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悍妻怎么破-第一千零二十章 算賬(2)
更新時間:2019-06-23  作者: 六月浩雪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六月浩雪 | 勵志 | 家長里短 | 才女 | 獨寵 | 重生 | 六月浩雪 | 家有悍妻怎么破 
正文如下:
桃娘自從臉爛后,每次在見劉黑子前都會涂上厚厚的粉。劉黑子當時沒起疑心并且也沒近身看,所以在見到她慘白的模樣只以為病情很嚴重。那次帶大夫上門,桃娘沒準備才被他們看到了真面目。

聽到符景烯說要將他跟桃娘葬在一起,劉黑子想死的心都有。天知道他這些天是怎么過來的?只要一閉眼就浮現出桃娘那張爛臉,以致每天晚上都做噩夢。

“老大,你要是還不解氣就再打我一頓,只求你別再說了。”

符景烯呵了一聲說道:“你是不是篤定我不敢打死你?劉黑子,你就不會用腦子想一想,若那個女人真是個好的為何十二他們都不同意?難不成你覺得,他們不希望你早點娶妻?”

劉黑子趕緊搖頭說道:“我當時都被那女人迷暈了頭,什么話都聽不進去。老大,我真知道錯了。老大,你就原諒我這次了。”

符景烯說道:“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不過你下次再敢為了個女人不要兄弟,以后就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不會了不會了。”

符景烯這才坐下來,問道:“聚財錢莊的錢還了沒有?”

劉黑子苦著臉說道:“還了六百兩的利息,還有一千兩銀的本金沒還。”

聚財錢莊借出去的錢是利滾利,越放高利貸的性子差不多。也是因為如此,除非是那些失了理智的賭徒或者走投無路的人,正常人是不敢去那借錢的。

“我也沒錢,這事你自己想辦法吧!”

劉黑子腦海一片空白,半響后說道:“老大,若是不還他們的錢他們會砍死我的。老大,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現在害怕了,借的時候怎么沒想過還不起錢會被砍?我告訴你,這事你自己想辦法解決,我是一分錢都沒有的。”符景烯盯著他說道:“不過你若是再敢拿老九他們的東西去當,我就剁了你一雙手。”

看著他陰森森的模樣,劉黑子打了一個冷顫:“我、我就是去偷去搶,我也弄不到這么多錢。”

符景烯冷冷地說道:“那是你的事。不過你放心,若是你被砍死了我會將你跟桃娘合葬在一起。”

劉黑子嚇得直哆嗦。

“鋪子里的事你不要再管,將錢還清以后再來找我。”丟下這句話符景烯就出去了。

劉黑子覺得他被符景烯給拋棄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還不起錢聚財錢莊的人真的會被砍死的。

沒辦法,不想被砍死的劉黑子忍著痛去找了還在京的老七跟十五。可惜兩人不愿借錢給他:“老大說了,欠錢莊的錢要你自己還,還不起那就用手或者腳還。”

“竟然見死不救,還是不是兄弟啊?”

十五脾氣比較烈,呵了一聲說道:“當初跟你說那個桃娘不是個好的,你是怎么說的?你說沒有我們這樣的兄弟。為了個女人竟跟我們翻臉,這樣的兄弟不要也罷。”

劉黑子一分錢沒借著還被奚落了一番心里很難過,這些可都是患難與共的兄弟,現在竟都不要他了。

等他走后,十五又開始擔心了:“七哥,我們真不管了嗎?聚財錢莊那些人都是要錢不要命的狠角色,在規定時間內不還錢他們真會砍死二哥的。”

老七說道:“不會,老大只是想給他一個教訓并不會真不管的。老二越來越混不吝了,是該讓他吃吃苦頭了。”

明明他們當初混跡底層時候見過太多這樣的事,結果碰到個長得不錯的女人就迷得暈頭轉向沒了腦子。

當日晚上,羅勇毅應符景烯的邀約到了那個小宅子里。剛推開房門,一把劍就朝他刺來。

“叮叮當當……”

躲在暗處的汪啟雖聽到刀劍相擊的聲音,但因為羅勇毅沒叫他,所以還是老實地窩在暗處。反正符景烯也不敢對他家大人怎么樣的。

打了一百來個回合,最后還是羅勇毅落入下風。

羅勇毅捂著被刺傷流血的左手,一臉惋惜地說道:“當初真不應該放你離開飛魚衛。不然就你這一身的本事,這統領之位非你莫屬了。”

符景烯可不跟他廢話,直接說道:“羅勇毅,你是不是覺得壯哥兒的日子過得太舒服?要我給他松松筋骨?”

“男孩子嘛,摔摔打打長得更結實。”

符景烯面無表情地說道:“那就將他的手腳打斷,扔到旮旯角落乞討去,就是不知道到時候羅統領會不會心疼?”

羅勇毅臉色微變,不過很快又感嘆道:“就你這心性真的非常適合飛魚衛,我當初怎么就將你放走了呢!”

可惜,千金難買早知道。

符景烯不說話了,就定定地看著他。

羅勇毅笑了兩聲后說道:“你發這么大火做什么?你媳婦又不是不知道咱的關系,我上門她也不會怕的。”

符景烯冷冷地說道:“林菲不僅是她的丫鬟更是貼身女護衛,你就沒想過萬一我媳婦碰到意外的事沒人保護出事怎么辦?”

羅勇毅知道跟一個妻奴講理是講不通的,他只是說道:“林菲是自愿加入飛魚衛的,我可沒逼迫她。還有,你媳婦沒你想象的那般脆弱。你別為她擋了所有的風雨,不然她永遠成長不起來。”

符景烯一臉警惕地看著他。這個家伙莫非還不死心還想將清舒弄到飛魚衛里面,那是什么地方他非常清楚哪能讓清舒去那狼窩。

羅勇毅笑道:“你這樣看著我做什么?我說的是真的。你媳婦很有韌性,是個遇強則強的人。你將她保護得太好的話,那是害了她。”

“不相信我?那你想想當初鞏家的事。若不是她幾年生活的太安逸喪失了警惕心,她豈會上當。也是她運氣好,身上戴著鎮國公送的獨門暗器這才逃過一劫。不然,如今已經成了秦王的jin/臠了,哪還能嫁給你。”

有些事能瞞過其他人,但卻瞞不過他們的飛魚衛。

符景烯殺氣騰騰地看著他。

ps:每個周末都要騰出一天陪孩子,所以今天沒有加更。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六月浩雪其他作品<<重生之溫婉>>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