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暖婚:權爺盛寵-764 安安靜靜裝個逼
更新時間:2019-06-23  作者: 月初姣姣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 月初姣姣 | 月初姣姣 |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 
正文如下:
餐廳某個休息室

經理看向分坐在兩邊的人,頭皮炸裂。

“到底出什么事了?”他沒辦法詢問許乾這邊,因為他這里坐的都是大佬,只能詢問另外兩個當值的服務生。

此時段林白就在他們對面,兩人平時逞口舌之快,也不敢當著正主的面胡說八道。

餐廳有人送來了藥箱,許佳木接過藥箱,剛準備給許乾擦藥,就被段林白給攔住了。

“我來吧。”

他這人有些固執的霸道,就算是親弟弟,也不想看許佳木在他臉上亂摸,上點消炎藥水兒而已,這事兒簡單。

他心底是有些不爽的,畢竟約好吃飯,因為這事兒攪和,大家心底都有些不自在。

看了眼藥箱,選了憑特別的消毒藥水。

“嗯?”許乾此時看到他,還能想起他要剁自己手的畫面,后背僵直,身子顫顫,“不敢麻煩您。”

“沒什么可麻煩的!”段林白一把扯住他,將人提溜到椅子上,“坐好了,別亂動。”

然后許佳木看到在家作威作福的弟弟,雙腿并攏,雙手交疊放在膝蓋上,乖巧得可怕。

傅沉偏頭看了一眼這兩人的互動。

之前到底是出什么事了?怎么看到段林白嚇成這樣?

他家這小舅子是最乖巧聽話的吧。

“為什么動手?”經理還在追問。

此時監控室的保安說了一句:“看監控好像不是他們先動手的。”

眾人視線齊刷刷落在許乾身上。

“是他們兩個人嘴巴不干凈,說我姐和人那什么……”許乾說不出那話,嘴巴嘟囔著,還氣得身子亂顫。

屋子里的人又不是傻子,尤其是傅沉、京寒川等人,那都是人精,立刻就明白了些什么。

“說什么?”段林白本就不是個細心溫柔的人,手中棉簽蘸了消毒水,在他臉上來回蕩著,下手沒輕沒重,疼得他齜牙咧嘴!

許乾疼得狠吸口氣,這人是想謀殺嘛。

“你下手能不能輕點兒?”許佳木出聲。

“大老爺們兒,還怕這點疼?”段林白輕哼著,“許乾,你覺得疼?需要我下手輕點?”

“不用,這樣就行。”

許乾就是食物鏈底端那個,哪兒敢挑三揀四的。

段林白看向許佳木,那表情分明在說:你看吧,我做得非常好,你弟弟非常滿意。

他看著許乾:“說話啊,我在問你,他們說你姐什么了?”

“就……”許乾支吾著,他此時腦子有點懵。

剛才場面雖然有些混亂,但他注意力一直在許佳木身上。

段林白出現時,他心底就有兩個字:臥槽!

這魔鬼還真的在這兒啊?

他是在餐廳工作,卻也不知每日來用餐的人都是誰,況且是VIP包廂的客戶。

他姐真的和段林白一起吃飯?難怪這群人胡說八道,可是緊接著,他看到段林白拉住了他姐的手,有點亂,他沒聽清兩人說了些什么……

只是心里又一句:臥槽!

怎么牽了手,還特么在他姐臉上亂摸?

他瞬間崩潰了。

此時段林白問他,他真不知怎么說。

“大老爺們兒,別娘們唧唧的,說話啊!”段林白說話將,手上棉簽力道加重,疼得他哀嚎一聲。

臥槽!這絕壁是二次謀殺啊。

“還能說什么,就說我姐和你關系不正當。”許乾直言。

房間里,傅沉一群人,都太了解段林白,就按照他的小暴脾氣,現在就應該沖過去揍那兩人一頓,沒想到他沉思片刻,只說了一句:“哦。”

完事了?

那兩人也沒想到事情會鬧得這么大,看向對面的一群大佬,已經說不出什么話了。

餐廳經理咳嗽著,也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把這事兒給調停了,“段公子,這事兒您打算怎么處理?”

“什么叫我怎么處理?不是你們先給出解決方案?”

段林白扔了棉簽,換了根新的,繼續給許乾擦藥,“方才寒川說得沒錯,禍從口出,說我和她關系不正當,我也想知道,你們背后是怎么議論我的?”

“是看到我們進行了什么不正當交易,還是肆意揣測,總得有個說法。”

這兩人早就被嚇傻了,這種事也多是道聽途說,哪里能給出什么說法。

段林白語氣不溫不火,就像是溫水煮青蛙一樣,一直吊著他們,不開口,可是眼神飄飄忽忽卻總是落在他倆身上。

這件事鬧大了,最受影響的還是許佳木,所以段林白選擇了冷處理。

這樣的處事模式,與他本人性格,相差甚遠,這也讓傅沉等人頗感意外。

他此刻的行為狀態,與傅沉有八成相似。

都是不動聲色,以勢壓人那種路子。

這確實不是他行事風格,但是為了避免事態繼續擴大,也只能暫時如此,他不擅長這種處事,但認識傅沉這么久,學一下,模仿一下,總是會的。

所以身后一群人,就默默看著乖張放肆的段林白……

裝逼!

唬人的本事,倒是學得挺像。

加上對面一群看戲的大佬,兩人早已嚇破膽。

還是經理提醒兩人,“趕緊給人道歉!”

他們這才顫顫巍巍不斷賠禮。

“以后說話注意點,我保留追究你們的法律權利,但是再有下次,我不介意,送你們進去蹲一段時間。”段林白最后這番話算是警告。

兩人連忙點頭道謝。

其實他倆此刻已經被許鳶飛和許佳木打得夠嗆,渾身都疼,恨不能早點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而酒店這邊也給京寒川這頓飯免單,經理說了不少好話,這事兒才算暫時過去。

許乾由于被打,衣服也被扯破了,去洗手間換了衣服,許佳木在外面等著,其余眾人均回到了包廂。

傅沉:“就這么放過這兩個人?”

其實他倆已經被打得慘兮兮,因為許鳶飛和許佳木兩人下手都忒狠了。

“畢竟他們姐弟在場,我也不能顯得過于暴力,需要維持形象啊。”段林白說著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總不能上去就是一頓暴揍,有損我的形象。”

京寒川:“被姐姐劈暈,又嚇得弟弟差點尿褲子,你覺得在他們眼里,你還有什么形象可言?”

房間里發出幾聲悶笑。

“老子想要亡羊補牢,修補一下不好的印象不行啊!”段林白叫囂著,還不能讓我安安靜靜,裝一回逼?

另一側

許乾到了洗手間,拿了干凈衣服,此時才得以照了下鏡子,然后嚇傻了!

鏡子里這個人是誰?

滿臉的紫藥水!

他之前光顧著想事情,壓根沒注意過,段林白給他拿的消毒藥水是龍膽紫,現在滿臉都是紫色的。

臥槽——

他就頂著這么一張臉招搖過市?

這男人有毒吧!

當他出去的時候,以手掩面,恨不能一頭撞死,消毒藥水那么多,他為什么要給自己涂得滿臉紫紅色,他還好意思見人嗎?

許佳木看他出來后,神情有些恍惚,“你身體真的沒事?要不要去檢查一下?”

她以為他是身體不舒服,鬼知道他是覺得沒臉見人了。

“沒、沒事。”

“那先去吃飯吧。”反正他今晚這班是上不成了。

許乾跟著她往包廂走,心底有一肚子話想問,可是又不敢,直至快到包廂門口,許佳木才對他說了句。

“我和段林白不是他們說的那種關系,你別亂想。”

不是那種關系,可是你倆小手都拉了,臉也摸了,這也不可能是普通朋友啊。

正常戀愛?

許乾腦袋嗡嗡作響,畢竟段林白這種人,距離他太遙遠了。

當他進了包廂后,首先沒忍住的是宋風晚,這人臉上紅紅紫紫的,非常滑稽,她是真的忍不住。

“咳——”傅沉輕咳一聲,讓她注意點。

“我知道。”宋風晚咬忍著牙顫。

他也不明白,幾瓶消毒水,段林白為什么挑了龍膽紫,要把未來小舅子的臉禍禍成這樣。

“我現在挺慶幸的。”

“嗯?”宋風晚狐疑。

“小遲太小,還不懂這些事,更不會和人打架,不需要操心。”

傅沉此時還覺得自己運氣不錯,畢竟等小嚴先森長大,他和宋風晚早就結婚了,有可能孩子都有了,自然不怕他作亂。

除卻余漫兮沒兄弟,京寒川和段林白都有難纏的小舅子或者大舅子,傅沉此時心底是慶幸的。

只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該來的總會來的。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