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錦繡鋒芒-第一百零六章何媽媽之死
更新時間:2019-06-26  作者: 慫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空間之錦繡鋒芒 | 慫逗 | 慫逗 | 空間之錦繡鋒芒 
正文如下:
“兒子后宮至今無所出,妃子僅僅只有三位…”皇帝開口道。

西太后猛地反應過來,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你不要忘了郭佳玉說到底只是一個妾罷了,雖然先帝賞賜了她郡主的身份,但也改變不了她娘家早已無人的事實,要不然宴立閣為何讓她留在西北,遲遲不接回京?”

皇帝一臉正色的道:“母親也別忘了,兒子想納的是郭佳玉的女兒不是郭佳玉本人,她們姐妹是宴立閣的親身女兒,可不是郭家的人,她們雖然是郭佳玉生的,但她們更姓宴!”

西太后喉頭一梗,想拒絕又找不到理由,她就是對郭家的人從心底反感,她跟東太后斗了半輩子,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兒子后宮里有跟東太后有關的人出現。

偏偏越是不想干什么,事情就越是朝著那方面去。

西太后咬著后牙槽子,忍了又忍,終究沒在說出反對的話。

宴家會不會真心投靠他們母子倆,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事要讓東太后和杜家的謀劃化為一場空。

只要杜太傅不傻,知道宴家女兒即將進入宮中,他們跟東太后之間的協議就會出現變動。

而宴家三十萬大軍,注定也會讓杜太傅警惕。

他們要的只是一個宴家有意投靠的訊息罷了,更何況如今在那些不知情的外人眼里,宴家本就是保皇一派的人。

如此一想,西太后終究用力點了點頭:“那就給一個六品貴人的身份吧!”

皇帝看向自己母親,搖了搖頭道:“東太后前幾天派人請了兒子前去,說想要給郭佳玉的兩個女兒封一個縣主之位,兒子已經答應下來,只不過口頭冊封,其他賞賜不用落實的!”

西太后明白了,這個縣主不具實權,也就面子上擺個譜罷了!

“只是這樣一來,封貴人是不行的,那就封個正四品的榮華吧!”西太后就是想壓低品級,畢竟宴立志太過狡猾,偏偏她們還與東太后有牽扯,西太后能給她們高份位就怪了!

皇帝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侯府大夫人只怕聽了這個消息坐不住,由著她們二人斗法,最好讓宴立閣筋疲力盡才是!”

西太后反應過來,一拍手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也是,區區一個妾的女兒,竟然搖身一變成了縣主,而侯府正室所出的姑娘偏偏見了她們還要行禮問安,哼,東太后向來被人稱贊處事公正,只怕要在這事情上栽一個跟頭!”

說到最后西太后竟然有些幸災樂禍起來。

皇帝眼眸幽深的看著窗戶外面的風景。

不急不急,這些鬼魅魍魎終究會有被清算的一天。

而此時侯府里,郭佳玉直接進了皇宮的消息已經傳來。

宴立閣對這事表現的格外重視,嚴令禁止有人出去打探消息,就是不想跟東太后扯上什么關系。

別說侯府下人了,就連宴毅昌、宴立志都被留在了府里。

唯有宴毅順、宴毅鳴一早去了慈恩寺,準備頂替宴立志,留在慈恩寺照顧著家里的女眷。

本來宴毅昌也想去的,不過宴袖瑛纏的緊,葛靜如又不斷的讓人傳來書信,兩人竟然跟一對小情侶似的,你來我往,通過宴袖瑛的手,情書越寫越露骨。

什么“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什么“妾心移得在君心,方知人恨深!”

什么“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最過分的一句就是:“恨君不似江樓月,南北東西,南北東西,只有相隨無別離”…

嘖嘖,瞧瞧,真是恨不得日日纏綿,像個連體嬰兒似的走哪里都不分開。

也就春嬌不知道,要不然非要嘔吐出來不可!

堂堂大家閨秀,為了愛情,真是低賤到了泥土里去!

這事一旦被人知道,后果可想而知,葛靜如哪里還有半點名聲可言?

宴毅昌是不會想這么多的,表妹如此熱情,如此歡喜自己,興奮的提筆寫下:“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后又覺得不夠痛快,毛筆一揮:“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一揮而就。

如此哪里還有半點心思去慈恩寺?

當然他不去,春嬌才會更高興。

不然整日看到一張死人臉,還不嘔死!

葛淑華毫不遲疑的接過管家權,坐在梳妝臺前一早上了沒有別的動作。

她太清楚太夫人打的什么鬼主子,但這一刻她不介意,本來就要對上的兩個人,不過是早晚的事!

太夫人讓她站出來,說到底還是有了一絲顧慮。為的不過是做事留一線罷了!

就跟自己的夫君一樣,看似做的決絕,其實還不是想把自己摘出來。

這些人行事,不到最后一刻,是絕對不會做出決定的。

但他葛淑華不怕,東太后再厲害,也是獨木難支。

他們葛家,人脈、財力、權勢一樣不缺。

但凡郭佳玉敢向葛家出手,她就能讓郭佳玉明白什么叫做作繭自縛!

“夫人,該用膳了!”周慶家的低眉垂眼的走進來。

葛淑華略微動了動眼眸,喉嚨有些干澀的道:“前院出了什么事?”

周慶家的不敢隱瞞,低聲道:“伺候二少爺的何媽媽剛剛去世了!”

葛淑華猛地看向周慶家的,眼神銳利的道:“不就割了舌頭,如何能死?”

周慶家的有些心虛,但她極快的垂下眼眸,遮住眼里的異樣,語氣不變的道:“聽府里的大夫說,何媽媽本就身體有些虧損的嚴重,曾經還用人參掉過命,前段時間為了救何媽媽,大夫又開了猛藥,這,這人始終沒有清醒過來,今兒實在沒有抗住,就,就去了…”

葛淑華也僅僅只是沉默了半盞茶的時間,聲音有些低的開口道:“讓人厚葬了去,到底伺候毅昌一場!”

周慶家的趕緊道:“是,老奴記下了,這就去吩咐!”

不過一個奴才罷了,死了也就死了,葛淑華在周慶家的躬身退下的那一刻,就接過了這一茬。

但明啟、明初,何媽媽的丈夫何鐵柱心里,這事才是一個開始罷了。

一條活生生的人命啊,有些人總要付出代價的…

饒是他們聰明,卻從頭到尾都沒懷疑過小李大夫,也并不知道,何媽媽原本可以不用死的!

侯府的水更渾濁了…

請記住本書域名:123wx。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123wx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