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漢服男朋友-第十三章 攔路理由
更新時間:2019-06-18  作者: 柳梨花開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我的漢服男朋友 | 柳梨花開 | 柳梨花開 | 我的漢服男朋友 
正文如下:
在傳統的稱呼里,叫師父的師父是師公或者師祖。

但是因為有些師父是女性,而她們的丈夫,徒弟也叫他們師公,所以為了區分這個稱呼,蘇敏他們就叫那老道人師祖。

老道人滿意的點點頭,他邊點頭邊捻須淺笑:“乖,都起來吧。”

他雖然有些氣阿權杳無音訊,但是這些都是過往云煙,而且阿權已經跟他解釋了,他自然就不會計較了。

“謝師祖。”

“小娃娃們,你們知道我為什么會讓人在紫霄宮門口攔著你們嗎?”

他語氣悠悠,聲音卻后勁十足,讓蘇敏想起了王子成那清清淡淡的語氣,那有些感受不到情緒波動的語氣。

蘇敏他們三個人木然的搖搖頭,他們自然是想不通,為什么這一上山就被人給揍了一頓。

之前因為這個事情,他們一行人進行過討論和吐槽,但是都沒有得出個所以然。

只有文愛媛沒有將這句話聽在耳中,她張著一雙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她雖然聰明但是年紀還是小了一些,這些事情也沒有接觸過,自然更不知道原因。

阿權跟方應白也好奇的將目光凝聚在老道人身上,想聽聽師父的理由。

阿權本來想著會不會是自己的原因,師父才這么對待自己的學生。

因為十多年以來,自己跟師父完全斷了聯系,如今突然回來,師父自然要生氣的。

此時此刻,見到自己的師父笑瞇瞇的看著蘇敏他們,他就不免有些好奇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原因,他還真想不出來自己的師父為什么要這么做。

“阿權,你挑的那些小娃娃,也就只有這三個人及格,你這老師是怎么當的?”

老道人語氣有些不滿,質問著阿權。

阿權聽到這句話,不禁打了個趔趄,這拐來拐去,還是把問題推到他這邊來了。

只是很快他就站直了身子道:“師父在上,弟子當真是有些冤枉!他們三個才是弟子親自指導的,其他人也不過訓練過幾次。”

“我也是在學校考核的時候發現他們根基不穩,所以才想到到師父這里來集訓的。”

“而且弟子親自傳授的徒弟,也就只有蘇敏一個!”

他這句話一出,就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心里有擂鼓作,一雙眼睛瞄著老道人。

果真,聽到這些話,老道人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哦?那你的意思就是,如果他們根基好的話,你也不會來了?”

他聲音洪亮,將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蘇敏他們不禁苦笑著搖頭。

阿權總是喜歡哪壺不開提哪壺,這下當真是裝在槍口上了。

如果不是阿權之前跟老道人解釋過原因,照他從前的脾氣,只怕會把阿權一干人給打一頓,順便轟出去。

因為阿權這句話是赤裸裸的利用,也怪不得別人生氣,趕忙要開口解釋。

不料老道人卻擺擺手:“罷了,這件事情就當他過去了。”

“我這次安排弟子們在門口攔著他們,一來是想試探他們的實力,二來是看看真武七截陣在我的琢磨下,有什么樣的威力。”

許多武功的陣法,雖然古書中有記載,但是大多數都已經失傳了。

而且很多人耳熟能詳的陣法名字,也是通過那些武俠大師的武俠知道的,比如金庸、梁羽生和古龍等等。

陣法具體怎么排布,怎么使用就沒有人知道了,這真武七截陣就是老道人進行了整理和改創,才得以面世。

除了真武七截陣,還有其他陣法,只是他并沒有繼續鉆研,而是一心一意的調整著真武七截陣的招式和走位。

原本他還打算只作為表演項目進行宣揚的,但是后來方應白跟他說阿權要來武當山,他就繼續對真武七截陣進行了改創,讓陣法有了實戰的能力。

與此同時,他的心里也生出了一個想法,等阿權他們一行人來到了武當山,就試試這個陣法的威力如何。

不料那些學生也太不禁打了,十個人硬是連陣都破不了。

唯有蘇敏、王子成和蕭景寒三個人出乎他的意料,雖然最后也輸了,但是這三個人在他的心里已經有了不可磨滅的形象。

沒有想到他們還是自己的徒子徒孫,所以心里別提有多高興。

阿權明白的點點頭,他心里想著只要不是他的原因就好,那老師父發起火來,可不是鬧著玩的,于是竊笑了起來。

蘇敏、王子成和蕭景寒三個人則面面相覷,感情他們都被當成了小白鼠,可是對方是他們的師祖,敢怒不敢言吶。

文愛媛雖然人小,但是也明白老道人說了什么,只是她心里眼里都只有武術:“師父,你什么時候開始教我呀?”

她天真的聲音,讓安靜的氛圍有了意思生機,老道人笑了起來:“小娃娃,你就這么著急嗎?這練功沒個三五載,那是練不成的喲!”

文愛媛聽到說要練三五載,眉頭就皺了起來:“要那么久呀,可是媛媛還要上學呢!”

雖然很喜歡武術,但是媽媽也告訴她不能拉下文化課,所以心里就有些擔憂了。

阿權見狀趕忙將她拉了過來:“媛媛呀,只要你不怕吃苦,平時爸爸可以教你呀!”

“嗯嗯!”

從前老道人說只要來學隨時歡迎,但是沒有學會是不能下山的!

阿權就是因為記得這句話,所以跟師父和師兄商量過了,也有了解決的辦法。

這些學生孩子以后是要去參加全國性比賽的,肩膀上的擔子很重,所以平時訓練的擔子就落在了阿權身上。

而華夏藝術學院本就將訓練的事情全權交給了阿權,這兩方面的想法合二為一,阿權就輕松了不少。

這樣既能提升學生們的武術能力,也不會耽誤其他課程的學習。

當年阿權因為不知道這個事情,差點被老道人給打骨折。好在聽到了他的解釋,老道人也就原諒了他,如今自然會答應阿權兼顧課業的請求。

為國爭光的事情,總會支持的。

王子成在心里想著,雖然師祖古怪了一些,但是也是為了他們好,于是抱拳道:“不知道師祖的測試結果怎么樣?”

老道人聽王子成這么一問,就知道自己把話題扯遠了,趕忙干咳了兩聲道“咳咳”。

“你們三個小娃娃根基不錯,招式也運用的很好。但是在我的眼里,你們就好像一顆小樹苗,需要經過澆灌才能成長。”

“真武七截陣的威力是可以,但是遇上高手很容易就破了。等兩個月之后,你們學好了功夫,可以用這個陣法進行考核,而且是一人闖關!”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