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晗-第五十一章 喂藥
更新時間:2019-11-14  作者: 檸檬精成精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啟晗 | 檸檬精成精 | 檸檬精成精 | 啟晗 
正文如下:
她沙啞著聲音問道:“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蕭亓無奈道:“原本我得了父皇的旨意出宮來看你,卻在宮門處碰到了你的婢女,正準備領著太醫出宮。細問之下,才知道你突然感染了風寒。所以,我就跟著你的婢女一同過來了。”

“喂藥的事有下人在,你貴為太子,又怎能親自勞煩?!”蕭晗蹙眉訓道。

對于這件事,蕭亓倒是一副蠻不在乎的態度:“你都說了,你我是姐弟,姐姐生病了,弟弟照顧,又有什么不對的?!”

“宮里教導禮儀的嬤嬤沒有教導過你‘男女七歲不同席’嗎?!即便是親姐弟之間,七歲后也要避諱的。若是讓有心人知道,將會成為中傷你的利器!”蕭晗耐著性子,淳淳善誘。

她想讓蕭亓避開前世的結局,除了要更多的關注皇舅舅的身體外,蕭亓這里自然也要抓緊了。

畢竟,若是皇舅舅的身體十分糟糕,無法避開前世的結局,那留給她們的時間也不多了,她需要做兩手準備。

前世蕭亓是十八歲登基為帝,距離他十八歲還有兩年多的時間!在這兩年多的時間內,他需要盡快成長。

他低聲說道:“這里是郡主府,晗姐姐在自己的府中都放下不下嗎?!”

她沒想到他居然會反將一軍,不過蕭亓也不想繼續談論這件事,而是換了一個話題。

“太醫說了,你是憂思過重,才會導致邪風入體,這才感染了風寒。我不知道晗姐姐你在擔心什么,但你記住,萬事還有孤在。”

這是蕭亓為數不多的對她用‘孤’這個稱號,這也足以證明他說這話時的認真。

她笑了笑:“我知道了。”

不管怎樣,蕭亓已經開始認清自己的身份,這是一件好事。

她透過窗戶,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經徹底的昏暗了下來。

房中燃著燭火,她這才反應過來:“現在是什么時辰了,宮門落鎖了嗎?!”

看到她一副焦急的樣子,蕭亓倒是十分淡定:“無事,父皇已經同意我出來探望你了。所以,即便我不回宮,也不會有什么事情。”

他說這番話的意思也十分明顯,今晚,他恐怕是要在郡主府留宿了。

看天色,他恐怕也來不及趕回東宮。

蕭晗吩咐紅岫和翠微帶著府中的下人,立刻將旁邊的院子收拾出來,供太子暫居。

這次,蕭亓出行只帶了一個小太監,還有兩名東宮侍衛,也都一并安排在了那個小院中。

顧慮到他的安危,她還特意撥過去了四名暗衛保護他的安全。

若是他在郡主府內出現任何閃失,她都擔待不起。

她本以為一切都安排妥當,蕭亓也該老老實實的去休息,但他卻非要賴在她的屋里,美曰其名‘談心’。

蕭亓畢竟是太子,顧慮到他的身份,她到底沒有趕他走。

她昏睡了一下午的時間,也沒了困意,正好蕭亓在,兩個人一邊下棋,一邊閑談。

談起在太學學習的日子,蕭亓有意無意間提起了吳琊這個名字,這引起了她的關注。

想到吳琊約自己見面后,想通過‘薛昊’來接觸蕭亓,她總覺得吳琊那幫人有些不對勁。

蕭亓貴為太子,有人想要結交他,這并不稀奇。但直覺告訴她,吳琊那幫人似乎別有目的。

別的不說,就憑謝齡之的堂弟謝弼在其中,她就無法放心。

或許她對謝家人有偏見,但事關蕭亓的安危,本著寧可錯殺也不放過的原則,她都不能讓吳琊他們接近蕭亓。

但是,怎么和蕭亓解釋就成了一個問題,蕭亓并沒有經歷過那些事,他更不知道謝齡之是誰。這一切對他而言,無從談起。

思慮片刻后,她想了一個昏招:“蕭亓,我建議你還是離吳琊他們遠一點,他這個人似乎有‘斷袖之癖’,之前還曾約過我!你也知道,我在太學的身份是男子,他主動約我是什么意思,想必也就不言而喻了。”說著還露出一臉晦氣的樣子。

蕭亓的關注點卻在別處:“吳琊他越你了,什么時候,我怎么不知道?!”

“額...就是在太學中偶然間碰到的時候。”蕭晗難得卡殼。

“我明白了,日后我會離他們遠一些的。”

見他答應,她松了一口氣,至于吳琊,就委屈他背個‘斷袖’的名聲了。

屋內燭光跳動,兩個人一邊閑談,一邊下棋,時間慢慢流逝。

等到深夜時分,數道身影憑借夜色的遮掩,悄無聲息的潛入進了郡主府中。

在深夜中,燭火則成了最明顯的指引,其中的兩名黑衣人對視一眼,分別拿出冷箭,對準映在窗戶上的兩道人影射去。

很快冷箭透過薄薄的窗戶紙,在即將射中的時候,被人用暗器橫空折斷。

領頭的黑衣人立刻低聲喝道:“被發現了,快撤!”

說著就要領著其余人撤退,但周圍出現十余名身穿黑衣的暗衛,將他們團團圍住。

屋門也被打開,暗一和暗三一同出現,暗一直接下令:“主子有令,抓活的!如遇反抗,就地格殺!”

得到命令的暗衛動了,而潛入進來的黑衣人也開始拼死反抗,兩撥人很快在院子里打了起來。

此時,不遠處的小院里,黑暗中蕭亓輕聲道:“晗姐姐,不會出什么意外吧?!”

蕭晗倒是十分淡定:“有暗衛在,沒事的。不過,現在你還是先想想,是誰走漏了風聲,把這些刺客引過來的吧。”

她這樣說不是沒有道理的,她會郡主府已經有幾日的時間了,府內一直風平浪靜。

可偏偏蕭亓一來,就有刺客潛入府中,欲行刺殺之事。若說這些刺客不是沖著蕭亓來的,她是一萬個不信。

更何況,她不過是郡主而已,恐還沒有能力引來這些刺客。

而蕭亓貴為太子,一直居住在東宮之中,東宮守備嚴密,恐怕很難得手。

這次,他難得在宮外留宿,在有心之人的眼中,確實是一個極佳的機會。

萬幸的是,她提前吩咐暗衛提高警惕,這才在他們剛剛潛入府中的時候,就被隱藏在暗處的暗衛發現,直接來了一招‘請君入甕’!

( 明智屋中文 www.gjesyl.tw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在线娱乐城电子游艺