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極品-第743章 我就是敗家女(九)
更新時間:2019-06-18  作者: 薩琳娜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攻略極品 | 薩琳娜 | 薩琳娜 | 攻略極品 
正文如下:
蘇希彤猜得沒錯,蘇母和蘇父回到臥室,剛剛被蘇父哄著睡下。

這還沒幾分鐘,門外巨大的踹門聲,仿佛一道道焦雷,直接炸在了蘇母的耳邊。

蘇母嚇得頓時醒了過來。

她的心怦怦亂跳,臉也白的可怕。

“老、老公,出、出什么事了?”

蘇母像個受驚過度的孩子,一頭扎進蘇父的懷里,整個身體都在微微發抖。

“別怕,別怕,沒事的。”

蘇父也剛剛入睡,這會兒全都被嚇醒了。

他顧不得自己生氣,先抱著蘇母輕輕安撫著。

這時,門口傳來安妮的叫聲。

蘇父聽出是自己倒霉閨女的聲音,頓時黑了臉。

這個蘇安妮,到底是怎么回事?

剛剛在樓下跟希彤還鬧不夠,現在又跑上來鬧他們?!

不孝女,難道她不知道她親媽有多難伺候,哦不,是多嬌弱、敏感?

明明知道自己親媽神經衰弱,有起床氣,居然還敢在她睡覺的時候鬧騰,真是太不像話了。

“婳婳乖,咱們不怕哈。”蘇父心里罵著安妮,嘴上卻溫柔地能滴出水來的勸慰妻子。

蘇母在熟悉的懷抱里,被熟悉的雄性氣息包裹,慌亂的心總算安定下來。

不心慌了,她的起床氣也來了。

“怎么回事?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還是幼年養成的習慣,蘇母說話的聲音是明顯的娃娃音。

哪怕是發火,也非常嗲。

蘇父背著蘇母的臉,聽到這甜到膩的娃娃音,眼中閃過一絲厭棄。

但很快,他又恢復了絕世好丈夫的模樣,“婳婳,不生氣啊,生氣會長皺紋的哦。你先在床上躺著,我出去看看。”

蘇母很吃蘇父這一套,被他三兩句一哄,漸漸沒了怒氣。

“好吧,不過你要快一點哦,一個在房間里,我會害怕的。”蘇母噘著嘴,像個嬌滴滴的小姑娘。

呃,雖然蘇母保養的很好,四十多歲的人了,看起來只有三十來歲。

可保養再好,也不是真正的十七八歲的小姑娘。

噘嘴、皺鼻之類的小動作,由她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做來,真的很違和。

蘇父卻已經習慣了,他甚至還愛嬌的輕輕捏了捏她的臉,“好,我知道,你就乖乖的呆在這兒,我很快就回來。”

“嗯!”蘇母心滿意足的應了一聲,重新躺回床上。

蘇父下了床,抓起一件浴袍披上,大步走到臥室門前,拉開門,問都不問,直接低吼道:“蘇安妮,三更半夜的,你又鬧什么?”

安妮卻根本不怕蘇父的黑臉和低吼,她一指蘇阿姨和蘇希彤,“還不是她們欺負我。我讓蘇阿姨幫我倒杯牛奶,結果她根本不理我,還故意給蘇希彤送了一杯——”

蘇阿姨見出來的是蘇父,略略松了口氣。

她低下頭,又擺出一副老實巴交的可憐模樣。

對于安妮的控訴,她不解釋,更不反駁,就那么本分的站著。

蘇希彤卻有些尷尬,剛才急著追安妮,她手里還端著牛奶杯,杯中還有一大半的牛奶。

天地良心啊,她是真不知道這杯牛奶是蘇安妮要的,如果知道,就算是渴死,她都不會沾一口。

“不就是一杯牛奶嗎,又不是什么大事,也值得你這么鬧?蘇安妮,你是沒喝過牛奶,還是咋地?”

至于為了一杯牛奶就大半夜的大呼小叫?

蘇父滿心厭煩,不耐煩的低吼了一句。

“我就是沒喝過牛奶啊,沒辦法,誰讓我命不好,明明是富家千金,卻去了貧民窟。從小到大,別說牛奶了,我連糖都沒吃過幾次。就是學校訂牛奶,我養母也舍不得給我定,硬是讓我眼巴巴看著別人喝。”

如果是原主,她肯定不會提及自己經歷的這些囧事,就怕別人笑話,看不起她。

安妮卻不怕。

這些事,根本就不是原主的錯,為什么要讓她來買單?

再說了,有些話不說,別人永遠不知道原主曾經的生活有多苦。

就像蘇父,還總覺得,都是家里的獨生子女,生活再艱難,也不可能讓孩子受委屈。

可能無法大富大貴,但起碼的需求還是能滿足的。

對于蘇父的這種說辭,安妮只想說“何不食肉糜”?

安妮更加鄙視蘇父的“忘本”,呵呵,這才過了二十年好日子,他就忘了自己在老家背著干糧咸菜去學校讀書的經歷!

“……你、你養母都不給你訂牛奶?”

蘇父還真是頭一次聽說,這有些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現在又不是物資匱乏的年代,更不是有能力都賺不到錢的特殊時期,在省城,有手有腳的正常人,只要好好干活,總能養家糊口。

家里只有一個孩子,孩子一年的牛奶錢才多少,稍稍擠一下,總能湊出來的。

蘇父知道安家困難,但還是沒想到,他們家竟困難到給孩子訂牛奶都舍不得。

“是啊,還是上了高中,中午不能回家吃飯,養母一個星期給我二十塊錢的飯費,我從這二十塊錢里擠出兩塊錢,買盒牛奶解解饞。”

安妮毫不掩飾的將原主曾經的經歷說了出來,臉上沒有絲毫的自卑或是怯懦。

“一、一個星期二十塊錢?”蘇父更加沉默了。

他過慣了富豪生活,自然不知道普通百姓的花費,他只知道,蘇希彤每個月的零花錢就有兩萬,這、只是零花。

“對啊,幸好周末還能休兩天,這樣一個星期只有五天,每天四塊錢,學校食堂便宜,我還能攢下兩三塊錢——”

安妮大方的說完這些,又有些感慨的說道,“所以,當我知道我其實并不是貧家女,而是富家千金的時候,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小時候沒吃過、沒玩過的東西都享受一遍。”

蘇父還是沒說話,因為他心里忽然覺得不是滋味。

他是真的想不到,自己的親閨女在安家過得是那樣貧寒的生活。

一個星期二十塊錢的飯費,她還能省下兩三塊錢,學校食堂再便宜,食材的價格也擺在那里。

一頓飯三塊錢,又能吃到什么像樣的東西?

難怪女兒回到蘇家后,會那么“荒唐”,原來,她是窮怕了啊。

這種窮怕了的感覺,蘇父比任何人都能體會。

安妮說的不對,蘇父并沒有“忘本”。

直到現在,午夜夢回,他還能在夢中看到黑瘦的他捧著硬邦邦的饅頭喝涼水的場景。

硬的能崩掉牙齒的饅頭,冷得讓人打顫的涼水,還有他舍不得吃的咸菜,時隔二十年,他依然能清晰的回想起那種感覺。

也正是沒有忘記這些,這些年他才拼命努力,就是不讓自己、以及自己的孩子,再去過那樣窮困的生活。

安妮還在說,“而且,這也不是一杯牛奶的事兒,而是蘇阿姨的態度問題……”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