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馬甲又掉了!-172四大家族湊齊打麻將
更新時間:2019-06-23  作者: 一路煩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夫人 | 你馬甲又掉了! | 一路煩花 | 一路煩花 | 夫人 | 你馬甲又掉了! 
正文如下:
一秒記住39小說網,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程木聽陸照影他們說過徐校長在學校的事。

不過一直沒有在校醫室看到過他,最近在云城見到的人太多了,看到徐校長,程木愣過之后也就麻木:“您找誰?”

雋爺還是陸少?

陸家跟徐家關系一般,倒是程家,跟徐家有些往來。

門是開的,徐校長這個方向,還能看到秦苒正把手機往桌子上放。

徐校長收回目光,朝程木微微頷首,“我找秦苒。”

秦小姐?

程木愣了一下,雖然意外,但也反應過來。

“秦小姐,徐校長在外面找你。”他折回去找秦苒。

秦苒剛拿起楊非給她的黑色袋子,聽到這句話,手頓了頓,然后放下袋子往外走。

秦苒出去后,程木有些不在狀態。

他目送秦苒出了校醫室的門。

“陸少,”想了想,然后看著正在拿著單子分類新物品的陸照影,壓低了聲音,“徐校長跟秦小姐很熟嗎?他找她干嘛?”

陸照影把一瓶白色的藥瓶擺在玻璃柜上,聽到這句話,他微微偏了頭,“難道也是想收她為徒?”

他想起了之前徐校長說找到一個繼承人的事。

手上放藥的動作也慢下來。

“……你是認真的嗎?”程木重新拿水壺倒了一杯水。

魏大師那是手藝,可到徐校長這里,那就不簡單就是手藝問題,他的一個選擇,徐家格局,京城格局都搖因此改動。

京城那么多人盯著,要真打算找秦苒,京城怕是都要翻天。

陸照影把藥歸類分好,然后把手中的藥單放在桌子上,朝里面的程雋看了一眼,然后思考這件事情的可能性。

院子里。

秦苒看著一直盯著自己的徐校長,不由咳了一聲,外面風大,她把外套的帽子扣在頭上,“徐校長,你找我?”

“嗯,”徐校長點點頭,他沒收回目光,“我聽說你昨晚有個拜師宴?”

“是有個。”秦苒愣了下,她伸手拉了拉帽沿。

這件事,她并沒有跟徐校長說。

程雋陸照影陳淑蘭通知了,秦苒就沒說什么,但徐校長不一樣。

他的出現就不僅僅是賓客這回事了。

徐校長沉默了一下,他扶著鼻梁上架著的老花鏡,“那老師是魏琳吧,你當時跟我說你不想去京城,所以拒絕了我的要求,現在改變主意了?”

秦苒垂著眼眸,沒說話。

徐校長也沒等她回答,緊接著又幽幽的開口:“你是對我有意見嗎?”

“啊,”秦苒抬頭,然后笑了笑,“不是,徐校長,你怎么會這么想,你讓我再好好想想吧。”

她沒跟上徐校長說,魏大師那件事,是陳淑蘭一手操辦的。

她愿意想,就證明這件事還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徐校長繼續幽幽地看著她,“那你好好想清楚。”

秦苒沒說話,好半晌后,才開口,“我會考慮。”

徐校長找秦苒本來就是為了繼承人這件事,磨了這么多年她從來都是一口拒絕,這會兒終于松動了,他精神稍微振奮了一小下,“那你考慮。”

也就一小下,想到她答應了魏大師,他心口又疼了。

徐校長說了幾句,然后背著手往外面走。

今天有了進展,但比起為魏琳來,他這點進展根本不值得一提。

徐校長走在校醫室大門外,想了想,然后拿出手機,一邊打電話,一邊往車子的方向走。

校醫室。

秦苒回來,程雋正把她其它的禮物拿到沙發上。

“秦小苒,徐校長找你干嘛?”陸照影去廚房拿了幾雙筷子出來。

秦苒蹲在沙發邊,一個一個的往外拿,頭也沒抬的回了一句,“關心我的學習。”

“哦。”勉強能接受,陸照影點點頭。

秦苒打開楊非給她的袋子,頓了頓,然后面無表情的又合上。

“陽神送的是什么,我看看!”陸照影手都要伸過來了,秦苒一記眼神掃過來,他又縮回了手。

潘明月的東西裝在背包里。

秦苒打開來看了一下,是一碟錄像。

從她九歲開始到十九歲的生日錄像,潘明月跟她媽媽一樣,從小就喜歡攝影,她出去玩的時候,總會拍一堆古建筑回來。

這些生日錄像,最開始的時候,是潘明月的媽媽錄的,她十六歲之后是潘明月接手了。

秦苒一向不太耐煩錄這些,錄好之后就放在潘明月家。

十八歲的斷了。

秦苒打開十八歲的錄像盒,里面是一堆照片,從她七歲到十九歲的都有。

陸照影本來想伸手拿她照片看看,程雋就坐在沙發邊,他什么也沒做,就稍稍瞇眼,淡淡的瞥了陸照影一眼。

陸照影又收回了手,不敢再碰一下,然后又摸了摸耳釘,“秦小苒,你跟潘明月這么熟啊?”

看最上面的一張合照,短發瞇眼又挺不耐煩的冷酷女生,一眼看去就知道是秦苒。

她身邊跟她一般大的女生也瞇著眼笑,陽光燦爛,帶著少年人的朝氣。

陸照影一愣,不太像是潘明月。

程雋慢吞吞的收回目光,不再看這些,而是拿著秦苒小提琴上掛著的玻璃瓶,看了一會兒,然后又放了回去。

秦苒把潘明月的東西裝好,又隨手扯過來顧西遲的塑料袋。

“這是秦小姐你朋友送的禮物吧?”這個華美超市的袋子太過吸睛,程木一眼就看出來了。

他把茶還有碗菜擺好,往這邊看了一眼,這也是他昨晚看到的最正常的禮物。

秦苒漫不經心的往下一到,里面滾下來比一塊硬幣還大的粉鉆,沒有經過切割跟打磨。

一路沿著沙發滾到桌子邊,從校醫室透過的窗戶下,折射出光。

程木:“……”

他愣了愣,然后僵硬的蹲下來,伸手把桌子邊的粉鉆撿起來,抬頭,“秦小姐,這這是……”

粉鉆程木看過,他沒近距離看過。

這塊粉鉆有些過分的華麗好看,程木不太敢說是水晶。

陸照影把目光從潘明月給秦苒的背包上移開,“什么?”

他沒看清粉鉆。

秦苒面無表情的把它接過來,隨手又扔進了塑料袋,比程木還要過分的開口,“沒什么,一塊玻璃。”

“哦。”程木回過神來,點點頭。

裝在塑料袋子里的玻璃,他勉強能接受。

陸照影沒看清,他“哦”了一聲,點點頭,然后湊到秦苒身邊,“秦小苒,我們什么時候去魔都看陽神他們比賽?”

“不一定去。”秦苒把所有禮物裝好,眉眼斂著,挺酷的回他。

她想起了顧西池發給她的那張報告單。

想了想,又拿出手機,翻出那張圖片遞給程雋,“你知道這是什么?”

程雋靠在沙發上,校醫室開了空調,他沒穿外套,黑色襯衫被壓的有些皺。

伸手接過來手機,看了一眼。

本來坐姿挺懶散的,看到上面的檢測內容,他一雙眼睛瞇了瞇,又坐直,眉眼沉著,指尖點著手機屏幕:“這檢查報告是誰給你的?”

“一個朋友。”秦苒抿抿唇,“我外婆的檢查報告。”

“輻射……”程雋站起來,喃喃的開口。

然后推開玻璃門,往他的辦公桌邊走。

這一邊,魏大師還在酒店前后接了全國各地小提琴協會的電話。

都是向他打聽秦苒消息的。

秦苒這件事,魏大師沒有大肆渲染,等到明年去京城后再向媒體公布。

“您說,秦小姐怎么跟程家、陸家的人認識?”海叔今天終于緩過神來,這件事確實有些超乎他的預料之外。

魏大師搖搖頭,笑,“我本想給她鋪路,卻沒想到差點兒是她給我鋪了路。”

說到這里的時候,他還有些感嘆。

昨晚回來后,江回還特地感謝了他找到了錢隊。

海叔倒了一杯水,遞給坐在沙發上的魏大師:“這程家陸家江家都在了,還缺個徐家跟歐陽兩家,這五個家族就能湊齊了。歐陽家好說,徐家人一向孤傲,都不太好接觸……”

說到這里,海叔搖頭,笑了笑,覺得自己在想什么。

這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題外話------

徐老:沒想到吧(微笑)

接下來去魔都該掉個大神馬甲了啊

早上好_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