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抱喜-一一二、有鬼啊
更新時間:2019-06-18  作者: 喝奶貓咪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福星抱喜 | 喝奶貓咪 | 喝奶貓咪 | 福星抱喜 
正文如下:
翌日清早,一些游客起來吃早點。

明媚的晨曦驅散天邊的青霞,客棧內一片亮堂。宛舒邊下樓邊伸懶腰,輾轉反側一晚,擬訂了顯示自己真心實意的計劃。

一樓的談話聲寥寥,只有幾桌人在吃早點。他掃了眼,不見朝思暮想的身影,頓時懶懶地到燕珩和唐初旭一桌。

“龍舟賽是什么時辰?”

“辰時。”說罷,燕珩忽然湊近宛舒,隨即眼神轉冷。“為什么你身上有熟悉的香味?”

直勾勾的眼神使宛舒心虛和發毛,這狗鼻子了不得。

礙于唐初旭在,他半真半假解釋:“用了你上次給的藥膏涂傷口,是不是比草藥香?”

他明明換了一身衣服,應該沒有留下她的香氣吧?

燕珩目不轉睛盯著他雙眼,“還有別的氣味,不止藥膏。”

宛舒瞥了瞥發呆的唐初旭,隱晦表明救人的時候難免沾到些。燕珩這才收回目光,繼續吃白饅頭。

宛舒悄然松一口氣,看來阿珩才是第一道難關。

“阿旭,你自從下樓就沒說過話,在想什么?還沒酒醒?”燕珩抓起一塊花生扔到唐初旭面前。

哪知唐初旭撥開花生,臉色有點蒼白。

宛舒高拋一顆花生進嘴里。“昨晚真去看花旦青衣?不會去一晚上吧?太勞累不好。”

“去你的,你才勞累一晚上!”唐初旭沒好氣地玩燕珩扔來的花生。“我昨晚,還有一位大叔一起見鬼了!邪門!”

“你喝大看錯了吧?”

唐初旭眼下帶烏青,異常篤定。“我們倆都看見,絕對沒有看錯!而且還留下一地濕漉漉的水,說明它真的出現過!”

“你在哪里看見?什么時辰?”

“就在三樓的樓梯,丑時吧。”

唐初旭剛說完,隔壁桌有人附和。“我昨晚起夜的時候,聽到樓下有聲音于是我開窗看看。然后看到一個人影徘徊,披頭散發的,全身濕答答,是不是水鬼啊?”

“對,就是披頭散發的!衣服、頭發也濕,看不出是男是女。”唐初旭和隔壁桌聊起來。

燕珩和宛舒相視,不信鬼神之說。

言談間,兩個白衣紅褂的少年信步下樓,與燕珩的白衣藍褂相對。他們是南岳書院派出的龍舟隊隊員,恰好也是上次踢蹴鞠的對手。

冤家路窄。

燕珩自顧自吃饅頭,視而不見。宛舒則斜眼瞄去,對方其中一人不正是在蹴鞠賽后挑釁阿珩的陳公子?

還順便調戲燕二姑娘呢。

另一個南岳隊員卻見了三人就怕,因為鬧酒館那次,帶頭挑釁的文兄莫名臉紅腫,可怕得很。

但不知情的陳公子不怕死,走到燕珩身邊似對隊友說,又似對燕珩說:“雖然南岳和順天的龍舟隊一起對抗樞密院的,可是南岳不會讓任何隊伍。”

燕珩置若罔聞,喝茶。

只有隊友附和陳公子,他斜睨燕珩冷哼。“到時別怪我們南岳不客氣。”

民間隊伍與樞密院的侍衛比賽,表面是為了慶端午的友誼比賽,實則也是樞密院挑人才的一種途徑。

燕珩因上次蹴鞠比賽受青睞,這次陳公子不甘落后,要贏過順天書院引起樞密院注意。

“天氣熱了,蚊子特別多。”唐初旭擺手扇動空氣。

南岳二人聽出暗諷,憋著悶氣,一聲不吭地走開。

宛舒和唐初旭有默契地對掌。

沒多久,樓梯上傳來女子的歡聲笑語,鶯歌燕語般,吸引吃早點的人抬頭。豆蔻少女笑靨如花,款款而來。

她們的衣著悉心配搭。趙蓁蓁和衛英,前者嫣紅配黛色,后者丁香紫配藏藍,明**人。其余三人則冷色調,素雅清逸。

赤芍悄悄瞅燕婷,其白褙子、雪青裙,似曾相識的配色。

她就不信四姑娘的衣物夠多,能抄盡自己的配搭。

而宛舒眼里只有淡青紗衣飄逸的燕瑤。紗衣白茶花刺繡、輕紗蟹殼青,透出黛藍里層的裙擺,如同煙雨朦朧中的女子,如同清晨的青霞,遙遠卻近。

可惜她沒有戴上玉蘭發簪。

淡青的發帶垂兩耳邊,柳葉眉蓉一笑開。

“二哥。”她仿佛沒看見宛舒,笑盈盈地信步到燕珩旁邊。“這是我昨天在廟里求的平安符,能保你平安和順利。”

她遞出藍色的小香囊,里面既有平安符也有提神的香料。

旁邊的宛舒眼巴巴地盯著小香囊。

燕珩眉開眼笑,溫潤的眉目似春風拂來,令衛英看呆了。“謝謝瑤兒,今天我會加倍努力拿個第一送你。”

宛舒聽得想搶走他的小香囊。

這時唐蘊詩走到唐初旭身邊,嫌棄地捏鼻子。“大哥你又喝酒了?娘親吩咐過你要少喝。”

唐初旭很是受傷。人家的妹妹求平安符,他的妹妹嫌自己酒臭,不公平!

“娘親說少喝而不是不能喝,我小酌幾口罷了。”他托著腮把玩茶杯。

趙蓁蓁拉走唐蘊詩,也嫌棄地皺鼻子。唐初旭飛快瞟她,高傲地冷哼一聲,暗自后悔沒有換衣服。

被這婆娘嫌棄了,丟臉。

見同伴到另一桌就坐,燕瑤斜睨總是漫不經心瞟來的宛舒,輕聲告訴燕珩去和大姐等人吃早點。

直到她落座,她感到一道視線從未轉移。

正是瞇長眼睛的陳公子。

“詩妹,為什么你大哥二十了還沒娶妻?”趙蓁蓁悄聲聊八卦。

唐蘊詩偷瞄一臉無聊的唐初旭,無奈地搖頭。“我也不知道,娘親找媒婆說過幾門親事,但沒有千金小姐答允。”

怕不是有暗疾?趙蓁蓁橫眼看隔壁桌。

衛英神秘兮兮地低聲說:“我聽娘親說,有些人的姻緣遭受重重阻隔,也有可能是祖墳風水的問題,有些事不信不行。”

“啊?可是我爹十八就娶娘親,不像是風水問題。”

“只能說是他自己的原因咯,一身酒臭哪個姑娘會喜歡?”

趙蓁蓁話音剛落,隔壁桌的唐初旭狠狠地打噴嚏,她們適時噤聲。

待空氣安靜,衛英又說:“反正緣分該來的時候會來,把握不住會遺憾錯過,你們千萬別步我的后塵。”

燕瑤夾饅頭的動作頓了頓,斂神后再度夾起。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