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的起跑線-第0217章 “演員”就位
更新時間:2019-11-14  作者: 希望的小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蒲公英的起跑線 | 希望的小猴 | 希望的小猴 | 蒲公英的起跑線 
正文如下:
自然這些差異變化,戀愛中的徐夢或許沒察覺,或許察覺覺得沒什么,再或者被閔星辰的幾句隨意解釋就搪塞過去了,更多是不想去思量吧,到底真假如何,只要愛就可以,只要還有愛,還想愛就可以,也可以回到最初,這是徐夢的內心。

而閔星辰一如見面的相對淡定,心理*波*動不大,大抵現在更多是同情以及內心的愧疚感,也有本質的煩躁厭煩。

如影隨形的人,再喜歡久了,也沒人喜歡自己的影子吧!

閔星辰就是這種感覺,他就感覺徐夢有時像自己點影子,不是性格什么的相像,而是那種如影隨形的感覺,如影子樣難以擺脫了,更似狗皮膏藥的那種,想甩甩不掉,而更無法想丟就丟的隨意的煩躁。

自然他們見面的心境表現的情況不同。

一個是淡定的心情,隨后驚訝一個人的首先感覺的煩躁感覺,“這下難擺脫了”。

一個是心心念念,恨不得把對方攜帶身上,到處帶著點安全感以及放心,更有喜歡。

男人的情而多,越愛多想愛更多的人,分散的愛,“多情”,而女人專情,越愛越想愛的差異。

“你……一個人?”閔星辰開口問著“吃了沒?”

徐夢卻緊張得說不出話,有點喜極而泣的感覺“我,……我……我真的好想你,我來了,來了!,你怎么沒感覺多高興呢?”

“喔!太驚訝了忘了高興了,你怎么一個人,我都沒法想象你自己一個人過來,這……發生了什么嗎?你怎么……你的家人,你……”

“我……”徐夢一下子說不出話來,總不能說“我爸其實叫我來的為的怎么怎么的一出戲吧!?”

看著徐夢半天說不出話,臉色也不佳“我們先找個地方*坐*下再說吧?!”

徐夢使勁點著頭,不言語。

走沒兩步,閔星辰轉頭看著身后的徐夢道“你臉色怎么看著不好?”

“喔,那個……晚上有些想你睡不著!”徐夢靦腆說著。

此言一出,弄得閔星辰不知道是應該覺得驕傲,還是高興或者煩惱了,此時應該除了煩惱也有尷尬吧!

“那也可以好好睡的!我不希望你難受!”閔星辰淡淡說著,其實后半句是他的愧疚所言。

但本來徐夢隨口說著,不知道怎么說的這句情話,出口自己也覺得難為情,眼下聽閔星辰這樣說卻是滿滿感動,以為他希望她一直安好還有擔心的。

瞬間所有委屈仿佛都忘得一干二凈了。

兩人走著,徐夢隨口說著,有時不語低頭著,那些情話很自然就順嘴說了,也不刻意或者做作,好幾次讓徐夢自己都感覺不好意思低下了頭。

但是看閔星辰大多是大方的笑容也便沒什么心里壓力了。

就像有句話來則,大概意思是,“喜歡一個人,即使蒙上他的眼睛,捆住他的手腳,愛還是會從眼睛里跑出來!”

而徐夢對于閔星辰是時間越積淀越喜歡,而閔星辰卻是早已厭煩了徐夢,只是徐夢更多的淡忘有些“證據”,以及“蛛絲馬跡”,將它們合理化的認為是閔星辰擔心自己或者不慎言語,他心里也難過,或者他其實有苦衷等借口蒙蔽自己。

當一個人不想相信某些可能的事實,便總可以找到千千萬萬的理由,徐夢也是一樣,她編織在自己的夢里,不愿醒來,依據都是過往那些甜言蜜語……

走著走著到了某飲品的小店,各自點了一杯喝的。

兩人坐在一邊的休閑椅上,閑聊著。

忽然聊到了,剛剛外面見面時的情況。

閔星辰問“我路上看你怎么心神不寧的,到處張望,你有朋友還是……”

閔星辰意思誰等她怎么的,其實也是隨意的話,閔星辰沒有言外之意,男孩說話大抵就話說話,沒有細究,女孩就不同,會聯想很多,猜測哪怕哪個用詞以及語氣等,都會思慮很多。

這差異也讓徐夢聽到這話,便一下子含在嘴里的奶茶嗆到,猛咳了幾下。

“是啊,我怎么忘了正事了,我是來干嘛的,不是陪著閑聊的,我還有正事,正事啊!”徐夢暗想著。

閔星辰忙下*座椅*扶*背,表示著自己只是隨口問問,他的確也是這樣!

但徐夢卻想著一定要解釋清楚,免得懷疑或者猜忌自己有外心,“喔……我對這地方不熟,怕你也引錯了路,太陌生,陌生的環境了!”

徐夢說著,也順了順自己的胸口,這下也心跳平復了些,不像剛剛的那樣波*動。

“喔……我也不熟的,看看問問就知道了!”閔星辰答著。

兩人又陷入了無話可談的尷尬。

然后彼此找話題說道著,問著徐夢最近過得怎樣等話語,徐夢淡淡的都是還好,以及沒什么特別回復,一兩句就解釋完,然后又開始找話題的循環。

沒會到了午飯時間,兩人在一間餐館里,考慮徐夢孕婦的身體,便說著,“等下我給你定個附近的*賓*館吧?”

“不用那么麻煩,這餐廳也貴,都花不少錢,(剛剛點的)那幾個菜也貴,隨便就大幾十一碗菜!”徐夢答著。

“沒事,還好,總不是好吃的,吃點好的也是應該的!”

這也是自己對徐夢的歉疚,因為之前不具體知道情況,只是流言,這那到閔星辰耳朵里變味了,他也沒在意的,只當朋友打趣。

但是聽到今天閔夫親口說著那些事,他內心覺得自己的無意之舉傷害了別人,還有那些痛苦怎么的是自己帶來的,所以閔星辰自然有愧疚多于之前覺得的煩惱,對徐夢的厭煩。

就像人知道了別人對自己的過于癡情,雖煩惱也有,像閔星辰則,困擾更有,但是想到別人因自己點犯錯而遭遇的種種事情,怎么即使再不愛了,也覺得自己對不起別人,不忍心傷害,很多事便有了彌補心里,但這也是暫時的心里變化。

后面劇情會講,這種還不了,要用婚姻一生償還的事情以及欠下的“債”,自然慢慢便成了破罐破摔以及更極端等思想,因為再多的歉疚同情,無法支撐一個人去面臨結婚以及其他事情,必然會出*亂*子。

自然眼下閔星辰的歉疚在心里,也是剛剛得知徐夢之前那樣的被“*拖*行”到學校,以及各種*辱*罵,難堪,那愧疚情正滿,總想彌補,所以用點錢點點好吃的,哪怕貴點的菜也是很正常的心理狀態。

徐夢不知一臉感動之情不以言表,“都說不在乎錢就是對自己好的人,這是不是很愛自己的表現?”。

徐夢在那心里悄悄權衡著這那的愛的得分,而同時想到自己的“任務”便也嚴肅以及緊張起來,她的時間不多了。

徐夢想起了,在和閔星辰碰面前,徐添明的話以及當時的情況。

(一,回憶:碰面*前一小時)

徐夢和徐添明在路上走著,徐添明說著這那囑咐以及注意后,讓徐夢發短信。

徐夢很詫異。

“怎么忽然要自己這樣子?”徐夢想,但沒說話,只是遲疑看著徐添明。

徐添明淡淡說著“總不能你自己過去就完了!”

“不是爸知道位置,上次他爸(閔父)說了的啊!?”

那次兩家一起碰面聚會言談間,閔父母說過他們的地方很近,以及現在的暫時住的位置的情況,打什么車一下就到,當時徐添明還表示自己見世面多,哪里不知道。

徐添明的確知道地方,也知道怎么走,但是眼下不能這樣。

徐添明不樂,板著臉說著“記住,你是偷跑出來的,‘偷跑’知道什么意思嗎?既然都不知道的情況你出來了,出來找他們,那么怎么可能一個小女孩人生地不熟的還一下子找到位置,那地名估計你都記不全,這那別人一想,一問不久穿幫了,既然做戲就得全*套!”

然后徐添明吩咐著,“你就以自己是一個溜出來點人點角度給他發信息,發前給我看下,別瞎說,還有碰面后,別說多了,免得穿幫,能不說話就不說,他問你過得怎樣,在家怎么的,怎么出來之類的,就不說,讓他自己想,他們自便心中會有答案,不需要你畫蛇添足!”

“可是,發了信息,就會過來接我,如果是幾個人呢,再或者是之后他問什么我不答,他想多怎么的呢?我怕他想錯我,誤解我對他……”

徐添明不滿怒句“你不要總是他他他,掛嘴邊,要是別人都看你這樣,身價能高嗎?還指望多點彩禮,別壞我事?好好配合,不然這坎渡不過去,出嫁以及后面事都難濃,一定要把自己受傷害以及落娃的事情責任弄那邊去,神不知鬼不覺,到時,一定及時聯系我!”

徐添明想下,“電話打兩三個,不,一個就可以了,滴兩三下就掛了,就是信號,我就知道了,連忙拉人趕緊過去知道嗎?一定要注意,別露餡了!”

說道會后,徐添明看徐夢總擔心閔星辰會誤會自己會錯意,搞句“別那表情,知道你想什么,放心,都不是傻瓜,想想就知道你是偷跑出來,家里言語怎么的不好聽,想他來了,記住,你是太想,找機會溜的,角色擺正,言語自然也好說!圍繞這個,問什么,隨意答,不要顯得刻意!”

“喔……喔!”徐夢茫然答著。

徐添明想下又道“你就是喜歡,表現多點愛也行,正好更容易解釋行為不被懷疑的,到時即使落*紅當時記得哭,不行就暈倒完事,間接機會時,趕緊聯系我,記得神不知鬼不覺的要!”

徐添明囑咐很多后,看著徐夢發信息,安慰著徐夢“他看你這情況,知道你不會想見他父母,不會怎么的。”

然后道著“約在家外碰面,住址,到家去!”

徐夢剛發信息說了下子問地址后。

徐添明又有點擔心萬一,所以又讓徐夢補上自己不想見他父母,就說還沒準備好。

“免得萬一,他父母在,可能你更不好‘發揮(演戲)’,也容易破綻的,你和他就兩人更方便,也好找機會,在家局限太多了,你最好什么餐館,*賓*館住宿的那種,找合適機會就摔倒,最好不是他看著,但是是在場,什么他剛走,轉身的一聲‘砰’,你就滑倒,然后‘落’我們準備的那玩意,東西放好!”

說著指著那玩意,“這個等下我們去商場,你去洗手間把東西別在那*內*褲*里,只要那繩子輕輕一拉,或者你不方便就稍微用力點,別太用力,流的痕跡不對。

然后那東西就順著里面,顯露外邊,別人不可能細查什么,立馬帶你去醫院,切記,你就表示自己不舒服,要休息下怎么的,說喝水怎么的岔開話題,讓他陪著,他去倒水或者說什么坐*起*來,幫扶下,肯定得找東西墊著,扶你起來。

反正你記住,隨機應變,說話行為都是,只要支開了他就可以了,實在搞不好,你就暈倒然后倒著不說話,他去安排車什么,反正都是有轉身的機會,沒有就找機會,晚點也行,不要太晚,反正找到機會立馬打我電話!”

然后徐添明歪著腦袋想下,“你,你把我電話甚至直接撥打的那種,到時直接一點就完事,然后立馬掛了,我這邊就知道了,記住沒事別打電話,眼睛多,萬一怎么的不好搞!”

然后徐添明這那囑咐以及步驟,安排還有解釋萬一怎么的變化,特殊情況應對等,想著出著最容易,以及最合適“角色”的“臺詞”以及“劇本”,“劇情”的。

說道著,沒會,已經到了附近,自然徐添明知道路,去是快些的,路上都是聊這些事,在那短信沒發前就已經*上*路了。

但是看著時間太早,怕露餡,本來讓徐夢在約好地方遠點的一附近坐著聊天,讓她晚半個鐘頭,最好一小時到,這樣表示自己的路程艱辛,也好表示自己不知道路尋找的身份。

但是徐夢很想見閔星辰,最后只半小時就放徐夢去那約定地點的,讓她說著問怎么再來怎么的,就說自己想念,摸索著已經走了些路之類的話,以及表示看到地址就讓的士師傅快點到的事情,而過程還好不咋堵車,自然來得還早。

自然徐夢一直張望著周圍,想的也是怕閔星辰看見,或者說怕自己做不好擔心,想徐添明提示什么的,自然徐添明不可能讓閔星辰看到,早就離開到相反方向附近一商店的,只是剛她和閔星辰碰面時,徐添明還在幾千米的一地方看著自己離開而已,徐添明自然有太多擔心和掛心的。

既怕徐夢演過了,太過于刻意,又怕演早演輕了,不符合“落*胎”的跡象,徐添明更怕面對什么,徐夢招架不住。

他是一個老父親在遠處看著孩子走遠,心里盤算著什么的擔心。

(二,現實)

眼下徐夢想起這那的囑咐,以及步驟,心里嘀咕。

“我這怎樣創造機會,還是自然等著機會呢,怎樣神不知鬼不覺落*掉(胎兒)呢?”

徐夢看著眼前的閔星辰在那不知道說什么的喝著水,那水杯被幾次拿起喝幾口又放下,徐夢心里卻在“施*計”點籌謀與盤算!

https:///html/book/60135/index.html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