走回自己的院子,項九鼎就再等不急擠過來問。

“什么現在是項南的,等以后有孩子就是項北的。”

“可別忘了,項南有妻子,項北也有妻子,到時候這齊家小姐死了,也只能埋在一旁。”

“還有,能不能埋進去,還要去跟楊家說,楊家要是不同意,齊家小姐就進不了墳。”

項北生前結的親家姓楊,也是太原府大族。

楊家小姐痘瘡過世,項北沒多久也死了,兩家娃娃雖然生前沒能拜堂,死后舉辦了婚禮葬在了一起。

聽到這里一直閉目養神的項老太爺嗬了聲,睜開眼:“這個你可說錯了,你信不信,現在齊家小姐要把楊小姐的墳挖了扔出來,楊家的人半點不敢說什么。”

楊家大族又如何,如今都龜縮在太原府城里,日日擔憂太原府失守,不知道該往哪里去。

他們怎么敢惹手握重兵的東南道大都督。

死去的女兒還有什么用,甚至不用齊小姐動手,他們自己就能先挖出來抬走。

這就是亂世無情,活人活的都不要體面了,誰還管死人。

項九鼎一愣說不出話,項老太爺搭著他的肩頭下了肩輿,其他人涌過來搶著攙扶他進了院子。

“還是不對。”項九鼎回過神喊道,追上去,“大爺爺,這其實不是楊家的事,是李家,李家的活人死人可都動不得,大家都看到了,今天四老爺直接帶著兵上門了”

聽到這里,項老太爺想到什么笑了。

“剛才那位齊小姐說什么?”他對項五老爺笑道,“說她也帶了些兵馬來,雖然不如劍南道李家的多,看家護院還是足夠的。”

項五老爺苦笑道:“這些武將家養的女兒,說話都是夾槍帶棒的。”

“東南道的兵馬,應該真不如劍南道的多。”項九鼎愣愣的隨著說,說完了回過神,“不是,大爺爺,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今天也不是跟大家說這個的時候。”項老太爺打斷他,神情肅穆的掃過其他神情復雜的家人們,“我只能告訴大家,這件事關系朝廷大局。”

朝廷大局,這四個字讓眾人安靜下來,眼神閃爍,難道說,齊家小姐不妻不妾不人不鬼的是朝廷的決定?

“你們都回去吧,齊家小姐來的不喧嘩,你們私下也不要喧嘩,外人問呢也不要亂說。”項老太爺道,“等過些時候,會給大家說清楚的。”

諸人忙應聲是,項九鼎一肚子話也只能憋著,跟著諸人不情不愿的退下去。

項五老爺讓人關上院門,扶著項老太爺進了屋子,年輕貌美的侍女們鋪好軟塌,端來熱茶,將腳爐墊在項老太爺腳下,這才退開。

“父親,您看齊家小姐怎么樣?”項五老爺迫不及待的問,“這件事這樣安排,她真不惱怒?”

“她是真不惱怒,也沒有覺得這件事辦的倉促簡陋,更沒有覺得羞于見人。”項老太爺喝了口茶,想著適才與齊阿城的座談,滿臉贊嘆:“真的就是真的,大小姐就是大小姐,處處透著與生俱來的大氣。”

“看起來很兇。”項五老爺想著自己的感受。

說的話聽起來平易近人,但言辭直白犀利,有些嚇人。

項老太爺點頭:“你說得對,她不在意所以看起來平易近人好說話,要是觸犯了她在意的,她可是會很兇的,因為她沒什么好害怕的。”

那齊阿城的一切不計較,是因為這一切在她眼里什么都不算,不影響她吃不影響她穿,更不影響她的目的。

不像那個李明琪,害怕的是失了大小姐的氣勢。

齊阿城本就是大小姐,沒有人能奪走,威脅到她的身份。

項五老爺明白了,忍不住走神,那位真的李大小姐,也很兇嗎?說不嫁就跑了,什么都不用怕,也沒有人敢指責,只能悶頭裝傻。

“所以,對那個李明琪,像以前那樣,捧著,哄著,順著就行了。”項老太爺叮囑道,“而對齊阿城,一定要開誠布公,有什么就是什么,否則,她可是會咬人的。”

項五老爺鄭重的應聲是,神情再次忐忑不安。

“其實這件事關鍵倒不是齊小姐,她都同意嫁過來了,肯定是沒問題的。”他說道,李家小姐更不是關鍵,反正是她自己跑了,“關鍵是,阿南。”

項老太爺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捻著胡須重重的吐口氣。

“這件事是有些難。”他說道,“云兒這次干脆沒有說服阿南就先把事辦了。”

所以項五老爺才愁,他可管不了他這個兒子,以往都是項云安排好,這次項云都沒有安排.....

“這事也瞞不住阿南啊。”他說道,“也不能瞞著,總得告訴他。”

等項南知道了,他會怎么樣?

項老太爺甩開胡須,手拍在椅子上:“能怎么樣?不管怎么樣,他都是姓項,都是我們項家的人。”

狂風卷著烏云飄過,奔跑的陳二有些迷眼,他抬手擋了下,感受有密密麻麻的雪粒子打下來。

今年冬天安東的第一場雪來了。

陳二是個不識字的鄉下人,對風花雪月沒什么感觸,只覺得更冷了,他將領子用力的裹了裹,看到前方山坡上的白色身影。

“知道你喜歡穿白袍,但這大冬天的,白斗篷也是白袍。”他跑過去喊道,將手里的斗篷砸在項南身上,“你穿這么少,是給誰看呢。”

項南頂著白斗篷沒有動,只有聲音從內傳出來:“沒有人要看我,二狗,我其實不是人。”

陳二一怔:“那你是什么?”

項南舉起手,撐開白斗篷,抬起頭對他一笑:“我是個,工具。”

撐開的白斗篷下,有兩張信紙呼啦啦的飛出去,跟雪粒子纏繞在一起。

記住本站網址,biquxu,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biquxu”,就能進入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