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馬甲又掉了!-156去年市狀元
更新時間:2019-06-17  作者: 一路煩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夫人 | 你馬甲又掉了! | 一路煩花 | 一路煩花 | 夫人 | 你馬甲又掉了! 
正文如下:
叫c的同學?

“不用管。”秦苒擰開低著腦袋,認認真真的洗手,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常寧。

昨天晚上何晨應該跟他提了她在京城的事。

這次行程緊張,秦苒一個都不想見,她把她的位置范圍控制在音樂廳跟京大周邊范圍,遇見何晨完全是意外。

唯一沒有預料到的是一直在做戰地記者的何晨突然回來了。

秦苒從旁邊抽了一個毛巾,擦了擦手。

再出去的時候,常寧的視頻電話已經自動掛斷。

程雋還在慢悠悠的翻著她的書,那是一本外文小說,寫的內容很空泛,總體背景很壓抑。

他翻的快。

陸照影看了一眼,深奧復雜的數字看得他頭疼,于是就隨手抽出她壓在下面的紙看。

上面是一堆混在一起挺亂的簡譜。

寫了劃掉,劃掉又重寫。

陸照影挑了眉,沒想到秦苒還有這細胞,學過音樂?

想到這里,他摸了摸下巴,想起來魏大師找秦苒的事。

三個人一起出門,秦苒帶了件深色外套,穿在衛衣外面,又把衛衣的帽子扣到頭上。

昨天晚上回來的時候,知道秦苒今天要騰出時間去看古建筑,陸照影自告奮勇帶路。

雖然不是什么節假日,可來京城旅游的人一樣不少,大多是老爺爺老奶奶旅游團。

正門人多到不行,還限流。

只是程雋跟陸照影帶她去的不是正門,而是走的一個偏門。

看門的是個老爺爺。

老爺爺應該跟陸照影這兩個人很熟,看到他們,懶懶的抬了眼皮,就把門打開了。

連句話都懶得說。

“這里不對外開放。”程雋慢悠悠的走在她身后。

“因為住的不太遠,我們小時候經常翻墻進來。”陸照影小時候看的多了,沒多大興致。

秦苒不是很喜歡這些,但還是拍了不少照片。

“回去帶給明月看,”秦苒每個景點都會停下來一次,然后認認真真拍下來,低著眉眼,“她很喜歡這些。”

程雋本來就單手插兜看著她拍照,沒有半點兒的不耐煩。

她盡量拍的好看點,不過效果一般般。

后來程雋看不過去,就伸手接過她的手機幫她拍。

秦苒站在他身后看他拍的畫面。

“你拍的似乎比我高?”她指著那個樓閣,靠近他,開口。

“恩,”程雋耳朵輕輕動了動,面上卻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拍完自己也看了一眼,不太滿意的,“還行,一般般吧。”

“你要不要來一張,”程雋頓了頓,懶洋洋的笑了下,“來京城,打個卡什么的?”

她微信加的人多。

打個卡不就全知道她在京城?

秦苒摸了摸下巴,搖頭,“麻煩。”

然后就跟在他后面看他拍。

“雋爺學過攝影,”陸照影壓低聲音,跟她解釋,“買了好幾個單反,不到半年就放倉庫了,興趣愛好特別多。”

“潘明月很喜歡這些?”解釋完之后,陸照影想起來,明月就是秦苒的那個朋友。

微微挑了眉。

“恩。”秦苒拉低頭頂衛衣的帽子,漫不經心的解釋。

寧海也是一座古城,不過沒被開發。

兩人初中一起逃課的時候,她去網吧打游戲,潘明月就到處去古建筑流浪。

然后晚上一起回家。

期末都是全班倒數第一。

全校老師都認得她們倆。

陸照影點點頭,“那她可以考京大考古學,程木上過,還可以。”

他記得潘明月的成績,一中論壇以前經常說衡川兩寶,就是徐搖光跟潘明月,不過現在又多了一寶秦苒。

考古本來就是冷門,潘明月考這個綽綽有余。

“她要考檢查官。”秦苒看著程雋拍完,去下一個景點,語氣淡淡的開口。

聽到這個答案,陸照影不由摸了摸腦袋。

檢查官?

跟她本人相差還真大。

接下來的秦苒似乎沉默了不少,三個人逛了一圈,拍完了全部的照片,出去吃飯的時候,秦苒的情緒才回升了不少。

下午陸照影還要帶她出去玩。

秦苒就說她要睡覺,明天早起回寧城。

樓下,車中。

“雋爺,跟你說個事,”陸照影在前面開車,看著后視鏡半瞇著眼睛的程雋,“秦小苒那天晚上不是說找親戚嗎,然后說她親戚是賣藝的。”

程雋“恩”了一聲,伸手扯了個毯子,反應不是特別大。

“然后你知道那賣藝的是誰嗎?”陸照影嘖了一聲,“魏大師。”

程雋這會兒沒“恩”了,他抬了抬下巴,又坐起來,“魏琳?”

“就是他,秦小苒昨晚就是聽他的演奏會了,”陸照影想了想,又問:“你說,魏大師什么時候成了秦小苒親戚了?”

程雋思考了一瞬,然后給了陸照影三個字:“魏子杭。”

魏家是書香門第,雖說在京城沒什么實權,但聲望極高,幾個家族都愿意給魏家面子,這一點連姜大師都及不上。

此時的秦苒翻了程雋拍的照片,然后坐在窗邊的椅子上,發了個視頻給常寧。

她戴了耳機,把手機靠在不用的杯子上。

自己拿了筆,又拿了那張還未打完草稿的紙,寫寫畫畫。

“還在京城?”常寧正在看所有報名人的信息,看到她的視頻,就暫時放下來,

能看出她背后的裝潢是酒店。

“恩。”秦苒沒抬頭,一直在改編曲,給言昔的編曲她一向十分鄭重,這個曲風她腦子里構思了好幾個月,但一直沒有下手寫。

這會兒寫起來,也得心應手。

常寧放下手中的鼠標,看著鏡頭她那張十分年輕的臉,還是不習慣的開口:“什么時候走,有空見一面?給你說說這次的招新,你要不要過目一下名單?”

“明天的飛機,暫時沒空。”秦苒寫了一半,又放下筆,拿起放在一邊的礦泉水,擰開喝了一口。

“為什么不告訴我幫你安排好行程?”常寧有些失望,他耿耿于懷,“是為你外婆藥的事情來的?”

秦苒把礦泉水瓶隨手扔到一邊,“不是,有其他事,”想了想,她又開口,“馬修你認識嗎?”

常寧往椅背上靠了靠,挑眉,“你說的哪個馬修?”

“國際刑警,”這是顧西遲的形容,秦苒了解的不多,她重新拿起筆,“應該是吧?”

她只是幫陸照影解決掉幾幫挺麻煩的人,對他的個人生活沒有太大入侵。

也沒有刻意調查。

“你要他的資料?”常寧動手回到129的主頁。

眾所周知,129擁有全球最大的情報網。

不過這些資料只有在129大廈的范圍內才能查看,還不能下載。

這是所有人削尖腦袋想要擠進129的目的之一。

“給我一份。”秦苒繼續寫著曲譜。

秦苒確實沒有要見面的想法,常寧其實知道她住哪個酒店,但不敢擅自過來。

想要掛斷電話的時候,他忽然想起來他上次讓人調查的一件事,“對了,記得上次國內的藥物突然被轉到境外嗎?”

秦苒拿著筆的手一頓,她瞇了瞇眼,扔了筆,“有內情?”

若不是何晨正好在境外,陳淑蘭絕對撐不過去。

外人也絕對不會知道,林家都弄不來的實驗要她能拿得到。

“有點奇怪,”常寧手指敲著桌子,沉吟了一下,然后道:“第一實驗室的人,就是他們院長,為了送到邊境實驗,理由牽強,你外婆認識這些人?”

“我知道了。”秦苒點點頭,挺冷淡的卸磨殺驢,“沒什么其他事,我掛了。”

掛斷電話,秦苒也有些寫不下去了。

她靠在椅背上,沉默了好半晌,又放下筆。

把曲譜繼續壓在書下面,然后拿了外套跟背包出門。

走到門邊的時候,她想起來放在柜子上的黑色口罩,又折回去拿起來。

這是程雋走的時候丟給她的。

京大。

秦苒去的時候,已經接近四點,還沒下課,校園里人不是特別多。

她一路往醫學系的方向走。

衛衣的帽子扣上,口罩也戴上,連下巴也看不到了,但依舊很冷。

門禁卡處的看門大叔卻認得她:“對了,是你,教授出差了,說你要來,就讓我把這個給你。”

說著,他從柜子里拿出了一個外賣袋子。

遞給秦苒。

秦苒接過來,打開一看。

里面放著一瓶透明的水,瓶子上還有著紙被撕掉的痕跡,底下壓著一張寫滿了字的4a紙,字跡既潦草又很飛。

“謝謝。”秦苒把東西全都裝進背包,拉下口罩,很禮貌的道謝。

門衛擺手說不用,又問她,“你不是醫學院的學生吧?”

如果是,那他以前不應該沒見過。

“不是。”秦苒拉上口罩,然后往外走。

與此同時。

京大校門外。

秦語林婉跟寧晴在等林錦軒出來。

“這學校真好。”寧晴站在京大校門外,對著校門拍了好幾張照片。

寧晴身邊不少人跟她一樣。

都不是京大的學生,來旅游專門拍照的多。

國內高校。

自然是以京大跟A大為主。

在寧晴那個時代,能考上京大,全鄉的人都會列隊慶祝,只是他們那個地方,五年鎮上能難得出一個京大的高材生。

主要是地方窮,教育又落后。

算起來,這也是寧晴第一次看到京大。

擱以往,林婉勢必要輕嘲一番。

但秦語的拜師宴在即,按照戴然對秦苒的態度,是當做了親傳弟子,寧晴也算是借著秦語,半只腳踏進了京城這個圈子。

林婉對她的態度也沒有以往那么隨意。

就轉了話題,淡淡開口:“京大當然好,明年語兒也能來。”

秦語只是緊張的看著校門口。

林錦軒出來的不算慢。

他身高腿長,面容清俊,走在人群里也是鶴立雞群,應該在學校人氣很高,出現的地方會有人小聲議論,一眼就能看出來。

林婉是來親自告訴林錦軒秦語被戴然看中的消息。

又跟他說明天有個拜師宴。

“看情況吧,明天我跟封辭有樁生意要談,不一定來得及。”林錦軒沒一口答應。

知道秦語要成為戴然的弟子,也只是稍微的看了秦語一眼,表情不算驚喜。

他目光隨意的看著。

這兩天都沒有聯系到秦苒,他不知道對方還在不在京城。

因為只在京大看過她,所以走在路上,他都會下意識的尋找她的人影。

兩天沒找到,他覺得對方應該是離開了。

卻沒想到,眼睛一掃,還真讓他在校門口給逮到了。

不過對方身邊還站著另外一個男生。

兩人似乎很熟,正低頭說話。

林錦軒一直望著一個地方,其他三個人都不由自主的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秦苒,還有她對面的男生。

那男生似乎遞給秦苒一摞東西。

能看到那男生的側臉,林錦軒一愣。

秦語沒來得及掩飾驚訝,直接開口:“姐姐還沒走?她不是跟魏子杭在一起嗎?她身邊那個人又是誰?”

這么冷的天,林婉依舊只穿了個旗袍,肩膀上搭著狐裘披肩。

秦苒身邊的人都挺亂七八糟的。

她淡淡的移開目光,不太感興趣的,“誰知道是什么人。”

寧晴面色微沉。

林錦軒回過神來,他看了三人一眼,“宋律廷,去年云城市狀元,國家卷第一名,不認識?”

------題外話------

宋大哥終于有張側臉了……

晚安,有票記得奶高!大!花!啊!

然后,布洛芬跟eve是個好東西,我高大花為它們正名!有痛經的妹子千萬不要忍,不然好不容易睡覺被疼醒真的賊難受了,吃完你就跟正常人一樣了相信我⊙⊙!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