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門貴嫁-一百九十八·進展
更新時間:2019-12-02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權門貴嫁 | 秦兮 | 秦兮 | 權門貴嫁 
正文如下:
徐老太太很是不屑自己妹夫的這點子胸襟。

她有些得意又有些看不上的搖了搖頭:“這里頭也有個緣故,你父親這邊是勛貴,這是累世的富貴,世代襲爵的,可是你姨父呢?不過就是靠著自己,當個窮官兒罷了。”

所以徐老太太在妹妹跟前一直都是很有優越感的。

尤其是范家那所謂的清流做派,很是讓徐老太太看不上眼。

當初兩姐妹一前一后出嫁,她是十里紅妝,夫家送來的聘禮都能晃花了人的眼,可是范家送來的卻寒酸的很。

她當時便覺得什么都勝過了妹妹,心里舒坦,時不時的就寫信讓妹妹過府來做客。

國公府富貴,該有的應有盡有,可是范家卻清貧,雖然范開業那時候當著一個翰林院的侍講,可是俸祿不高,家里條件又不好,妹妹過的苦巴巴的。

她就時常從指縫里漏一點兒給妹妹,并且在娘家親戚那里炫耀似地提起來。

可是誰知道妹妹卻忒不識好歹,上門來了幾次之后,就怎么邀都不肯再來了。

后來妹妹一舉得男,徐老太太卻連著生了兩個女兒,在夫家的日子開始難過了起來,這才又放低了身段,時常和妹妹訴訴苦,關系又緩和了一些。

再后來,她也終于生了兒子,并且一落地就被老國公取了名兒上了族譜,她就又覺得妹妹哪哪兒都不如自己,真是可憐,總覺得自己高高在上,時常給妹妹送去一些舊的衣裳首飾,想讓她充充門面。

可是對妹妹她們這么好,范開業卻一點兒也沒良心。

竟然還上書參奏英國公縱容底下衛所指揮官們貪污,屯田。

從那之后,雖然范開業后來辭官了,但是兩家關系一直都是淡淡的。

現在再提起來,徐老太太冷笑了一聲:“你這個姨父窮酸慣了,當官也當不出去,只是憑著憤世嫉俗在讀書人里頭很有些聲望地位罷了,現在朱元雖然是成了縣主,可是名聲不好,不少人說她德不配位,阻止這件事的人多了去了,也是因為這個,所以冊封的旨意才一直沒下來,你姨父可不就是最好的促成這件事的人了么?”

徐兆海便恍然大悟,隨即就又忍不住有些犯愁:“五皇子真是軟硬不吃,咱們家雖然一開始是跟盛家走得近,支持的是四皇子,可那時候誰站在他這個落魄皇子跟前兒啊?那時候中宮都被擠得沒地方站了,眼看著就要被廢,恭妃一點兒不受寵,圣上看著她就煩,為了四皇子,硬是連序齒都故意讓兩兄弟掉了個個兒......”

怎么楚庭川救是跟英國公府生疏起來了呢?

他們英國公府還怎么都討好不了這位主兒了是吧?

看這情形,以后要是五皇子上位,英國公府處境堪憂啊!

徐老太太當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她冷哼了一聲,面不改色的彈了彈自己的衣袖:“到底是年輕,總是覺得這世上的事非黑即白,又自持現在是圣上跟前最重且嫡長的皇子了,兄弟當中都一個封王的,當然就忍不住尾巴翹起來了,沒事.....”

她低下頭笑了一聲:“年輕人不懂事,過一陣兒就好了。”

徐兆海聽出母親話里有話,遲疑著問她:“娘的意思是?”

“五皇子是恭妃的兒子,他雖然叫中宮母后,可是難道就真是從皇后肚子里爬出來的?”徐老太太到此刻方才真正露出些意思:“恭妃是宮女,宮女也有親人.....”

想跟衛皇后徹底靠攏,還想借著衛皇后將承恩侯府綁在自己身上,這世上哪里有那么簡單的事兒?

英國公府送上去的助力既然不要,那就讓五皇子摔個跟頭。

人總是要真正摔了跟頭,才會懂得走路要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的道理。

徐兆海立即便在心里贊嘆了一聲,忍不住拍手笑起來:“妙!絕妙!恭妃家里能讓女兒去小選當宮女,怎么也不會是個富足的人家,上不得臺面的母族,那也是母族啊。到時候他們找上門來,恭妃難道還能不認娘家人?恭妃認了,那五皇子要認還是不要認?如果都要認,那跟衛家算什么?中宮的氣量向來不怎么樣,否則也不會因為一個寵妃就跟圣上鬧的眼紅脖子粗的......”

而且也能再次提醒嘉平帝,五皇子是被什么不堪的身份的人生出來的。

真是妙計!

徐兆海贊嘆了一番,又忍不住皺起眉頭了:“可是恭妃的身世從哪兒去找.....”

宮女從小被選進宮,年深日久的,只怕自己都忘記了家在何處了。

徐老太太仍舊是那副高深莫測的模樣,她哼了一聲:“這事兒就不必你操心了,你就好好的將自己的差事辦好,還有那賬冊的事兒,到底有譜了沒有?早些找到,也早些了卻一樁心事,沒了顧忌,家里行事才不用如此小心翼翼。”

“正要跟娘您稟報。”徐兆海便表情很是凝重的說:“那賬冊,恐怕是跟朱元有些干系。”

什么?!

徐老太太這回是真的露出了驚詫,可是也不過就是一瞬間的事,她就很快的明白了過來興平王妃跟朱元的關系極好。

據說是因為朱元替興平王妃治好了女兒暖暖,所以興平王妃對朱元非常親近,時常邀約她上門做客。

興平王收起了賬冊,雖然跟王妃關系不好,但是事出突然,他出事之前是誰都沒想到的,他來不來的及轉移走賬冊呢?

如果來不及,那賬冊不管是在他的書房密室,還是在別院,最有資格做主的,會是誰?

慎太王妃也死了,剩下的當然只有一個興平王妃了。

徐老太太問徐兆海:“你有幾分把握?”

徐兆海并沒有賣關子,徑直跟徐老太太交了底:“娘,這件事兒八九不離十,兒子冷眼看著,陸家的暗樁盯著的也是朱元,他們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肯定是發現了什么,才會如此蒼蠅盯著肉似地盯著她。”

徐老太太當機立斷:“明兒趁著朱元來做客,先試探試探......”

請記住本書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m.miaoshuwu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春閨密事>> | <<名門閨戰>>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