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嫁-第四三一章 想歪
更新時間:2019-12-02  作者: 星辰微閃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今嫁 | 星辰微閃 | 星辰微閃 | 今嫁 
正文如下:
吳憂很快回來,身后跟著兩個醉仙樓的小二,一人提著一個紅漆大食盒。

吳憂手里則搬著一張小桌子,大虎和文叔兩個看到忙上前去幫忙,廂竹和青玉則接過了的食盒。

兩個小二看這接食盒的小丫鬟衣著鮮亮,猜想吳家必然是來了位了不得的貴客,遞出食盒后都是探頭往屋里瞧。

吳存中上前擋住了他們探究的視線:“辛苦了,食盒我們會自己送過去的。”

兩個小二訕訕的收回了視線,心里泛著嘀咕,出了吳家。

吳存中把吳憂借來的桌子與自家的并在一起,道:“凳子還不夠。”

家道中落,日漸清貧,原本的親友早已經沒了來往,椅子多了也沒人坐。

只是他們沒想到今日姜零染會來,若早知,必然早早準備好這一切,不叫姜零染受委屈。

吳憂聽了又出門去,不多時回來,手里拎著幾張小板凳。

飯菜擺上桌,與簡陋寒酸的桌椅碗筷形成鮮明的對比。

姜零染便覺得這餐飯需待好好的吃,他們的心意,她一點兒都不能浪費。

結果就是,她吃撐了。

廂竹看姜零染揉肚子,不免有些著急。

用膳時她就想提醒姜零染,別用這么急,也別用這么多。

出京這些日子,姜零染的胃口一直不好,日常用的也少,這會兒猛不丁的吃這么多,可不就要撐肚嘛!

卻因不是在自己家中,她不好大咧咧的問,又想著今日可能要宿在這里,若任由姜零染撐著,豈能舒坦?

正糾結問是不問的時候,就聽姜零染道:“姨母,我吃撐了。”

“...”廂竹眨了眨眼,她不好大咧咧問的話題,被姜零染大咧咧的說了出來。

孟月姑一聽就皺起了眉:“撐了?難受嗎?”

姜零染點頭:“肚子有點脹。”說著又扭頭問吳憂:“表哥,有山楂嗎?”

吳憂一愕,旋即笑起來:“你這小丫頭,打趣我呢?”

姜零染也笑:“哪敢啊。”

吳憂無奈失笑,轉身出去了,不多時端著一碗山楂茶進來。

姜零染接過道謝,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她瞇眼笑道:“好喝。”

青玉看無事,便稟了姜零染,要與大虎一起去沁園。

孟月姑聽她這意思,在江南是置了宅院的,便道:“既有宅院,你就搬過去住吧。”說著抿了抿唇,面色有些歉疚:“不是姨母攆你,實在是這里...你住不得。”

姜零染也不與她論住得住不得的問題,只是道:“那姨母和我一起去沁園嗎?”

孟月姑搖頭。

看著她溫順的眉眼,又笑著哄道:“姨母明日去看你。”

意思就是不去住。姜零染對這個答案也不意外:“可我想跟姨母住在一起。”說著讓青玉和大虎去了。

孟月姑皺起了眉。

吳存中和吳憂對視了一眼,又看向文叔。

文叔對上兄弟二人的視線,揖手道:“今夜要打攪表少爺了。”

這院子里總共就兩間寢房,素常里孟月姑住一間,兄弟二人住一間。

文叔若留下,只能和兄弟二人擠一擠了。

孟月姑覺得這樣不妥,想了想道:“家中屋子太小,你倆帶著文叔去隔壁二牛家借住一宿吧。”

吳存中點頭稱是。

晚膳后,文叔便跟著吳家兩兄弟離開了。

出門之前叮囑廂竹鎖好門窗,晚間警醒著點。

廂竹謹慎應下了。

鎖好院門,回去看姜零染盤膝坐在榻上,臉上掛著寧和的笑。

她笑著上前,把斗篷給她披上:“姑娘很開心嗎?”

姜零染點頭:“開心。”

廂竹看得出她是真的開心。

這種發自肺腑的笑,自出京后,今日是第一次見。

孟月姑抱著個湯婆子進來,湯婆子塞到姜零染腳底下:“晚間尚冷呢,別凍著了。”說著又看著廂竹道:“姑娘的也已經放好了。”

廂竹頓時有些惶恐:“姨太太折煞奴婢了。”

孟月姑笑著道:“在我這里別客氣,快去睡吧。”

廂竹看了眼姜零染,見姜零染沖她點了點頭,便退了下去。

孟月姑褪去鞋子坐在了床榻上。

被褥都是新換的,比之前鋪的要干凈整潔,也要松軟。

但一定比不上姜零染在家中時的。

孟月姑心有歉疚:“委屈你了。”

姜零染笑著攥住她的手,往她身邊湊了湊:“姨母別這么說,我住的可舒坦了。”

孟月姑聞言笑起來,給她掖著被角,溫聲道:“舒坦就多住些日子。”

姜零染點頭應下,又道:“姨母之前說打算去京城的,現在還是這么打算的嗎?”

孟月姑道:“要去的,等過段時日。”

姜霽的腿究竟是個什么情況,她沒看見,心中便不安穩。

姜零染知道這個“等過段時日”是要攢銀子的意思。

想了想又道:“那姨母進京是要定居在京城嗎?”

孟月姑終于明白她的意思了,怔了會兒道:“今雪想讓姨母住在京城?”

姜零染沒說是也沒說不是,道:“姨母想還是不想?”

孟月姑笑道:“在江南住慣了,不想挪地方了。”

這就是拒絕的意思了。姜零染默了片刻道:“江南挺好的,換我住了這么久,也是不愿意去京城的。”

說著又道“那姨母明日去沁園幫我看看屋子吧?”

孟月姑聽她說一下船便來了這里,現下讓青玉和大虎兩個人去收拾,唯恐他們收拾不好,姜零染住著會不舒心。

聞言點頭應下。

晚膳之前,人多,孟月姑不好問,這會子躺在床榻上,只她們兩個人,她就想問一問和離的事情。

還沒等張口,就聽身旁的人呼吸淺淺,竟已經睡著了。

想著她舟車勞頓,孟月姑不忍吵醒她,熄了燈便睡下了。

次日一早眾人剛醒,萬景西便到了,謙遜的給孟月姑見禮。

孟月姑一聽說是萬家的,忙就道謝。

萬景西不明白她這是謝的什么,有些懵的看向姜零染。

姜零染笑道:“姨母是謝二哥送我來江南和購置宅院的事情。”

萬景西就笑了:“分所應當的事情,哪里擔得起您道謝。”

孟月姑聽他言語這般親厚,再看他與姜零染年紀相仿,便有些想歪了。

吳存中和吳憂都沒有去上工,而是和孟月姑一起去了沁園。

聽姜零染說有意住個三五載再走,房子需待好好的看一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