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嬌養指南-第99章 逼問
更新時間:2019-06-18  作者: 風行水云間   本書關鍵詞: 仙俠奇緣 | 仙侶奇緣 | 大魔王嬌養指南 | 風行水云間 | 傲嬌 | 寵文 | 歡喜冤家 | 隨身流 | 風行水云間 | 大魔王嬌養指南 
正文如下:
“約莫是三個月前。”

“我聽說這女子不過二十二歲?”胡大人眼里有懷疑,“發生什么事,讓她渾身精氣盡失、衰老至此?”

翟大夫聽到這里,就知道他是有本事的,能一口道破石星蘭的癥結。“不清楚,似是一夕之間突然發病。原本石小姐身子就很弱,卻也沒有這樣古怪。”

“這不是發病。”胡大人冷冷道,“這是渾身精氣血都被吸干凈了。云城里最近可有陰鬼邪穢殺人?”

役頭子趕緊回了一句“沒有,沒有,一切太平,只最近有一起通煎殺夫案。”(自行代入奸字)

“那就是她招惹了不該碰的東西!”胡大人說完這句話,就對翟大夫道,“你施針,將她活氣都激出來。”

翟大夫當即色變“這?這幾針下去,她固然能醒,卻恐要命喪當場。”石星蘭的性命就像風中殘燭,隨時會被一下吹滅。他這一施針就會壓榨出她生命潛能,她還有不死之理?

“她本就活不長,早死晚死個一天半天,有什么緊要?”胡大人并不把這當回事,“快些,不然我換個大夫來動手。”

翟大夫無法,只得動手施針,換個大夫還不如他自己來。

他醫術了得,幾針下去,石星蘭就悠悠醒轉過來,臉上甚至帶點紅潤。可翟大夫等人明白,這不過是回光返照,心下均自黯然。

石星蘭的目光仍然渙散,開口就道“玉郎……”

胡大人抓緊時間提問“玉桂堂的新戲本子,是你寫的?”

燕三郎心里咯噔一聲響,果然,這不請自來的麻煩跟玉桂堂、跟戲本子有關。

石星蘭氣若游絲“是,玉郎人呢?”她還未完全清醒,“你是?”

“攏沙宗,胡成禮。”胡大人言簡意駭,“蘇玉言眼下被押在衙里。他能不能安好,你能不能見他,都取決于你接下來答的話。”

玉郎被押?石星蘭愕然睜大了眼。他不是領著玉桂堂去攏沙宗舉辦的雅集上獻演么,本該是風光無倆,怎么會突然被押下?

胡大人也知她說話耗力氣,這時就快言快語把前事交代一番

“玉桂堂的新戲博得滿堂彩,人人都說好看,但宗主交代我來問清楚,這本子是怎么寫出來的?”

他也在雅集上看了,也覺得好。可是玉桂堂演完之后,攏沙宗的山主卻把整個戲班留了下來,問出一個大伙兒始料未及的問題

本子是誰寫的。

蘇玉言沒有回答,玉桂堂其他人卻三下五除二供出了石星蘭。畢竟這不是什么秘聞,蘇大家演石星蘭的本子出名,這事兒在云城隨便抓個人來問都清楚。

宗主問出以后,立刻就指派胡成禮走一趟云城。

石星蘭的聲音,低得后排的人都聽不見“查找……古籍。”

胡大人挑眉“靖國女皇自刎時,身邊不過三人。這三人都絕無可能將當時情況說與外人知。其中一人過不兩年就死了,再有一個是靖國女皇常用的大太監,死在七十三年前。那么知情者只剩一人,并且對這段往事三緘其口,住得離云城又遠。可是石星蘭你所寫的戲本子,上面把靖國女皇臨終時說出的每句話都寫得清清楚楚。再經玉桂堂這么一演,整個攏沙界都知道了。”

石星蘭弱聲道“既然只有一人知道,攏沙宗的宗主又怎、怎知我寫的不是憑空杜撰?戲本子原就、原就要加工。”

流傳在外的戲本子,哪有幾個是真正循歷史人物言行來做的?不夸張不美化不修飾,民眾哪里會喜歡?

“莫以為你快死了,我就拿你無法。”胡大人眼里閃過一抹厲色“你跟我貧嘴,倒霉受苦的不是你,而是蘇玉言,明白了么?”

顯然,他對蘇玉言和石星蘭之間的關系做過事先研究。

果然石星蘭抿了抿唇。

她心底也是一團亂麻。原本她寫出的戲本子根本不是這一段秘史,只不過歸云社和玉桂堂撞了題材,她才拿出了后備的《紅顏碎》,本意只為蘇玉言救場。

哪知世上偏有這種巧事,她涉及的歷史太過隱秘,當世幾乎沒人知曉——可是石星蘭使用春秋筆追溯往事時,哪里曉得其中還有這層利害關系?她想知道什么,春秋筆都會告訴她;她根本不曾意識到的東西,春秋筆又怎么會刻意提醒?

陰差陽錯,她竟然將自己和蘇玉言都陷入了十足被動的局面。

怎么辦,她要供出春秋筆的秘密嗎?可這樣一來,勢必要牽連燕三郎姐弟。

這兩人來歷不明,排起親疏遠近,在她心目中和蘇玉言自然不能比。如果說,供出他倆就能免蘇玉言于飛來橫禍,那么——

石星蘭眼前陣陣發黑,腦袋就不受控制地垂下去,守在一邊的翟大夫驚道“不好!”

她生命力太微弱,即便施針激發,也持續不了多久。

石星蘭小聲道“我有兩個請求。”

胡大人也真怕她一口氣提不上來就死了,心道跟將死之人計較什么“你說。”

“蘇玉言與此事無關,你放他走,并且攏沙宗和云城官署從此都不為難玉桂堂。”

胡大人毫不猶豫就應了“行。”

一個戲子罷了,死活、去留,攏沙宗怎么會在意?

“還,還有,我現在就要見他。”大限即至,她亦有所感。纏綿病榻太久了,她不懼怕死亡,但渴望再見心上人一面。

胡大人道“不須你說,我已經派人去提他。”原本他想著石星蘭若死不開口,就以蘇玉言要挾之,那當然是蘇玉言本人親自到場最能撼動她。

石星蘭望了一眼窗外,忽然低聲道“天快黑了。”

“什么?”她的聲音實在太低,連胡大人都沒聽清。燕三郎卻覺自己身后的竹簍動了一下。

“我說,天要黑了!”石星蘭突然提高了音量,“這世上該有報應!”

她仿佛用盡全身力氣,聲音尖利瘆人,連胡大人都忍不住皺了下眉“什么意思?”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風行水云間其他作品<<寧小閑御神錄>> | <<保衛國師大人>> |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