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女律師-第373章 沉默
更新時間:2019-06-18  作者: 莫惜春衣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小城女律師 | 莫惜春衣 | 莫惜春衣 | 小城女律師 
正文如下:
小李點點頭,可是很難做到,尤其是他們還是同一單位,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我上班的時候,還特意去車庫看了那輛車,發現車子已經清洗過了,那個人想必不止對我一個人下過手,如果我去報案,他會判刑的機率有多大?”

“從你敘述中,很難,案發后,你下意識地毀尸滅跡會使公安機關的取證帶來困難。”黃一曦實話實說。

問到這里,黃一曦已經判定,哪怕是小李想立案,公安機關也不大可能會受理,因為除了她的口述,所有的證據都沒了。

“難道我就不能為自己討回公道?而且我覺得,如果我不去報案,只怕以后他還會得逞,還有別的受害人出現。”小李還是不甘心。

的確如此,黃一曦想想頭,“如果你要報案的話,困難很多,但也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只是,你可能要面臨來自各方的壓力和羞辱,甚至你還會背起本不應該背的責任,你能承受這些負能量嗎?”

這是一個直男癌的社會,女星遭遇強奸的時候,社會對遭遇強奸的女性不僅不會同情,還很可能羞辱她們,讓她們遭遇言論的二次傷害,可怕的是,不止男人這樣,很多女人也是如此。

這種全方位的攻擊甚至讓她們覺得,被強奸是自己的問題。

現實中很少女性愿意報案,有很大一部分就是這個原因。

發生性侵的時候,女性往往處在一種弱者或懵懂的狀態,整個過程中是完全失控的一種非常狀態。之后就會在內心產生極大的屈辱感、憤怒和仇恨感。這巨大的憤怒當然是指向施害者的。

但是因為種種原因,不會去選擇報案。

這樣的巨大的憤怒,往往就會指向自己,會讓當事人,對自己有強烈的攻擊性。

象小李這樣,她內心無比清楚,現在她已不能將自己內心巨大的憤怒能量直接指向施害者,所以,她開始會痛苦的攻擊自己,甚至會認為,是自己沒有堅決反抗,才會導致被強奸的后果,如果自己沒有報案,以后會有受害人,也有自己的責任存在。

“所以,你會建議我不報案吧?”小李突然拋出這么一個問題,讓黃一曦有點猝不及防。

建議嗎?不建議嗎?黃一曦想了一下,搖了搖頭。

“我不會建議你報案或不報案,我只是把你的情況引起法律后果和心理的原因分析給你聽,而且這些都是我的個人看法,你有可能遇到這些情況,也有可能不會,但也有可能會遇到更多壓力和羞辱,至于要怎么做,我不會提供建議,面對這些的人是你,后果都是你自己承擔的。”

小李無非是想要暗示自己,她所做的都是咨詢黃一曦才采取的,可是抱歉,哪怕你是受害者,我也沒有義務配合。

說到底,誰的人生不是自己買單。

事實上小李未必不明白這些,但她需要一個人來替她承擔決定后果,她不管做出怎么樣的選擇,如果她以后過得好,她不會感激這個人,如果她過得不好,她有了責怪或詛咒的人選。

說實在的,黃一曦是希望小李去報案的,就象她所說的,如果她不報案,以后可能還有更多的受害者。

“你如果不報案,愿意說出那個人的名字嗎?”黃一曦其實很不忿,她強制地壓制住心中的怒火。

小李迅速地抬起頭,驚惶地問,“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黃一曦無語,當然是找機會找人抓住他的犯罪證據呀。

小李瞪了黃一曦半響,慢慢地搖搖頭,然后迅速起身,快捷地走出房門。

“這是怎么了?”吳美麗不解地看著不辭而別的小李,她手里還端著一盤子點心,小李剛才那一摔,差點沒把她手上的點心碰掉了。

“沒什么。”事關小李的隱私,黃一曦也沒法多說,只能含糊地提了一句,又問吳美麗,“你是怎么認識她的?”

吳美麗可是人精,黃一曦含糊的那一句,她一下子就琢磨出來,“難怪,我就奇怪了,就見一次面,她怎么就認識我了。”

吳美麗前幾天有事去市政府辦事,辦完事,她想平時也不可能來這種地方,這一次看看能不能順便做點業務,就借口走錯門拿著保單敲開人家的辦公室,辦公室的人對她都很冷漠,唯獨小李挺熱情的。

至于小李為什么認出吳美麗,黃一曦也不明白,有可能因為那個行政案件,市政府的人把黃一曦的祖宗十八代都挖了,小李恰巧知道。

“她的事你千萬別對外說出去,短期內你就別去市政府了,見到小李也別和人家打招呼。”一聽小李對吳美麗,也是沒有名字,黃一曦就叮囑她。

“那當然,我說出去不就是壞了人家小姑娘的名聲嗎?還有,我怎么不能去找她了,她可是答應要給我介紹業務呢。”吳美麗一聽就不干了,剜了黃一曦一眼。

“你要是想惹事,就盡管去。”

黃一曦不客氣地用手捏了一塊點心往嘴里塞,開庭和回答咨詢都是力氣活呀,剛才又灌了兩杯綠茶,餓得她前背貼后背的。

吳美麗想了半天,還是不明白。

看著三十幾歲還一雙不明世事的小兔眼睛,黃一曦不耐煩地問,“換成是你,未婚,好工作,遇到這種事,又不想讓人知道,結果被一個不大認識的賣保險的地保知道了,你心里怎么想,又會如何?”

“不是吧?”吳美麗咕噥,“賣保險怎么了,我怎么也算幫一個大忙吧。”

黃一曦把臉一板,冷笑道,“聽不聽在于你,反正我什么都沒做過,也不認識這個人。”

“你說什么?就為這事吳美麗也不管你身體情況,把你拉過來折騰這么久?”

商洛宇從后視鏡回頭看了看吳美麗站立的身影,有點恨鐵不成鋼,“你傻不傻呀,明知道不可能代理的案子,你那么盡力回答干什么,法律專業問題也就算了,還帶上心理咨詢。”

要知道現在心理咨詢醫生可不便宜,一個專業的心理咨詢醫生,一小時也是上千元的起點費用。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