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嬌女有點泉-第八十五章 眼紅
更新時間:2019-11-14  作者: 布尚   本書關鍵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農家嬌女有點泉 | 布尚 | 才女 | 護短 | 日久生情 | 種田文 | 輕松 | 布尚 | 農家嬌女有點泉 
正文如下:
孫威帶回了公雞,一下子將雄雞斗下去,這下東泉村靈雨山莊的名頭響了。到那去求斗雞的人,絡繹不絕。

去了的人才發現,城外還有這么一個好去處,風景如畫不說,主人家還好客。秋日約上三五好友,到靈雨山莊去游玩,真是一件美事。

被靈泉培育的植物喂養的雄雞,個個好斗,平日里被壓制著,這一放了出去,激起好斗的性子。靈雨山莊的雄雞,占據了整個斗雞場。

于是乎就有下面這場面,斗雞們見面:

雄雞一號:哪來的?

雄雞二號:你我同膚色啊。

雄雞三號:喲,老鄉啊。

斗雞賽事排名,頭名是東泉村的,次名也是東泉村的,第三名還是東泉村的。導致蘇家的雄雞都被預定了。

這讓蘇靈雨哭笑不得。

民夫開始建房子了,陳勇跟著道士入駐木屋,開始準備搬山事宜。雖是住在村里,但心向城門,想著那勾欄,想著那大手撒錢的時光。

于是他偷了個空,上蘇家去向蘇靈雨要一雄雞。

想直接去雞舍,但那群大白鵝攔住去路,他可不想被大白鵝追著擰。不得不走小道,上蘇家去。

別說人怕大白鵝,連阿旺都不敢去惹它們,遇上繞路走。

“陳術士,怎么你一人到這來啊?”在山道摘菊花骨朵的三嬸,見著人先打招呼。

“我來找蘇靈雨的。”

“木棉,木棉,陳術士來找三兒,你帶他過去。”三嬸喊道。

與小五在花叢里捉蝴蝶的三兒,撐起小臉蛋,粉撲撲的可愛極了。自花叢里爬起,拍拍頭發,本想拍掉草葉子,結果發型越拍越亂。

凌亂的黃發與她那粉嫩的臉蛋,真真是惹人喜愛。

陳勇盯著她發笑,“你看你,弄得像個猴子似的。”說著要伸手抱木棉。

木棉躲了過去,一骨碌翻身爬起,提起裙擺,“叔叔跟我來,我知道姐姐在哪。”

陳勇三兩步上前,一把扛起木棉,將她放在肩膀上,兩人笑哈哈往山上走。

昨日夜雨,大傻在水塘里捉上幾只大螃蟹,洗刷干凈了送到木屋來。她正蒸著螃蟹。

這里的小螃蟹肥嫩多汁,而大螃蟹恰好相反,殼硬肉少蟹膏不多。這魚塘里的大螃蟹,還是她讓商隊自外地帶回來的。這些螃蟹盡是吃她的蝦子,沒見長肉。恨不能全吃了它們。

“姐姐,姐姐,你做什么好吃了?”木棉是人未到聲先到。

陳勇將木棉放下,見蘇靈雨燒著小爐子,也不知在弄什么吃食。彬彬有禮問好,“蘇三姑娘,多日不見。”

木棉伸手要去揭鍋蓋,蘇靈雨拿著葵扇,拍打木棉腦袋,邊笑說:“稀客,前邊熱熱鬧鬧的,您怎么有空過來了?”

木棉受了痛,摸摸發頂,嘟起嘴到邊上去老實等著。

“事兒辦成了,也就得了空。聽說你養的雄雞神氣得很,想要要一只回去玩玩。”

“可惜啊,你來晚了。剩余的都是閹雞,可沒你要的雄雞。”她用扇子指了指空氣那頭,“想要雄雞,你得要到城里去。全被那少爺小姐們給包圓了。”

“那就可惜了。”

“我去提兩只母雞,給那道士補補身子去。”說著往山下雞舍去。

身形消瘦的李癩子,在山路那頭出現,他與陳勇面對面行近。最后兩人擦肩而過。

“李癩子你怎么來了?”快人快語的木棉,最先問出口。

一向抬頭走路,愛橫著走的李癩子,低著頭來到蘇靈雨跟前。

蘇靈雨擺下瓦碗,倒上一碗菊花茶水,“秋老虎鬧人,這天氣喝點菊花茶最好不過。”

李癩子沒喝,帶著血絲的眼睛,盯著她說道:“借你家的錢,我會還。求你跟你爹說,讓他寬容些時間。”

“不急,有錢就還,別做傻事就好。”

得了準話,李癩子也沒多留。

蘇靈雨拿著濕布巾放在小瓦煲上,掀起鍋蓋,見螃蟹黃了,便用筷子夾出一只螃蟹。

“這螃蟹能吃了?”木棉問。

“將剪刀給我。”先剪去草繩,準備剪下蟹腳。

才剪下蟹腿,就見金玲帶著人馬,大搖大擺出現。

她將蟹腿砸碎,遞給木棉,木棉咬著蟹腿吸著里面的肉,吃了一個還想要另一個。

“在吃螃蟹,有好吃的不拿回家一起吃,反倒在這里偷著吃,還真會享受啊。”金玲一腳踏在石凳上,另一手肘撐著膝蓋,手中的馬鞭晃了晃。

“金少爺有空到這里來,是想要斗雞嗎?”她一邊說話,一邊剪下蟹腿。又將蟹腿上的關節給剪去,方便木棉吃蟹腿肉。

“啪”金玲馬鞭拍打石桌,“你是眼瞎了,還是不長眼,沒看見本少爺在這?”

她非但不怕,還很鎮定,“有事就說。”

蘇靈雨的無視,讓金玲很生氣,甩起鞭子往小爐子去。

“咣當”一下,小爐子被掀翻了。

“啊!”嚇得木棉往姐姐身后躲。

金黃的螃蟹沾上了泥土,火星火炭在泥土上發光發熱。

“金少爺,你這大火氣從哪來啊?”

金玲站起睨視蘇靈雨,“你以為你是誰,膽敢用這般語氣來跟我說話。”

“上一個敢這般同我家少爺說話的人,已經被劃花了臉。你是想做丑八怪嗎?”

“蘇靈雨我警告你,不許再賣雄雞給別人。”金玲說。

“別人給錢,我賣雄雞,這是公平的交易,為何不能賣?難不成你讓我放著錢不賺?”

不僅敢頂嘴,連態度都不謙卑,真是膽大的啊。

金玲退后一步,揮起鞭子,就要鞭打蘇靈雨。

蘇靈雨側身躲過,“你瘋了。”

“住手。”

一聲洪亮的呵斥聲,呵住了金玲,也嚇住了金玲帶來的奴仆。

高大威武的孫將軍,出現在木門。即使他身著便裝,也讓人害怕。

“舅……舅,你怎么在這?”金玲說話結巴。她身后的人更是縮著脖子,不敢與孫將軍對視。

“她們都說你刁蠻,我自是不信。今日得見,你還真是刁蠻無禮。”

孫將軍這輕飄飄的一句話,教金玲紅了眼,心中哽著氣,卻不敢發出。

紅了眼掉了淚,帶著哭腔說道:“舅舅你誤會了,你怎么能誤會我?我只是……”

“她只是想贏得榮耀。”蘇靈雨搶先一步說,“金姑娘的娘親是孫家人,金姑娘身上必定帶著一絲孫家的血,帶有一股不屈服的血性。自小不愛紅妝,愛戎裝。”

“這要強要勝是必定的,既然不能上馬打戰,便在別的地方尋樂。斗狗贏不了便斗雞。拿不了第一,就爭取拿第一。金姑娘讓我不賣雄雞與人,這無可厚非。我不怪她。”

聽著前邊還挺對,金玲才想點頭,卻發現這個蘇靈雨把她往溝里帶。不僅說出了她好強好勝,還說她經常進出勾欄院,不是斗雞就是斗狗。

這怎么能行?她在舅舅跟前,可是好孩子啊。

“舅舅,你可別聽她的。蘇姑娘這是挑撥離間。我是見哥哥們斗雞喪志,便來呵斥她一番,不許她再賣雄雞與人斗雞。只要她不賣雄雞,那院里的斗雞便不興盛。哥哥們就能安心回家讀書了。”

好一個口齒伶俐的丫頭!

“說謊精,你不僅斗雞,還想搶我的阿旺去斗狗。娘說過說謊的人會爛嘴巴,你再說謊會爛嘴巴的。”木棉做個鬼臉。

蘇靈雨一笑,心中為木棉點個贊。木棉這下可真打臉,打得金玲的臉啪啪響。

“舅舅……”

“夠了,滾回去,別再丟人現眼。”

孫將軍轉身對屋里的沈明拱手,“讓先生見笑了。”

“無礙,子康有事盡管忙去。”

“是。”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