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嬌-第二百五十五章 勃勃
更新時間:2019-12-02  作者: 吱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花嬌 | 吱吱 | 吱吱 | 花嬌 
正文如下:
青沅卻想了想,道:“那也不必如此。郁小姐是晚輩,太厚待了,引起別人的注意也不好。”w8.RG

胡興笑道:“我辦事您還有什么不放心的!保證沒人注意到,沒人說三道四的。”

郁棠學的是柳公權,徐小姐學的是衛夫人。郁棠的字筆鋒更稅利一些,徐小姐則柔和很多。但徐小姐明顯比郁棠寫得好。

也就是說,她最先進府,是在老安人屋里學的規矩。

是真正的心腹世仆。

楊三太太已經不想和她說話了,更不想留了她午膳來膈應自己。

她端了茶,笑道:“我這邊還要喝藥,就不留您了。我們得了閑,再好好說說話。”

大太太非常地失望。

她以為楊三太太閉門謝客,一個人肯定很無聊,應該很歡迎她這個京中故舊上門的,沒想到楊三太太還是和從前一樣討厭,說話句句帶刺,兩人硬是坐不到一個桌子(上)去。

可次子的婚事,她是無論如何也要爭取的,不能讓裴家做主。

只是可惜了她娘家沒有和次子年紀相當的姑娘,不然她又何必舍近求遠?

大太太也不是那沒臉沒皮的人,能堅持到現在都是一腔慈母心在支持著,如今被楊三太太這么赤、祼、裸地一拒絕,再也堅持不下去了。

她冷著臉起身告辭。

楊三太太親自送她出門。

出門卻看見自己屋里的一個婆子拿了個青花大瓷盤在門口和人說話。

看見楊三太太和裴大太太,兩人立刻垂手恭立退到了一旁。

她們走過去也就算完了,偏偏大太太要表現一下自己的寬容大度,笑著問了句:“你們這是在做什么呢?”

楊三太太屋里的婆子忙道:“郁小姐那邊送了一盤子素餡大包過來,我正在給人道謝呢。”

大太太見那面生的婆子手里還提了個點心匣子,也沒有放在心上,和楊三太太寒暄了幾句,就回了自己住的靜室。

誰知道進門剛剛坐下,就聽見小丫鬟說楊婆子今天受了委屈。

大太太眉頭緊鎖,叫了楊婆子過來問話。

楊婆子一副百忍成金的模樣,溫聲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您不是昨天說要賞白芷幾個素餡大包讓她拿出去給她親戚嘗嘗嗎?今天她去拿包子,誰知道郁小姐那邊覺得好吃,也多拿了一大盤子,就沒她的份了。我就想去廚房讓人多做一份。廚房那邊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想著也犯不著為了這樣的事為難別人灶上的,我們以后還要吃別人做的飯菜呢,就跟他們交待了一聲,讓他們明天幫我們留一份,也算是把今天的事補全了。”

大太太就想到剛才看到的場景。

她不由得冷笑,道:“原來是要巴結楊三太太。也不知道這樣巴結能討了什么好去。”

但她在裴府沒有辦法給別人任何好處她心里卻是更清楚了,就越發覺得日子艱難,一刻也過不下去了。

臨安好歹是大太太的婆家,可楊婆子在這里可謂是人生地不熟,她兒子還留在楊家當差,多呆一天就多難受一天,巴不得能早點回京城去。

她道:“大公子什么時候去杭州城?”

臨安裴氏一家獨大,就算她把兒子叫過來幫裴彤和裴緋,她兒子也得有用武之地才行。但杭州就不同了。江南四大姓都有宗族在那里定居,裴家總不能一言堂,什么事都管著吧?

大太太笑道:“不急。親家舅爺過來了,特意把阿彤叫了過去,考了阿彤功課。他們家肯定很滿意。就算我們不急著阿彤的舉業,他們家也會著急的。”

要不然,她怎么會選了顧曦做兒媳婦?

還是長子長媳!

想當初,他們顧家連李端那樣的都能瞧得上,更何況是她兒子。

“不過,阿彤畢竟年紀小,人情來往上不怎么上心。”大太太沉吟道,“你去備些禮品,讓阿彤有事沒事的時候多去親家舅爺那邊多走動走動。我們家這位親家舅爺,可不是個普通的讀書人。大老爺在世的時候都曾經不止一次地夸獎過他,還說我們家是沒有姑娘家,不然肯定要想辦法嫁給他的。”

說到這里,她想到當時丈夫和她說話時的情景,不禁展顏笑了笑。

楊婆子無比唏噓。

如果大老爺還活著,大太太哪用操這些心?

可大老爺的病也來得太突然了,說去就去,連句話都沒來得及交待……

她低下頭,悄悄擦了擦眼角。

大太太這個時候正視起郁棠來。她問楊婆子:“那位郁小姐什么來頭?我要是沒有記錯,顧小姐還特意在我面前提過她。”

楊婆子因為素餡大包的事早就打聽過郁棠了,知道她出身寒微,所以才敢在大太太面前告這個狀。聞言忙將她知道的都告訴了大太太:“……因父親是個秀才,和佟大掌柜有私交,三老爺見過幾次,讓她來府里陪伴老安人……和幾位小姐也玩得到一塊兒去,還弄了個什么香方,給了苦庵寺做佛香……這次講經會,他們家也跟著出了回風頭……”

在大太太看來,郁棠就是個打秋風的。

她不屑地道:“不用管她。這種人我見得多了,玩些小伎倆,就以為自己能把別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間了,到時候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當務之急是想辦法讓阿彤得了顧朝陽的青睞,其它的事,以后再說。”

在裴府住著她們也是長夜漫漫,無事的時候多,什么時候沒事了,再去收拾那些不長眼的人也不遲。

楊婆子垂目應“是”,大太太開始和她商量送什么禮物給顧朝陽好。

中午,顧曦和武小姐一起用了午膳,繞道從郁棠門前經過。

大紅的如意門雙扉緊閉,粉色的紫藤從墻上垂下來,風輕輕吹過,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靜謐中透著幾分甜美,美得像幅畫。

顧曦站了一會兒,這才去了徐小姐那里。

誰知道徐小姐不在家,在郁棠那里。

她不好多留,更不想見郁棠,索性回了自己屋里。

下午,她到法堂的時候二太太正在和裴老安人說話。

她笑盈盈地上前問安。

裴老安人心情很好的樣子,笑著讓小丫鬟抓了把瓜子給她,繼續聽二太太說話:“我也跟著試了試,手藝是真心不錯。郁小姐說,晚上去給您請安的時候,想把史婆子也帶過去。我倒覺得不錯。”

“那就帶過來。”裴老安人笑呵呵地,和身邊的幾位老安人道,“若是真不錯,時常招她到府上也不錯。”

幾位老安人也都笑著點頭。

徐小姐暗暗頷首。

郁棠也覺察到了青沅的與眾不同,但她覺得自己不過是裴府的一個過客,青沅禮遇她,她也敬重青沅就好,其它的,都不必打探,知道多了也不是件好事。

三個人說說笑笑地,很快就到了午膳時分。

住在隔壁的楊三太太看著老神在在坐在她對面喝茶的大太太,心里很是膩味。

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殷家人丁單薄,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都看得重,怎么也不可能嫁把女兒嫁給裴緋做媳婦。裴家這位大太太是真不明白?還是揣著明白裝糊涂?

他向來對郁家禮遇,可見這步棋是走對了。

“您就放心好了。”他向青沅保證,“除了幾位老安人那里,就是郁小姐這里,誰都可以沒有都不會缺了郁小姐的。”

大老爺一房和三老爺表面上相安無事,實則已勢同水火,而且這個水火還磊是大太太一廂情愿認為的,她做為三老爺屋里的人,就算是奉承大太太,大太太不僅不會領情,還會以為是三老爺虧欠大老爺的,是在討好他們。她又何必把三老爺的臉面送給大太太搓磨呢?

青沅并不關心大太太的反應。

徐小姐不由高看青沅一眼,笑道:“你這法子我們家也常用。你是什么時候進府的?跟著三老爺去過京城?”

京城那邊的氣候干燥,風沙又多,水果不宜存放,通常都會做成果子醬吃。

青沅笑道:“我家是世仆,五歲就進府了,先前是在老安人屋里服侍的,八歲的時候開始服侍三老爺。三老爺去京城的時候,我也跟著一道去了。”

青沅不動聲色,把筆架挪到了她們中間,笑道:“吃了水果再抄吧!不然等會這果子要黑了。”

徐小姐原本就是打發時間,現在有了其它的事,立刻就丟了筆,拉郁棠去吃蘋果,還道:“昨天那櫻桃好吃!今天沒有嗎?我讓阿福給你幾塊碎銀子,派個小廝去買些回來。”

胡興是府里的三位總管之一,若是這點眼力和能力都沒有,這總管的位置也該換人坐了。

她提了半籃子蘋果回了郁棠那里,切了一碟新鮮的水果端了進去。

青沅一面親自給兩人端了茶,一面笑道:“臨安這邊的櫻桃都不大,偏酸。昨天那櫻桃是從山東那邊快馬加鞭送過來的,個大,偏甜。我們沒想到兩位小姐都喜歡吃山東那邊的櫻桃。我這就吩咐下去,不過今天怕是來不了,要等上一、兩天。要不然派人先去買些本地的櫻桃來?若是兩位小姐覺得太酸了,可以加了冰糖或是蜂蜜做成果子醬沖水喝,也很好喝的。”

青沅和胡興商量著新鮮果子的事:“正是萬物復蘇的季節,櫻桃下了市,野菱角應該上市了吧?不管怎樣,您想辦法送些過來。三老爺回來了,我也好有個交待。”

“這是自然。”胡興嚇了一大跳的同時,心里隱隱有些自豪。

青沅滿意地點了點頭。

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吱吱其他作品<<慕南枝>> | <<金陵春>> | <<雀仙橋>> | <<庶女攻略>>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為貴>> | <<九重紫>> | <<花開錦繡>>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