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堂歸-第一百一十八章 燕七公子
更新時間:2019-06-18  作者: 只今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畫堂歸 | 只今 | 只今 | 畫堂歸 
正文如下:
朱太夫人過壽的前一天,衛家的幾位小姐并衛長安一同去大相國寺給老太太祈福。

小舍兒性子憨直,在車上問道:“咱們自己家不是有廟嗎?為什么不往家廟去?要到大相國寺去呢?”

春嬌告訴她:“不去家廟,一來是因為家廟遠,二來大相國寺的香火更盛,更靈驗。”

衛宜寧聽了但笑不語,她其實也是個不信佛的。

家廟和大相國寺都供著菩薩,之所以去大相國寺給老太太祈福,多半是因為排場好看。

至于大相國寺的菩薩是否真的更加靈驗,怕是沒有實據。

到了大相國寺門前,人們紛紛下車。

剛進山門,衛長安便有些夸張的說道:“燕家的人也來了!瞧那邊不是他們的馬車嗎?”

衛宜宓一聽當即四處觀望,很快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她一直渴慕的身影。

“快看,真的是燕七公子!”有不少和衛宜宓一樣癡迷燕肯堂的仕女,此刻如一群小麻雀一樣嘁嘁嚓嚓地議論。

臉上的神情三分羞赧五分傾慕,還有兩分無論如何也壓制不住的興奮。

衛宜寧也聽過幾次燕肯堂的名字,他被稱為京城第一貴公子,并不是因為他在家中排行第一,而是據說他無論能力、人物還是才學都能排第一,故而才有這個稱謂,雖然他暫時身無功名,但自幼便有神童之譽。

柱東王有意不許他太早露崢嶸,故意壓制著以磨練心性,以期成為大才。

衛宜寧心中也有些好奇,忍不住看了看不遠處的第一公子燕肯堂。

只見他身材修俊,眉目清朗,氣度卓然,遠觀如瓊林玉樹蔚蔚昭昭,難怪惹得一眾少女芳心蕩漾。

衛長安不愧是衛宗鏞的親兒子,當即奔過去跟燕家的子弟套近乎。

他知道,燕肯堂將來必會成為朝中重臣,于是借機與他攀談。

燕肯堂自然是認得衛長安的,只是并無深交,兩個人明顯不是一路人。

衛長安這人一身的紈绔習氣,全無一點才學,每每說不上兩句話就露怯。

他偏偏最愛巴結,生了一雙勢利眼睛,從來只往上看。

燕家地位既高,子弟眾多,且前途都好,衛長安便愛往他們跟前湊。

今天在大相國寺偶遇了燕肯堂,自然要借機攀談一番的。

衛宜寧冷眼看著,燕肯堂謙和有禮,沒有絲毫的倨傲之態,這的確難得,因為衛家剛剛出了這樣的事,他還能夠對衛長安平心待之。

換做其他人,只怕就沒有這么好的涵養了。

衛宜宓和宜室宜家兩姐妹此刻這三個人的眼中只看得見燕肯堂一人,但衛宜寧在旁冷眼觀瞧。

見衛長安和燕肯堂站在一處,猶如鸞鳳與麻雀同枝,高下立現。

兩人的區別并不在穿著打扮上,若論衣飾華美,衛長安更勝一籌,但兩個人的氣度著實差著十萬八千里。

衛長安若是單獨放在一邊,不知情的也會覺得他是一位翩翩貴公子。

畢竟他的長相不難看,穿著打扮也貴氣十足。

但此刻站在燕肯堂身邊,卻讓人覺得他氣質猥瑣舉止輕浮,儼然明珠旁邊的死魚眼。

衛宜寧忍不住在心中嘖嘖,果然是人比人得死,虧得衛長安有臉過去。

他自己的丑事還未煙塵散盡,居然像沒事人一樣出來混,這厚臉皮的功夫也算練到家了。

這廂衛長安拉著燕肯堂聒絮了半天才肯放手,回來向自家的幾位妹妹說道:“燕七公子是陪著他家的妹妹來這禮佛的,因為她家的老王妃近來身體不適。”

衛宜寧聽說燕家的幾位小姐也是個個貌美如花,但衛長安卻不敢肖想。

這自然是因為燕家的身份地位在那擺著,衛長安明知自己高攀不上。

還有一層原因,就是燕家的八公子燕云堂是個出了名的火爆脾氣,哪個登徒子膽敢對他家姊妹有非分之想,他就敢當眾把那人打成個爛羊頭。

衛長安剛從牢里放出來,雖然沒有殺人,可淫辱母婢的罪過在門第高貴的人家看來,已經是不赦之罪了。

包氏他們將來也只能哄騙一些不知根底的外放官員,或是門第比衛家低上幾級的門戶。

“先去上香吧!”衛長安擺出一副長兄的姿態說道:“這里人多,前殿后殿的,各處的香燒下來也要半個多時辰。”

衛宜宓等人當然也知道今天來大相國寺的主要目的是什么,雖然貪戀燕七公子,可也不能太露骨了。

當即依依不舍的去上香。

一行人先是在大雄寶殿及各處上了香,之后再由沙彌領著去后面的彌勒殿念經撿佛豆。

所謂的撿佛豆就是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撿一粒豆子到碗里,之后把這些豆子拿回家去煮熟了,在老太太壽辰當天施舍給乞丐吃。

以此善行來消災祈福。

衛宜宓燒香磕頭都極其虔誠,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每一處神佛面前她許的愿望,都不是保佑祖母身體康泰,長命百歲,而是她能和燕肯堂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自從衛家接二連三的出事,衛宜宓在某種程度上已經算得上是置身事外了,相比于衛宜宛和衛長安,她受到的傷害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可她內心深處卻常常為此惴惴不安,甚至憤懣憂慮。

衛家的每一樁丑事,都會讓她的身份貶值一次,放眼整個京城,哪家顯貴結親,不是把對方的門戶打聽個一清二楚?

衛家出了這么多不光彩的事,她雖然清白無辜,卻一樣要受到連累。

從她十三歲第一次見到燕肯堂,就已經不能自拔的陷進去了。

衛宜宓心氣極高,他覺得以自己的資質完全可以匹配燕肯堂,但隨著近來一次次家丑外揚,她的心一再下沉。

那在她看來原本可以攀折到手的姻緣枝,漸漸變得高不可攀。

但想要一個人徹底死心,實在太難了,尤其是讓一個妙齡女子對愛慕已久的心上人死心,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此時,衛宜宓的心像是開春復蘇的草芽,開始不可遏制地瘋長,整顆心萋萋離離,荒得不成樣子。

只因為她今天遇到了燕肯堂,神清骨秀的佳公子,宛然少女心田上煦暖的陽光,衛宜宓無法理智思考,只剩下一廂情愿的瘋狂。

請記住本書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xwxguan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只今其他作品<<美女為姜>>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