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佳茗天成-矛盾
更新時間:2019-11-14  作者: 夢瑤2016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重生之佳茗天成 | 夢瑤2016 | 夢瑤2016 | 重生之佳茗天成 
正文如下:
在離家越來越近,黃波的心情也有些激動。

在大家的推薦之下,他一個人先走了進去,而且再走進去的時候,他的心情其實是有些復雜的,因為他不知道怎么和自己的父親來解釋這個事情,他也不知道怎么說來讓父親能夠更加的接受這個事情。

因為她也是知道這些年的時候,父親根本就沒有和她有任何的一些和外界的接觸,然后他們對于外界來說都是一個很抵制的一個情緒。而且對我父親來說這個事情沒有讓她洗清身上的冤屈,而當他自己都覺得沒有做好準備,和外面的人見面,所以說在這里的時候他都不知道他的父親究竟是怎么樣的一種想法,雖然說他和老朋友相見的話,她的心情肯定會是非常的高興,就畢竟這么多年的時候他一個人在那樣的歲月里面都是處于很孤獨的狀態,但是在那樣的一種狀態之下。他肯定覺得這也是覺得這中間還是她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所以說他決定自己先過去,然后先和自己的父親母親交涉一下這個事情,看一下他們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樣的一種想法?而如果說他們是想到這個事情是可以做的,這樣的一種條件之下的話,那么么它才要去做這個事情,但是如果說是他們有心里面有一點點不情愿的狀態之下的話,那么他們就不會去做這樣的一個事情,因為他們知道這樣的一個事情對于彼此來說都是一個要在很自愿的情況之下才去做的。

黃波于是有些心情復雜的是步履,但是有些輕松,可是也同時有些沉重地走了進去,他在走進去的同時,然后在自己的父親面前,她很輕松地在這邊,要提起這個事情,他在這邊給自己的父親要很重要的,說到這個事情。

因為他也知道這個事情,對于彼此來說都是有些很謹慎的一個事情,在彼此之間都沒有做到這樣的一個很準備好的一種情況下再做這個事情的話,那肯定是不行的。

黃波所以慢慢的走了進去,當他走到自己的父親的面前的時候,他發現父親還沒有休息,而他的眼神始終是有些空洞的,雖然說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間,看到兒子回來了,以后整個人的臉色還是有些高興,忍不住的有些雀躍,然后但是剩下的一瞬間,他的眼神又完全的黯淡的下去,始終他對于這一切來說,這一切的生活來說,對于他還是覺得有些不抱有希望的,所以說他的整個臉色都是沒有光的事,特別暗淡的,再看到兒子的同時,他還是心里面一下子覺得自己是不能夠這樣的一種狀態,但是自己的眼睛還是不能夠掩飾自己內心的最重要的一個心態。

黃波于是忍不住的在父親面前說起了這樣的一個事情。

而那個時候她也把自己的母親叫過來,一起在床邊,因為這個事情不單單是父親要在這邊做決定,這樣的一個事情,他還是想聽想母親的一切,因為這對于他們來說也是一種尊重,而且他們一直直都是能夠這么的理解彼此的人,也是最了解彼此狀態的那樣的一種人,而他是知道父親是說不出來話的,而且在這邊他有的時候可能也會誤解父親的意思,所以說他要母親在身邊的時候讓母親這個最了解父親的人說出來,自己的父親究竟是什么樣的一種狀態?

而且這個事情必須要父親和母親在場的情況下。那么他才能夠想要知道的是他們在這邊究竟是有一個什么樣的狀態。

“父親,母親,這么晚,你們怎么還沒有休息呢?而且在這么晚的條件之下,你們應該早些休息好,外面的天氣確實是有些寒冷,你們要注意保暖呢!”

黃波在這邊很關切的說到這個事情的時候,他也是知道的,這樣的一個事情的一個狀態,因為他是知道的,自己的父親在這樣的一種狀態之下的話。而且他也能夠感覺到這個房間里面還是有些寒冷的。

所以說它在里面呆著的時候,他在特別是想到了自己的父親,母親在這樣的房間里面的時候。他也忍不住的在這邊叮嚀了幾句。

母親聽到他對于自己的叮囑以后,也被他點了點頭,但是看到自己的兒子現在以這樣的一種很尊重自己的狀態的時候,知道他對自己要說的話,不僅僅只是于這樣的一種關切,更多的可能還有一些事情要給他們說,所以說他在這邊在聽到兒子對自己說了這些,以后他們也在在一邊,然后再等待著他們對自己下一步的話。

黃波在這邊看到父親,母親對于自己的這種狀態的時候,也知道了他們是曉得自己對他們還有一些話要說,所以說他在這里也沒有過多的閃躲,然后在這里也沒有說說一些其他的話,他開門見山的,說到了自己今天晚上的來意,然后也希望他們能夠理解,也給自己一個答案。

“父親,今天晚上并不是我一個人站在家里,而站在旁邊的還有何大爺,鐘醫生等,他們在這一刻都在外面等待著你們,而且現在和大爺的身體已經非常的糟糕了,他已經到最后一刻的感覺的時候,她的心里面最大的一個目標,還有就是最大的一個想法,就是要找到你,然后寫這邊和你談一下心里面的話,這對于你來說,我知道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因為這么多年你一直沒有和外面的人相見面,而且在這么多年的時候,你都是一個人處于自己的這種狀態中,但是在這里的時候,我還是想要告訴你的,就是她特別的想要和你見面,而這一面有確實是你們的最后一面,并不是說你見他的最后一面,而是他借你的最后一面,因為確實他的身體狀況以及病癥來說都是特別的,受不了的一個狀態的,所以說在這里的時候我帶她過來,可能就是他自己的身體狀況能夠支撐到他來建議的最后一面,所以說在這里的話我就想要出成這樣的一個見面,但是至于見不見面?這還是要看你自己的意思,因為他確實有太多的話想要告訴你,他確實也有太多的想要告訴你的每一個意思,所以說在這里的時候,我只想要告訴你的就是卻是這么多年,為什么他一直沒有過來尋找我們?也是因為他的心里面有太多的很誤會的地方,而現在當這些誤會再慢慢的解開的時候,希望大家在看待這個事情的時候能夠有一個很平和的心態,而且現在大家都已經有太多的沒有見面的時刻了,而且大家能夠聚在一起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了,所以說再趁著大家還能夠聚在一起的時候,大家聊聊自己的心里話。而且這中間有很多的誤解,在這中間,所以說大家要把這些誤解把它解開,以后大家才能夠以一種很平和的心態來面對后面的生活,在這一點上,我還是要給父親母親說一個對不起,因在之前我沒有和你們在這個事情上面有任何的一個商量,然后就帶他們來到了我們的房間之外,這對于你們來說也是一個措手不及,還有就是被有一種趕鴨子上架的,這樣的一種梁山的這樣的一種感覺,但是他們在這一點還是非常的平和的,他們覺得如果說你沒有做好任何的準備,或者說你沒有做好,想要見他的面,得這樣的一種狀態的話,那么今天晚上的見面一可以不用進行的,他們也可以馬上離開,但是我想要告訴你的就是和大爺現在的身體狀況真的是非常的朋友,他現在和你的樣子是一樣的,一樣的躺在板凳上面等待著治療,而有可能在一會兒你們的界面來說也是這樣的一種,互相都躺著這樣的一種方式進行的,所以說在這終結,我只是想要告訴你們,這就是現在大家所處的最真實的情況,而最終能夠成為什么樣子,還有就是最終要不要見面?還是你們自己來決定。”

父親和母親在聽到他說這個話的時候,顯然顯得有些震動,根本沒有想到兒子會這么一出,然后來給他們打這么一個措手不及,因為他們如果說要出省,再見事情或最終要決定要見面的話,在這個事情上面,他們還是要有一定的心理準備的,畢竟這么多年沒有和外人相處,他們可能都已經忘記了怎么和外面的人去交打交道這樣的一個事實。

所以說在兒子在這么很突然的告訴她們這個事情的時候,真的是讓他們在這邊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不知道應該怎么辦?而母親一直在這個家里面,一直都有些溫和而淡定的,所以在這里的時候,他們都在這樣位置里保留著自己的態度。

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她在一邊肯定是沒有自己的意見的,雖然說在這個時候她聽到這些的時候心里面有很多的感慨,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沒有任何的話語權的,或者說他自己說的一切態度都不是很重要的,她一直以來都是習慣于站在這樣的一個位置,默默的做著自己的事情,所以說他在一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一個意見,他更多的還是要看旁邊的自己的丈夫是怎么看待這個事情?但是他自己作為他自己內心來說,她是很期待這樣的一個界面,他也覺得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是時候該走出去了,在這么多年的時候,她其實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在這邊沉默寡言,然后造處于這樣的一種境界,但是他覺得既然自己都想不通的同時,那么就照做吧,但是現在一切竟然都是一個新的開始的時候,那么就沒有必要再在這邊,為了這些事情而糾結不已呢,還不如在這個時候糾結的時候,還不如勇敢的走出去。

所以說他在這邊的時候沒有說任何的一個話,只是輕輕地給自己的兒子點了一下頭,這個點了下頭也表示出來,他自己的意見很多的時候,他的整個眼眶里面還是飽含著淚水的,因為她覺得這是她等待了很久的一個時刻,但是現在將這樣的時刻真正的擺在面前的時候,他自己還是覺得有些無法接受,畢竟在這么多年的時候,他都已經失去了和外界的那些聯絡,她都不知道該怎么樣去和他們多交談。

就是還好,旁邊有他們相識的人,比如說有中醫生這些,大家都是在這些年的時候也是經常走動的這些人,所以說在這里的時候他心里面也寬慰了不少,在面對著這樣的一種境界的時候,它在想到這樣有些尷尬的地方的時候,她自己也覺得有他在身邊更多的可能,大家都會覺得要更加要好一些。

只是這只是他自己的意見,他自己的意見當然不能夠代表自己的丈夫的意見,在年輕的時候在大家都是很健康的時候,在一切都很健全的時候,他的習慣已都是站在自己的父親的背后,然后再自己和丈夫成家了,以后他也習慣于的站在自己的丈夫背后,默默的貢獻出自己的力量,而在這個時候,他一直就像是一個蠟燭一樣,慢慢的在角落里面發著自己的光芒,而在這樣的一個重要的時刻,雖然說他的心里面肯定是一個最重要的一個很答應的這樣的一種狀況,但是這個狀況并不能夠代表他們夫妻倆的共同的狀況,整個人還需要看旁邊的丈夫是怎么樣來看待這個事情?要看他是怎么樣來想這個事情的?

所以說他忍不住的要朝向旁邊的丈夫想要看他是什么樣的一種心情?其實在他轉向的時候,他自己還是有點不敢去轉向過去。

因為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聽到這個事情的時候,究竟心里面會是怎么樣的一種振動?

她在心里面也不斷的告訴自己,就是要在這個事情上面給他一個正確的指引,如果說他在這個事情上面有任何的不愿意,或者做酒店的這個事情是一個有點難做的事情,還有甚至沒有做好準備去面對人的時候,他還是想忍不住的想要讓他去面對外面的普羅大眾。

因為確實對于他們來講,這一切僅僅只是一個開始,他們肯定總有一天要會面對外界的那些目光,而如果說外界的這些目光,他們自己都沒有準備好的時候,那么在這個時刻都沒有去見到旁邊的人的話,那么以后去見那些很普通的,很陌生的眼神的時候,他們會更加的不適應。

所以說現在是最好的機會。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