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嬌-第九十二章 道歉
更新時間:2019-06-22  作者: 吱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花嬌 | 吱吱 | 吱吱 | 花嬌 
正文如下:
裴宴怎么會來這里?

他不是應該被眾人當成座上賓簇擁著在后堂奉茶嗎?

他臉色這么難看,不會是因為聽到了自己剛才說的話吧?

可她剛才也沒有說什么啊!

郁棠仔細地回憶自己剛才說過的話,旁邊的胡興卻表現得非常夸張,“騰“地一下子站了起來不說,還一副膽戰心驚的模樣磕磕巴巴地道:“三、三老爺,您、您怎么來這里了?您是要拿什么東西或是有什么話要吩咐嗎?”

郁棠也回過神來。

是啊,也許裴宴是有什么事才過來的呢?

她忙笑道:“三老爺,您有什么吩咐?”

務必得讓裴宴感覺到賓至如歸才好。

要知道,按照胡興的說法,他完全是被胡興的錯誤給連累了,為了保住郁家的顏面才不得不過來的,不要說裴宴這樣倨傲的人了,就是換成別人,也會非常惱火的。也不怪他臉色不好看。

郁棠想想就替裴宴難受,對他的態度就更柔和了。

“三老爺,您有什么事直接吩咐我也可以。”她語氣溫和地道。

裴宴一句話都不想說。

胡興這混帳東西自作主張安排他的行程不說,他想著要給郁家人幾分面子強忍著不快過來了,結果郁小姐不僅不領情,還說什么“隨便派個管事也是一樣”的話出來。

早知道是這樣,他就連個管事都不必派,隨便打發個人過來送個賀禮就行了。

何必擔心郁家面子上好不好看,還親自趕了過來……

他懶得搭理郁棠,目不斜視地從茶房門口走了過去。

后面跟著的是面露歉意的裴滿。

他低聲向郁棠道歉:“三老爺昨天晚上幾乎一夜沒睡,今天一大早好不容易有了點睡意,又被胡總管給吵醒了。心情有點不好,還請郁小姐多多包涵。”

一夜沒睡?

是為了輿圖的事嗎?

郁棠頗為意外,隨后又覺得有點感激。她忙笑道:“多謝裴大總管相告,剛才胡總管也告訴了我一些事。說起來,還是我們家做事沒有經驗,既然知道三老爺要過來,在三老爺過來之前先派人去向大總管請教三老爺都喜歡喝些什么茶,吃些什么東西,我們也好提前準備好了。現在慌慌張張地,也難怪三老爺不高興了。”

說出來的話既婉轉又不卑不亢,裴滿立刻就對郁棠另眼相看了。

難怪郁老爺做什么事都喜歡帶著他這個女兒了。

裴滿就決定給郁棠指條明路。

“郁小姐客氣了。”他笑道,“三老爺向來是說話算數的。這次三老爺來的有些晚,還請郁小姐跟郁大掌柜解釋幾句。按理,我們家三老爺不必親自來這一趟的,可三老爺覺得,雖然你們家沒有派人提前去問一聲,那也是因為答應這事的人是胡總管,錯在胡總管,錯在我們府上。三老爺也猶豫著是不是派個管事過來送個賀禮就算了,又怕你們家滿心歡喜地盼著他過來,讓你們家的人失望,讓別人看了笑話,這才決定親自走一趟的。只是沒想到還是遲了點。”

也就是說,裴宴能趕過來,是克服了很大困難的,是為了保全郁家的面子才親自過來的。

再聯想到剛才郁棠自己說的話。

他們家的確是有點不知道好歹了。

誰做了好事都想留名,何況是裴宴這樣做什么都愛憎分明的人。

郁棠汗顏,忙道:“大總管,全是我的錯。不知道三老爺出來是要做什么?我去給三老爺道個歉!”

裴滿見她明白了,很高興,覺得自己的一番苦心總算沒有白費,就含笑指了指旁邊的賬房,低聲道:“我們家三老爺還在孝期,就不參加剪彩儀式了。我陪著三老爺到你們家賬房那邊坐一會兒,等剪完彩,再見一下專管長興街這邊的張捕快就回去了。”

郁棠恍然,猶豫著要不要現在就去給裴宴問個安。

在旁邊裝死的胡興聽到裴滿剛才說“錯在胡總管”的時候就覺得自己命不久矣,可誰又愿意坐以待斃呢?

此時他不由得趕緊見縫插針,低眉順眼地走到了裴滿和郁棠的身邊,深深地躬身作揖道:“求兩位指點我,給我指條生路,給我們家上下幾十口人一條生路。”

裴滿一直覺得胡興戲太多,但裴宴這次一當上家主就已經一口氣把裴老太爺在世時用的兩個總管都給擼了,特別是原先的大總管,走得還很難看,再把胡興也給擼了,不免會讓府里人心惶惶地,這才把他留下來的。

這次他又出了這么大的紕漏,他覺得裴宴就算不處置他,也不會讓他留在裴府擔任這么重要的差事了。

裴滿想到郁棠在場,不想把家里的矛盾暴露在外人面前,搪塞道:“有什么事回去再說!”

等回去,那可是一點挽救的辦法都沒有了。

胡興快要哭出來了。

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病急亂投醫地朝郁棠求情:“郁小姐,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們家三老爺是面冷心熱,自三老爺當家以來,整個臨安城也就只有郁老爺有這樣的體面能常常見到我們家三老爺了,我這才誤會……”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裴滿已是眉頭緊鎖。

這個胡興,怎么說話呢?

雖然他覺得裴宴待郁文只是尋常,可胡興當著郁小姐的面這么說,豈不是會讓郁家覺得裴家根本沒有把郁家放在眼里?那三老爺這樣趕過來又有什么意義呢?

裴滿不滿地打斷了胡興的話:“我不是說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說嗎?要不你還是先回去吧,家里也還有一大堆事要做。”

請哪些人家來參加輿圖的拍賣,裴宴這幾天已經把名單列了出來,只等陶家那邊試航沒有問題,再把消息悄悄放出去,裴家就要開始正式下帖子了。在此之前他們還要準備好拍賣的地方,安排來客的住宿,避免有仇的兩家發生沖突等等,還有很多的事要忙,他哪里有空和胡興在這里胡扯。

他目光嚴厲地盯著胡興,硬生生地讓胡興閉上了嘴。

郁棠卻已清楚了這其中的前因后果,她不好意思地向裴滿笑了笑,試探著道:“大總管,您看,我要不要單獨去給三老爺道個歉?事情變成這樣,我們家也是有責任的。”

雖然她心里覺得裴家的責任更大一些,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頭,她只好背了這鍋,認了這錯啊!

裴滿還是很了解裴宴性格的,他來這兒說了那么多話,也是希望郁棠能有所表示,讓裴宴的心情好一點,這樣接下來兩家的合作也能愉快些。

“應該的。”他若有所指地道,“三老爺喜歡清靜,郁大掌柜也就沒有安排人做陪。”

也就是說,裴宴這個時候是一個人了!

郁棠承了裴滿的情,謝了又謝,去了帳房。

裴宴坐在帳房的太師椅上喝茶,只有一個小廝在旁邊服侍著。

郁棠忙上前給裴宴行了個福禮,笑道:“三老爺,沒想到您會來參加我們家鋪子的開業典禮,準備不周,還請您多多擔待。這不,我剛拉了大總管和三總管想打聽您都有些什么忌口,結果大總管告訴我說您等會兒就走,不留在這里用飯了。我讓人去給您準備了一桌素席送去裴府,請您無論如何都賞光收下。”

裴宴揚著下頜看了郁棠一眼,淡淡地道:“郁小姐不必客氣。我喝杯茶就走。素席什么的,無須這么麻煩了。”說完,看了裴滿一眼。

裴滿立刻輕輕搖了搖頭,表明自己什么也沒有說。

裴宴感覺心底的煩躁消散了一點。

郁棠熱情地試著和裴宴說些閑話:“家里最好的就是這信陽毛尖了,也不知道您喝不喝得慣?好在臨安城最大最好的茶葉鋪子離我們家不遠,您要是不喜歡信陽毛尖,我這就讓人去買點您喜歡喝的。”

說到這兒,裴宴覺得自己心里的一團火又開始燒了起來。

他忍不住冷冷地道:“到我們家鋪子里給我買我喜歡的茶葉?”

郁棠一愣,訕訕然地笑。

她忘了臨安城最大、最好的茶葉鋪子就是裴家的。

可她不去裴家的茶葉鋪子里買,她能去哪里買?

郁棠隨口敷衍著裴宴:“要不等過些日子我大兄去杭州的時候我讓他帶點回來好了。“

郁家和相家已經定了三月十六的婚期,在此之前王氏準備去杭州城給郁遠準備點成親用的東西。陳氏自入冬之后就沒再病過,身子骨比從前強了很多,也準備到時候帶了郁棠,隨著王氏一起去杭州城逛逛,買點東西。

裴宴覺得郁小姐簡直是冥頑不化,冷冷地笑了笑,沒有搭理她。

郁棠一頭霧水。

這又是怎么了?

難道這種說法也不行?

裴三老爺,可真是喜怒無常啊!

郁棠也懶得慣著他了,反正她好話說盡他也不領情,還不如該干什么干什么去。

而且,通過裴宴能親自來給他們家開業道賀這件事,她更加覺得裴宴不僅是個言而有信的人,而且還是個極其遵守諾言的人,只要是他答應了的事,不管是他直接答應的,還是通過別人間接答應的,哪怕他心里再不愿意,他也會踐諾的。

所以輿圖的事,裴宴不管對郁家有什么看法,他一定會妥妥貼貼地把這件事辦好的。

郁棠的底氣又足了幾分。

她也不管裴宴是高興還是不高興了,徑直吩咐雙桃:“去跟夏平貴說一聲,讓他親自去旁邊的茶葉鋪子買幾種頂好的茶葉過來,再去酒樓訂一桌最好的素席送裴府。”

裴宴要不要是他的事,送不送卻是他們郁家的禮數。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吱吱其他作品<<慕南枝>> | <<金陵春>> | <<雀仙橋>> | <<庶女攻略>>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為貴>> | <<九重紫>> | <<花開錦繡>>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